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比

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喜歡人,喜歡小動物,喜歡大自然。 網誌

社運

「大愛包容」就是擺明剝削,吹呀?

「大愛包容」就是擺明剝削,吹呀?
廣告

廣告

大愛包容的包裝比起建設民主中國更具吸引力,使人欲罷不能,抗拒大愛包容的人則好像是個自私自利的人一般。

雖然現今的社會大環境實際上是逼迫人自私的,甚麼贏在起跑線說白了就是要自己的家庭及下一代高人一等;香港社會的氛圍也是逼迫人要努力向上爬,為著自己的私利營營役役,追求優質的生活,追求上車上樓,有樓的就再追求一屋變十屋,十年變一億。

然而,人就是偽善的,當有人提倡大愛包容時,人總是很難拒絕的,一股腦兒的去支持贊成,有不少人按捺不住心裏善良的基因,可惜看不清這是被蒙蔽的善良;也有不少人用以贖回自己尋找私利過程中,心底裏潛藏的罪孽和心裏的罪疚感.......但前提是你有你大愛包容,不要犧牲我個人的利益,於是乎,只要是犧牲其他人或公共的利益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以「最高」的道德標準 - 大愛包容去蓋過一切。

這種觀念其實是很矛盾的,面對大愛包容這種「最高的道德光環」的美麗裝潢,究竟人應該如何自處?

筆者書讀得不多,故事倒聽過不少,各位讀者一起看看故事,以下幾個故事相信比「最高的道德標準 - 大愛包容」有「更高」的道德標準吧?大家一起思想一下:

故事一

耶穌從那裡動身到推羅境內去。進了一所房子,本來不想讓人知道,卻隱藏不住。有一個女人,她的小女兒被污靈附著,她聽見了耶穌的事,就來俯伏在他腳前。這女人是外族人,屬於敘利亞的腓尼基族。她求耶穌把鬼從她女兒身上趕出去。耶穌對她說:「應該先讓兒女吃飽。拿兒女的餅去丟給小狗吃是不好的。」那女人回答他:「主啊,是的,不過小狗在桌子底下,也可以吃孩子們掉下來的碎渣。」耶穌對她說:「就憑這句話,你回去吧,鬼已經從你女兒身上出去了。」她回到家裡,看見小孩子躺在床上,鬼已經出去了。

故事二

聖經中的使徒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是 神的大能,要救所有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

故事三

一隻鴿子為躲避大鷹的捕食,驚慌地飛到薩波達王(就是後來的釋迦牟尼佛),鑽進佛祖的腋下,大鷹對佛祖說:「鴿子是我的獵物,你要還給我,否則我活不下去,您說要救度一切眾生,難道,我就不屬於一切眾生嗎?」

佛祖為了保護鴿子,也為了救度大鷹,於是佛祖立即抽刀而出,割下自己身上的一塊肉,交給老鷹,用來交換鴿子的性命... 誰知,大鷹要求割肉的重量須與鴿子同等,要達到與鴿子同等的重量,竟然要佛祖的全個人的重量,最後,佛祖當然是義無反顧地捨身成仁...

故事四

總督的士兵把耶穌帶到總督府,召集全隊士兵到他面前。他們脫去他的衣服,給他披上朱紅色的外袍,又用荊棘編成冠冕,戴在他的頭上,把一根蘆葦放在他的右手,跪在他面前譏笑他說:「猶太人的王萬歲!」然後向他吐唾沫,又拿起蘆葦打他的頭。戲弄完了,就脫下他的外袍,給他穿回衣服,帶去釘十字架。.....士兵把他釘了十字架,就抽籤分他的衣服,然後坐在那裡看守他。

......從正午到下午三點鐘,遍地都黑暗了。......耶穌再大聲呼叫,氣就斷了。忽然,聖所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成兩半;地面震動,石頭崩裂;而且墳墓開了,許多睡了的聖徒的身體也復活了,從墳墓裡出來;到了耶穌復活之後,他們進到聖城向許多人顯現。百夫長和跟他一起看守耶穌的士兵,看見了地震和所發生的事情,就十分懼怕,說:「這個人真是 神的兒子。」

故事一至三所帶出的,是指出資源有限,要分處理先後次序。

故事一可見耶穌在傳道時的先後次序,是一名本土主義者,祂說先讓「兒女」吃的意思,是先處理本土猶太人的需要,「拿兒女的餅去丟給小狗吃是不好的」明確地指出小狗 (即非猶太人 - 非本土人士) 的需要在猶太人的需要未處理好之前就處理「是不好的」。

故事二中初期建立非猶太人教會的使徒保羅,也指出傳福音雖然是「要救所有相信的」,但先後次序也是「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 - 保羅就得一個,要救也是先處理猶太人(本土人士),之後才是希臘人(非本土人士)。(當然保羅投身非本土人士的傳福音工作是他特殊的呼召)

故事三就更簡單直接,如果當時有位大愛包容的朋友在佛祖身旁,他/她會否向佛祖投訴指他不夠大愛,只割肉救這一隻鷹,為甚麼不割肉也救世界上其他鷹?你會否話這位大愛朋友痴線?

