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一些反高鐵的反思

廣告
一些反高鐵的反思

廣告

回想七年前,我仍然在監房工作,剛好做的是日間工作,當時,香港正在反對建高鐵的時候,相信,我今天對政治和社會民生有這麼大興趣,看來,反高鐵正正是我的起步點。那些時候,我差不多每兩晚或者有集會就會去到現時終審法院門外集會。從而認識了一些社運朋友,由於職業上的尷尬,很少表露身份。較難忘就是通過撥款的那天晚上。認識菜園村也從當時開始。現時高鐵出現較大超支問題,當時,大家都討論到是今天的情況是可預期,只是當天就是為了「長官意志」才有問題都硬過,實在也夠票過。

為什麼我會反高鐵呢?以我個人的見識,其實香港和大陸的通道已經是回歸前的幾倍,是足夠將人流更容易的從大陸運到香港,相反,從香港到大陸的人,也一樣從多方通道前往大陸,這就是當時談到需求問題。但是,也被一些建制派議員否定這個說法,再由政府的所謂報告來作表面上的說服。根本上就是一些較虛浮的報告,並沒有實質的數字,就算是有或者準確,都不必要的用這個價錢來建造。

另一個較為爭議的就是,高鐵是一些高架橋式的鐵路,來了香港之後,就要走入隧道,這樣的話,其速度就要在某一個情況下受到限制,據講,最高都不能達到180公里一小時,就是比現時港鐵快了一點點,而和從深圳上廣州的動車速度相約或者是更慢,因為,動車在很多段路,例如廣州到東莞站(前石龍站),我看過,很多時都能保持200公里一小時。這樣的話,為什麼用高鐵來行使呢,據一些對鐵路有認識的人士透露,在青山分路沿途再建一條專為動車而設的路,也可以直到佐頓,是這條高鐵的三分之一接近一半差不多。同時,難道和時間,都較現時的簡單和建造時間短。

最後就是最重要的一部份,因為當時的構思是考慮到,「一地兩檢」的難道,因為若果要「一地兩檢」,無論你將「兩檢」的程序放在那一方,都要跨境執法,這樣的話,就會觸及一國兩制的問題,意思就是,香港海關和入境處是不能入到中方境內執法,而中方的邊防人員也不能到香港執勤,這樣就涉及方便的問題。

若果,大陸人要在進入香港境內才過海關,這樣的話,和一般的過關程序一樣,這樣的話,和原有想法是有極大落差,相信,中港雙方都不是這個想法。但是,無奈法律層面上,確實出現問題,到今天都未能解決。

難道真的要取消一國兩制,中國邊防在香港設關卡,這樣的話,其他關口也實行,就沒有邊界這回事,那個時候,香港真的是大陸其中一個城市。記得時任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女士多翻提出這個問題。但又是為了要通過,政府官員和建制派議員認為這個並不重要,但是,小弟當時都和很多人討論,反而這個才是大問題,因為涉及的層面,並非可以用金錢來解決,也只有等有高智慧的人士如何解決。

提到工程超支的問題,因為當時我是在懲教署工程部工作,也會對一些工程的估價作監督,通常,政府工程是有大約25%的超支預算,要到時追加,大家會問,為什麼不將這25%加上投標價,相信是出師無名,和方便一些未能預見的建造費用,大家有沒有留意到,他們超支之後的報告都受到質疑,並被質詢為何未能預見,其實,在工程界,這個是一個非常之普遍的現象,就是將一些可能會出現的問題,在投標時不提出,當需要和政府拿錢的時候才提出,可能這些「未能預見」的問題,根本用不著這麼多的金錢,但只要有理據,超支要求通常都會通過。

當時,我有打過上電台說過,呢個工程應該是要接近900億才可以埋尾,但被主持人說我是假設性。終於,今天真的接近一千億,我的計算方法很簡單,七百億的25%是大約是180億左右,這樣就是880億,這只不過是工程界的一個普遍現象,若果,他拿不到超支要求,爛了尾也不會蝕底,起碼公司都可以因此得到幾年的運作。我舉一個例子大家去看看,就是九龍某大公園其中一些工程,很多年前工程爛尾就是拿不到政府超支,這樣的慣例,工程界完全懂得操弄。最後,政府就要出多一兩倍價錢由另一間公司來埋尾。若果是永久停工,政府之前所付出的,又怎樣計算。

我以上所說的,很多人都應該比我更清楚,相信也不是什麼的秘密,又要說回初衷,為什麼要有這條高鐵呢?首先,就是長官意志,從江澤民開始,就建議要將高鐵全國化,意思就是,你上高鐵就可以到全國各地,由於澳門政府是一個較窮的政府,根本無能力去建一條又貴又無用的高鐵,所以,國家就沒有迫澳門政府,但是,也來一條港珠澳大橋,都是要將澳門接在國家的版圖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