立即捐款

梁志遠

聯區小販發展平台成員,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專任導師,博士論文研究主題為小販,對有關歷史有深入探討。 網誌

政經

是傻子也是英雄——觀塘區重發小販工匠牌照的啟示

是傻子也是英雄——觀塘區重發小販工匠牌照的啟示
廣告

廣告

文:聯區小販發展平台(梁志遠、陳朝鏗)

「我希望呢個係個開始」。雙手染污、渾身黝黑、滴著汗珠,左臂上紋著一對心心的補鞋匠福嫂,語重深長地回應我們的問題。與其他靜待發牌的小販一樣,福嫂是傻子,她守在自己檔口三十幾年,由夫妻檔到丈夫退休的遲暮之年,不是痴心是為何;但福嫂也是英雄,不卑不亢服務街坊,由經濟起飛到重建處處的觀塘,一直是英雄莫問的匠人。

觀塘區議會將於九月廿日,討論會否在觀塘裕民坊重建區一帶,重發五個有條件的固定小販工匠牌照,包括兩個鐘錶師傅及三個補鞋匠,福嫂正是其中之一。若然通過,不久後他們將可以獲得一個面積0.9米乘1.2米,不能繼承的固定小販位置(檔身其實是要自費訂造的)。他們雖然可以免因無牌擺賣而被捕被罰的壓力,但也需要從此繳付年度牌照費$3,485。事件備受傳媒廣泛報導,因為自1970年以來,能獲發牌照的工匠小販案例極為少見,對上一次同類發牌已經要追溯至2009年。當年中環戲院里附近的補鞋匠因為重建修路而面臨取締,幸得立法會議員及社會大眾支持,最終成功爭取到食環署向八個長期留守營生的補鞋匠,發出有條件限制的牌照。直至上年初,其中一位牌主身故,又引發起其直屬配偶可否承繼的爭議,最後在群情激憤下,也酌情准予。事實上,除卻戲院里與今次觀塘共十多個牌照,及同年200多個空置檔口重新抽籤分配以外,只有少數因為小販市場清拆(同為觀塘區)而酌情准予助手或無牌小販頂上持牌的案例。一直以來,所謂「重發牌照」的成功例子可謂絕無僅有。現時這種「原地安置」的發牌方式,或多或少原汁原味地保留了1970年代前的制度安排:即既尊重到小販持守的手藝,又同時重視到小販與社區的結連。

若回看福嫂,現時裕民坊的檔口將遷至康寧道,雖說盡可能就近原本位置,不過我們義工與福嫂傾談之間,她其實不大願意搬離工作三十幾年的檔口,也了解到一些同獲發照的小販堅持原地擺賣。當然,重建似乎勢在必行,但在現今急促變遷的環境當中,政府可有走進這群默默服務街坊的小販中來,代入他們的處境,正如是次發牌相關一份《無牌工匠小販發牌事宜》的文件所講,「社會大眾的需要和期望不斷轉變,有些源於不同的價值觀和想法」,小販不再只有「搵食」,更是社區構成的先鋒。如何看待城市發展的願景,既保育露天小販社群,又同時協助街頭技藝的傳承,亦是市民大眾與政府當務之急。

可惜食衛局局長高永文於2015年3月率先發表了一份最新的小販政策文件當中一項要點,就是倡導重發小販工匠牌照,惟一直未有提出相關的詳情。繼後至今,除了本年六月份民政事務局長劉江華的回覆以外,也沒有新的進展,令人擔心有關的建議會否胎死腹中。自2013年政府調升退牌特惠金由三萬至十二萬以港元以來,政府已收回超過500多個各式牌照,即使現時重新發回五個牌照,也可以說是杯水車薪,令人憂慮街頭小販的保育問題。作為一直協助爭取小販權益的民間團體,我們當然支持政府立即向所有現時的小販工匠發出牌照。但我們也十分關注牌照制度的遠景目標,規章制度及公開諮詢等執行細節。我們期望:

  1. 就現時全港各區街頭小販工匠(不論有牌無牌)數字及種類進行調查登記及作出相關公佈;
  2. 訂定牌照條件、批核制度及全面的(技藝)傳承及(發展)保育方案;
  3. 廣泛諮詢關注小販墟市發展策組織及社會大眾,涉及更整體、更多種類的小販墟市政策。

我們幾位義工現場的訪問觀察,獲發牌照的小販其實一直也有聯同議員,向食環署官員作出爭取。是次由觀塘區率先發牌,似乎與當區的重建計劃有關。獲發牌照的五名小販本身已在市中心無牌經營了幾十年,因為裕民坊一帶近年大規模進行重建,他們一度擔心無處容身。數年以前,他們便已開始求助立法會議員,爭取發放牌照繼續經營。現時小小的成果,可謂打開了無牌小販重新發牌的先河,也是否政府重發小販工匠牌照的先聲?一切尚待觀察。但是,在為這五位小販感到欣喜之際,同區其實仍有未獲發牌的其他工匠小販,我們希望政府可以一視同仁,對這群守護社區幾十年的小販加以體恤。而我們亦希望觀塘區的區議員,即使未必同意在現時某一地點設置攤檔,也應原則上先同意發出牌照,容後才商討地點細節。至於我們一直倡議,容讓已工作若干年期的小販助手獲取牌照,更應盡快磋商執行,因為這才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由最有經驗的經營人仕,補充大量流失的小販牌照。

或者福嫂既非傻子也不算英雄,她就是「搵兩餐晏仔」的小販而已,政府今次遲來的體恤安置要照顧的,還有無數像福嫂那樣,如同我們走訪之際見到的涼果伯伯、鐘錶師傅之類為眾人拼搏的小販。所以,向小部份無牌小販原地發牌安置,只是重新發展小販墟市的第一步。環顧新年間爭論不休的小販市集問題,包括新市鎮如天水圍的天光墟,舊市區如深水埗的午夜墟,甚至是欽州街棚仔的清拆計劃等都在在反映出全面檢討小販墟市政策的重要性。如何更有計劃及視野地發展小販墟市,才是未來政府及公眾需要商討協議的共同方向,期望關注小販墟市議題的新一屆的立法會議員,能夠坐言起行,多加關注爭取。

參考文件 :
觀塘區議會. (2016). 食物環境衞生署無牌工匠小販發牌事宜(環境及衞生委員會文件第17/2016號). 香港: 食物及衞生署
食物環境衞生署. (2015). 小販管理建議 (立法會CB(4)561/14-15(01)號文件). 香港: 食物及衞生局
聯區小販發展平台編. (2013). 悠悠綠箱子: 排檔小販的故事. 香港: 生命工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