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CY橫洲記招小記

廣告
CY橫洲記招小記

廣告

A. 對方搞咩?

1. 擺鄺俊宇上枱,梁振英扮喊,曾梁扮和解,分散視線
2. 繼續將「唔用棕地起13000」扭成「分期起,到時再算,2027找唔找數已唔關我事」
3. 將困難由「面對鄉紳勢力跪低」扭成「棕土重置作業複雜」
4. 嘗試將「摸底」正常化
5. 實質文件繼續唔交

B.分析

1.如同數天前朱凱廸姚松炎公開信的第一點,CY兩司仍沒有答為甚麼要成立specific task force。

查2013年5月29日,陳茂波於立法會書面回覆謝偉銓質詢曾提到︰「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及規劃及土地發展委員會現時已擔當妥善協調規劃發展和統籌土地供應的角色,我們並無計劃就新界土地另行成立專責的跨部門委員會。」2013年6月27日,橫洲皇后山專責小組成立,進行了一次會議,咁岩仲要曾俊華外訪。

梁振英有否以個人專權政治介入橫洲項目,答案當然是 very likely。

2. 馬紹祥和張炳良不斷說「棕土作業重置」,這又是否尚未公開的十數份可行性研究報告的結論?或這與報告的結論有沒有衝突呢?我們必須盡快取得果十幾份報告的內容才能判斷。

2.1 馬紹祥已為棕土去向定調︰「作業重置」,並作了一堆臨時的理由去解釋,甚至說計劃以洪水橋為試點去做。但其實佢未做研究,何來先有方向上的結論?

現時有幾多棕土,作業有咩類型,業權和土地用途又分類如何,不同作業的產業前景和環境影響又如何呢?怎樣的棕土需要重置,怎樣的棕土要復原,取締其作業,甚至要以污者自付形式懲處,其實未有答案(本研社的《棕跡》是一個好好的民間整理)。而要有答案,至少要有土地資料和產業研究吧。

即是說,棕土的政策方向本來就要重新整盤研究,再開放予民間辯論,是一個需要極多時間的工作。這是很微妙的情況,我們既要發展和哥棕土,但也不能讓馬紹祥或波叔暗渡陳倉,因為「重置」一旦成為了棕土政策的大方向,亦同時是對既有鄉紳勢力的保護。

而至於2013年的橫洲可行性報告,相信很大機會唔係講到要完成咁複雜的工作才能建公屋。

3. 就算「摸底」,也要有指引和限制吧?

點解政府唔敢直接摸新世界?因為俾人屌到屎忽開花啦。所以政府只敢摸「地區居民代表」,而「地區居民代表」,就是指時任元朗區議會主席梁志祥,還有屏山鄉頭曾樹和。但曾樹和身分不止鄉頭,仲有生意在橫洲,和新世界一樣。利益衝突的人點可以話摸就摸呢?即是運房局走去客客氣氣問生意人和哥︰「我地而家打算搞9你盤生意,請問可以嗎?」,然後和哥就換件衫,以「居民代表」的身分去答︰「梗係唔可以啦,交通乜乜乜丫嘛」。

於張炳良,這是很清楚和很嚴重的失職。於梁振英,這自然是政治交易。而家香港政治,就係玩呢種遊戲︰有權力的人,用盡方法,令大量政治交易變得合法。所以利用《權力及特權法》去查係幾咁重要,而朱凱廸倡議的「民主改革鄉議局」,不讓鄉頭咁輕易被地區利益人士壟斷,就更重要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