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lemon gelato

廢中一名,不務正業,好食懶非,喜遊走各藝術場地,吸收養分。因緣巧合踏上舞台,溜連忘返,從此結下不解緣。 網誌

生活

曾經的我哋 《小島芸香》

曾經的我哋 《小島芸香》
廣告

廣告

曾經屬於我們的我哋,變成了你沒有了我的我哋和我仍然等着你的我哋。

兩個人一個為逃避,一個為等待。一個只短暫停留,一個彷似一輩子守候。風馬牛不相及,卻在小島上相遇。可惡的信箱將信件掉到地上,蔣平巧遇,好心地拾起而闖進了蘇青的孤獨的島。蘇青雖覺蔣平並非自己靜候的人,卻又發現蔣平跟某人很相似。由此他們的「我哋」開始了。

天上有繁星、鳥語;地上有彎月(鏡膠組成月亮形/山俓)、甲蟲、植物、還有碼頭,獨欠了他。

那些消失了我們的歲月,只能放在那堆塵封了的書信的回憶當中,看不見,捉不到,只有等待,等待下一班船的泊岸帶著曾經熟悉的身影的人回來。每當她短暫失明,身邊的蔣平便成為了某人,感覺變得親近踏實。他已經取代了他還是對遙遠的「他」的印象開始模糊?

漸漸地蔣平的位置放大了。打從蘇青決定要燒掉皮箱裡的書信開始,她作好了放下的準備。只是⋯⋯她再看不見光,看得見的只有印象。

小島芸香 有種重拾舊氣息況味,直白點即是老套。現今世代誰都一機萬App在手誰還眷戀手寫書信的親厚觸感,誰不想立時活在當刻相遇相戀雙忘。等待著承諾變現,等待著一封信一個人,是虛渡光陰還是永誌不渝,到底也可能只在上世紀以前的島上發生。

高掛半空的白色恤衫在風扇的鼓動下成為了一片又一片雲海。隨燈轉暗,恤衫內的燈光跑到上夜空中,化身星星,化身蘇青。如果加入如清明時節絲絲雨粉的場景,更具詩意。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看得見,抓不著 」 (《對倒》劉以鬯 )

買票時方知售罄,特別要多謝監製之一林尚德割讓。窮人誌首次公開演出便全院滿座,實在可喜可賀。

觀賞場次:2016年9月11日 下午

(圖片來源:窮人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