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情緒和事實,接case定係唔接case

情緒和事實,接case定係唔接case
廣告

廣告

攝:謝詠芯

1. 一節無線新聞被無限放大,上綱上線。背後有多少情緒,我不知道。不問可知,我自然也有我的情緒。所以兩天沒有回到社交媒體。然而,事實還是得講清楚。

2. 見完局長後,朱凱廸先被扑咪,吹了近一小時,在添馬公園的餐廳逗留了幾小時,直落接受了幾個訪問,我其實沒有搞清楚他最後究竟有沒有食lunch。無線一位不算太親切的女士是其中一個訪問者,過程大約半小時,或更多。剪出來的,三分鐘左右。三分鐘之中,過半是無線報導員自述。被放大來討論的,十幾二十秒。

眾所周知,佢講野長氣到冇人有。今年年中兩次在電視台和侯志強討論丁權與套丁,都沒有放在專頁,就是因為,即使在那種篇幅之下,他的觀點仍舊會被那個語境 distort。

3. 接 case 和不接 case,當然是一個錯到極的對立。爭議過程之中,有不少 put things into his mouth 的現象。不贅。

4. 關於朱凱廸對社區問題的基本想法,他其實早就提出了。請參閱

2015.01.03 明報 大家來選區議員
2015.02.14 明報 落區素人咪學泛民
2015.05.24 明報 轉攻區議會在地方「執政」

更可參閱逸東邨的民間墟巿 campaign 的一系列 post和訪問。

我想指出的是︰這不是他贏了一場選舉後,侃侃而談的觀點。而是講了好耐都冇人理,贏了,才有人理會他的觀點。他是利用這場選舉,deliver 了好多 political statements。

5. 沒有任何新奇的觀點。他的意思只是,如果我們要想像一個可以和北京專權對抗的民主運動,請大家落區時不要以「社區服務員」心態作繭自縛。大家一齊,把一個社區,當社運咁搞,盡力諗橋,盡力把社區全面政治化。在平靜的空間還原衝突,呈現政治主題,activate 討論,讓每個巿民都有角色,覺得自己有參與的位置,那是所謂「傘落社區」的真正任務。

「我做好service,換你張選票」——這種地區福利主義的傳統泛民操作(其實和蛇齋餅粽的分別很細),明明是大家都會覺得懷疑的。但當朱凱廸帶出一點批判呢,就去到一個情緒的高度,被暗示成「拋棄弱勢」。

6. 如果把這種觀點強行說成是唔接case,強行說成係精英主義(覺得接case太lowly),真係距離事實太遠。

7. 我無法明白有人叫「佢自己出黎澄清啦,你做咩幫佢兜」。實在唔知咩邏輯,點解會係咁。大家去辯論政治路線,不是開放的嗎?為甚麼認同朱凱廸的朋友沒有資格替他的路線辯護呢?

8. 趙恩來式挑撥離間,其實真的完全不想理會。土盟彬仔已在原post上覆清楚了,也不贅。揭發天水圍泥頭山,是民建聯區議員李民月揭發的。朱凱廸做的,就是諗一條行動橋,可以呈現到政治主題,然後組織人事,把全港不同地方的泥頭都運到政總。當議題設定有一定效果後,再繼續推進論述,例如指出地產商在泥頭山賺左幾多,例如建議修訂《廢物棄置條例》等等。土盟或朱生,從來沒有說土地議題是專屬我們的,相反是希望大家都能join。

9. 朱生和工黨的關係?就算不是完美,也至少是極之友善。郭永健在大埔的補選,朱也訓身呼朋喚友幫拖,我也去了兩小時摺選舉通函。那已經是2015年夏秋之間啦。即是在他撰寫〈落區素人.咪學泛民〉,批評泛民後的事情。即係︰朱凱廸篇文或佢的觀點,意識上係掃泛民張枱,然而現實政治之中,他是非常樂於和每個人合作,想改變泛民,或想遊說泛民去變。究竟咁樣的態度,又有幾「踩低別人,抬高自己」?

10. 其實無線新聞,朱凱廸的批判對象,明明是以鄺俊宇為例,為甚麼民主黨以外的朋友竟然如此感冒呢?難道覺得自己像民主黨嗎?到最後,真正的分歧是︰朱凱廸的路線,是明明白白不同意dp及cp過去的因循。與cp及dp的關係,才是朱凱廸路線與泛左其他朋友的真正政治差異。希望大家可以深思這點。

11. 情緒是正常的,無論你的情緒或我的情緒。但討論始終要回到政治,才有意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