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紀律部隊的新世代

紀律部隊的新世代
廣告

廣告

在今屆立法會選舉期間,我不像上屆的每天都跑街站,沒有太大機會找一些舊同事拉票或者傾計,今屆就完全不同,我會約每區我認識的老朋友,舊同事傾下選舉的事情,順便聽下他們對選舉的看法,也看看紀律部隊新舊交替下的一些改變。讓我這個退休幫辦都多些資訊。到這兩天發生的夾錢事件,我再找一些曾經在我筆下從老散做幫辦或者沙展級同事,當然也不乏一些今天在高位的師兄弟。聽了他們透露情況後,真的感覺到,監房真的很封閉和守舊。並未因我們這些老人家退下來之後有所改變。

今次事件有一個重點就是,發起的幫辦為什麼會用部門電郵來作這些通訊,可能真的像報紙所講,淺經驗。這樣就反映出,失去了作為一個紀律部隊幫辦的靈魂,主要就是不懂是與非。當然,暫時不能透露太多內容,而我就根據報紙爆多少,我就批評多少。從這件事我看到另一個方向,就是有人沒有警覺性,可能像特首跑馬仔一樣,一定要砌底一個同級才有機會,又可能有人阻人升級而被整。

在過去二十多年,為升級而去鬥過你死我活,奇招盡出,什麼都發生過,有些時候,一些人是不知道升級無望,主要是沒有預他開飯,所以,到發覺的時候,也太遲,回想一些事情才知道,自己原來一直被整。我之前說過,我是退休後才發覺監房的官場是和共產黨極其相似,相信其他紀律部隊也不遑多樣。更有一些新仇舊恨,一些人扮大方,原來不出聲只是找機會。發現時才知道。

記得有一位前輩長官教我,有些時候,連枕邊人都不能盡信,這句話聽來有點恐佈,但事實上,經常都有一些同輩被人一刀就致命的做法,記得有一次飯局,聽到其中一位長官要搞掂一個幫辦,這個幫辦是出名能幹,而我親耳聽過這位長官當面稱讚。終於,不到十日,此君就因一件小事被紀律處分,仕途就在那一刻完了,也和我一樣,做成三十年幫辦退休,他是一位升級試及格的師兄。

以往,像這些事情是內部四四六六拆掂,但是,根據監房規矩,出左報紙就一定要跟進,所以,一件從來都是這樣做的事,竟然會在各大媒體出現。這個真的是令我這些人搖到頭都甩。但是,很多時,一定不能強迫,所謂「夾硬來」,做長官一定不能所托非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