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梁振英這些動作的用意何在?

廣告
梁振英這些動作的用意何在?

廣告

梁振英已經不是第一次向傳媒發出律師信,所以他斷沒有理由不能估計到,信件一旦發出,便會極速曝光。蘋果日報會在短時間內公布,記者協會會發聲明,香港各界也會作出嚴厲的反應及批評。如果這些都已經是估計之內的事,要分析的就是他在這個時候採取這樣的舉動,究竟希望達到什麼效果。

沒有水晶球,也沒有內幕消息,只能靠常理去推斷。最基本的一個可能性,是他要利用這個機會向一些潛在的對手表明他已經決定參選,而且可能也要表明已經獲得北京的祝福。雖然近期有很多對他入閘不利的評估,但那些說法都難以證實,提出之後也沒有進一步的證據來判斷這些說法的準確性。說他連入閘的機會也沒有,也顯然是一個較樂觀的評估。中聯辦顯然會盡一切力量推梁振英入閘保他連任。

今早工聯會獲得安排與梁振英見面,出來之後說梁振英「作出承諾」,會在任期內解決強積金對沖的問題。如果把這件事與梁振英向蘋果日報發律師信一事掛住一起分析,顯然梁振英已經獲得某種形式的保證,可以入閘參選。

只要對政府行政程序有認識,都可以評估到梁振英根本沒有可能在任內解決強積金對沖這個問題。一方面,如果他要出選,他不可能得失工商界;另一方面,就算當與特首選舉無關,在實務上也有困難,因為他的任期只餘下九個月,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來處理這個問題。特首辦事後發的聲明也只是說他會在餘下的任期內「盡最大的努力」來處理這個問題,而不是「承諾」解決這個問題。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歐洲之行回港之後的說法就更清楚了,她說現屆政府餘下任期內最多只能定下政策方向。而且因為無可避免涉及修改現有法例,如果有任何改變,都只會是下屆政府的事。

但值得玩味的是,其後工聯會也沒有就着這個明顯不一致的說法追殺梁振英。很明顯,這一個安排只是一場戲,讓工聯會可以再一次出賣工人利益。因為,工聯會現在有了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一旦梁振英參選競逐連任特首,工聯會的票便可以順理成章的投給梁振英,完全符合中聯辦的意願。明年三月底特首選舉投票日的時候,距離梁振英現屆任滿還有三個多月,只要未來幾個月梁振英交足戲,工聯會都大條道理投票支持梁振英競逐連任。工聯會弄虛作假,側側膊出賣打工仔的利益,還可以算是新鮮的事嗎?

當然,獲得中聯辦及工聯會的支持,並不代表梁振英便可以高枕無憂。因為不能排除一個可能性是中央政府或一些國內的其他系統,並不介意特首選舉有一定程度的競爭,也不能假定梁振英是中央的唯一人選。不過,如果一個在四年多前得到中央政府支持的、最終勝選特首的人,一屆之後連參選的機會也沒有,中央的面子也不知要放到哪裏。中共素來死要面,這一點對梁振英仍然是有利的因素!

所以,我是比較悲觀的,相信梁振英一定可以順利入閘,而且無論他的對手是誰,他都會是一個十分有力的競爭者。因此,梁振英今天見完工聯會,向傳媒發律師信的事也同一天曝光,極有可能是刻意的安排。

香港人對共産黨不順服,這一點中央政府顯然很頭痛。國內一些官員及所謂學者專家都認為,對中央最理想的一個處境,是有一個像新加坡李光耀一樣的強勢領袖,以強硬的手段來對付香港的反對派及民眾。那就不需要中央政府事事赤膊上陣,還要被批評為破壞一國兩制及違反港人治港原則。就算在香港,董建華當特首的時候,也毫不掩飾希望以李光耀的硬朗手段為師,甚至不自量力,高調說自己要做一個「強勢領袖」。對中共而言,只要這個人完全受制於中央,他對香港內部強硬一點,絕對符合共產黨的胃口。

李光耀治理新加坡的其中一個殺着,便是動輒向傳媒及反對他的人發律師信,總之就是盡量利用法律來治人,告到他們傾家蕩產,告到他們不敢再出聲為止。梁振英明知發出這封信會引起本地的社會各界強烈批評,現在也不可能真的會產生那一種什麼「寒蟬效應」,但竟仍敢於冒社會之大不諱,應該不會單純是因為梁振英小氣或記仇,更可能他就是要利用這個機會向北京證明他就是這個人選,從而增加他入閘之後的勝算。

但願我這些評估都是錯的。只能慨嘆,作為一個正常香港人的理性,跟中共那一種理性很不一樣。香港差不多人人都能看到,讓梁振英多做五年特首,造成的破壞會十分嚴重,很多問題仍然會解決不了,香港的政治困局仍然會困擾香港與北京,香港的發展與前景也只會蒙上更大的陰影。但中共就是這樣的一個權力集團,不守諾言之餘,還要寧為玉碎不作瓦全。香港人如果選擇不認命,只好作出心理準備,未來五年要繼續與這個政權周旋到底,也可能還要繼續面對梁振英這樣的人當特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