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摸底」的今昔

「摸底」的今昔
廣告

廣告

從橫洲事件之後,摸底就成為每天在媒體上必見的字,因為開始更多的類似事件出現,原來,政府一直都是用這種方式處事。有人話,這是黑社會的背語或者術語,因此,我也找來一些相關人士問過,其實並不是只限於黑社會,也稱不上是背語或者術語,據講用得較多是警察部,因為他們常常要去摸下某些人的底蘊,因此,簡言之就是摸底。說真,若談到用這種方式去摸底,也不是今天,不過,九七前就要解釋或者被處分,九七後就是奉旨咁做,不需要作任何解釋。

記得監房在大約二十多年前,一位總幫因參加一個新界社團大佬的壽宴,壽宴完之後,原來是進行扎職儀式,據講社團大佬都提醒他最好離開,但可能喝了點酒,說了一句,大家都係自己友,因此,新界人是重情義,就讓他留下來,怎知道,警方是收到線報,破門而入,並拘捕在場所有人,當然,這位總幫就一拼被帶回警署,後來,到了警署表露身份,並由處長級人員到警署替他擔保。因為身份敏感,和總幫那麼高級,就將無條件將總幫放走。

事情就發生在九七前,因此,政府是不會放過,並找來一位有大律師資格的監頭,進行內部調查,並得到警察部的協助,將所有片段都交到監房處理,據講,整條片段都顯示出,這位總幫完全是和這班社團中人非常之熟絡,席間更言笑甚歡。部門方面更根據所得的資料,對這位總幫進行紀律聆訊,控以一條與釋囚見面的罪名。但是,他的辯解是為了幫助一位署長級的官員,到這裡見這位社團大佬,並協助調查有關監房被狙擊的案件,對一些可疑人,尤其是張X強等人,進行摸底。當然,更有高層出面為他辯解,部門都沒法因此入他的罪,只有無罪釋放,但對於他今後的仕途就出現很大的變化。

順便講下,社團大佬的壽宴,其實是一些比面派對,警方每次都如臨大敵的進行監視,因此,所有參加者都會有一份名單,當然不是全部,會是一些香港較知名的社團中人,退休前,我從來都不敢參加在香港參加這些壽宴,就算一些社團大佬都不會在香港擺,因此,我之前是有在大陸到過。大家還記得新民黨參加新記一位大佬的壽宴,所有人物是一目了然。退休後,參加過兩次,再不敢參加,見過就算。

今天,可能因為有特首或更高層的官員撐腰,摸底更成為奉旨的做法,相信這個是九七前後的分別,從前港英年代,莫講是政府高層,就算是中低層的人員,對此也會有所忌諱,你可以說成是斷六親,但是要保持廉潔就要這樣處理。更可笑的有人說,為什麼沒有記錄,難道我和新記大佬食飯講公事都會做記錄?

時代變了,我們這些人總是活在那些年,看來又是要調節的時候。原來,找來非公事的社團中人摸底都可以,真是替當年眾多公務員不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