所以這三個故事要說明的是,盲目地大愛包容,即使道德標準最高的宗教層面也不會這樣要求其信徒的,因為資源本身是有限的。將資源施放在「非本土」居民身上,在有限的資源下,即是剝削了「本土」居民本應得到的資源。現今的公屋、福利、甚至未來可能出現的退休保障,如果「永久居民」和「非永久居民」可得到的都是一視同仁的話,這絕對是對「永久居民」的一種剝削。

讀者看到這裏,偽善的心態又作崇了..... 這不就是自私嗎?原來連基督教和佛教都這麼自私的﹗

故事三和四所帶出的目的,就是要破除這種繆誤...

故事三裏,如果當時佛祖身邊有多幾個人,你認為佛祖為了拯救鴿子和大鷹,會不會叫身邊的人也一人割一刀肉給大鷹吃呢?

故事四裏,為了拯救全人類,耶穌是不是自己親自上十字架的呢?

真正的大愛包容,是犧牲自己的個人覺醒,不是濫用其他人或公共資源在一些優先次序理應排得較後的群體身上。標題所寫的「大愛包容就是擺明剝削」,是個人自身的利益的剝削,是該人甘心情願地被剝削,這才是真正的大愛包容,不是時下被誤解扭曲了的所謂大愛包容。(「吹呀?」只是吸引一吓標題黨的噱頭。哈哈,我真 · 大愛包容就是自願被剝削,吹呀?)

如果閣下有感動要為南非黑人的種族平等付出所有,這是閣下的個人取向及犧牲精神,十分值得欣賞,但是如果閣下動用香港的公共資源去處理南非黑人的種族平等問題,你問過香港人沒有?同理,當年的1億投共賑災獻金如是,今天的分配公共資源(包括建公屋、全民退保)更是。動用香港的公共資源去處理非本土人的問題,是剝削本土人,是偽大愛包容。

本文絕對不是提倡敵視新移民,重點是要提醒人們甚麼才是真正的「大愛包容」、甚麼是資源有限下的優先次序。

新移民的問題,不全是新移民自身的問題,更大部分是中共陰毒的人口滲透,是97後殖民政府放任將資源給非本土居民以建立建制的支持群眾的詭計。各位本土朋友,各位「真 · 大愛包容」朋友,不要天真地將怨氣發在他們身上,因為將他們逼向建制對我們沒有半點好處,也不會因為這樣150人不會天天下來。

香港其中一個最最核心的問題,是基本法的兩條對香港本土人士不公平不義的條文(以下節錄主要相關內容)。

第二十二條

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

第三十六條

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勞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護。

第二十二條,在港中「協商」的情況下,現在每日有150人由中国上來香港,香港沒有任何審批權,中国放甚麼人上來,香港完全不能過問,更完全不知道該人的能力、資產、背景等等。沒有移民人口審批權,香港不能制定人口政策,沒有人口政策,香港所有的民生事項,包括房屋政策、教育政策、勞工政策、福利政策、以致交通政策等等,香港完全處於被動。現在很多政黨所聲稱為你所爭取的甚麼建多點公屋、全民免供退保等等,其實都在一定程度上為他人作嫁衣裳,並剝削了我們真正本土的居民。

第三十六條,香港居民有分「永久居民」和「非永久居民」,在基本法第二十四條有介定清楚。而基本法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大部分條文都是寫香港居民(包括永久和非永久)的自由。吊詭的地方,提到權利時,在26條提到選舉和被選舉權時,又會特意寫明是香港「永久」居民,而魔鬼的細節在上面第36條提到享有福利權利的條文時,又跑回香港居民(包括永久和非永久),於是乎,我們要感謝蔡耀昌和施麗珊的大愛包容,幫香港政府鑽了法律的空子,把香港居民的福利一視同仁化。

在這兩條條文上,可見中共的陰毒,它守法但舞弄法律的空子,他和你「協商」你的移民限額,削弱你的移民審批權,再放人上來攫奪你們的資源,然後建立一隊親建制的新香港人,一步步赤化你,所以,政治真的不是人玩的!

雖不是人玩,我們香港人卻不能不玩,香港正是危急存亡之秋,為了你自己,為了你的下一代,一定要與他周旋。

事實上,我們是有得玩的。

我們要做的,必須奪回移民審批權,這要修改基本法 (基本法是絕對可以修改的,基本法第159條給予了我們這權力),繼而再研究修改法例以確立「永久居民」的身份和「非永久居民」身份的福利分配安排。

只要我們可以保障所有已經上了岸的新移民可以繼續享有現在的福利,更加利用他們的私心,讓他們也願意接受取消這未來的150人去分享他們現在的福利,以確保他們現在的福利得到長遠保障;宣傳做得得宜,相信全部新舊香港人,都很難不去支持我們奪回移民審批權,建制派議員也很難不回應這些建制支持者的也支持的訴求。要在立法會和全國人大取得3份2同意也不是一定沒有任何可能。

這就是我們的大局。雖然很難,但為了我們香港人的福祉,我們沒有辦法不如此行。

資料來源
故事一:聖經馬可福音第 7 章
故事二:聖經羅馬書第 1 章
故事三:http://www.ctworld.org.tw/sutra_stories/story088.htm
故事四:聖經馬太福音第 27 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