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朱凱廸:改革鄉議局,就係搵返正常的人返嚟新界

廣告
朱凱廸:改革鄉議局,就係搵返正常的人返嚟新界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小麗民主教室下午在旺角舉行論壇,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談到新界的官商鄉黑勾結和改革鄉議局。談到改革鄉議局的藍圖,朱凱廸表示,過往曾經想集中團結非居民力量,但在新界經營數年後發現有所不足。他認為,非原居民會不自覺接受了從屬關係,更會習慣了欺壓。朱認為,原居民其實同樣受到壓迫,而近二、三十年在新界更有劣幣驅逐良幣之勢,較正常的原居民都已經「頂唔順走哂」:「改革鄉議局,就係搵返正常的人返嚟新界。」

他續表示,所得的八萬多票是給了訊息予社會,因為自己在鄉事委員會的選區拿了20%的票;認為是行了一小步。朱希望能獲得更多原居民支持,長遠在每條村都有村落組織,並參選2018年村代表選舉。「從下而上,從外到內改革鄉議局。」

將透明的陽光射返入新界

朱凱廸指,參選立法會時的其中一項政綱是「將透明的陽光射返入新界」。他感嘆遇到不少村民往往不敢投票,因為怕被鄉紳知道;有村民更對他稱「支持你就係唔投票,俾少一票對家」。

他表示,在新界居住了十年,有很深的感受。他感到香港的民主運動只是市區的民主運動,運動發揮影響力的都是市區及高樓大廈的地方。「去到新界就好似去咗另一個香港。」

朱凱廸稱,新界是由地下勢力、地主力量和政府「話哂事」。朱指政府的心態是誰有力量阻止發展便和誰講數,久而久之便有了摸底文化。

反高鐵首次經歷摸底

他表示,首次經歷這稱文化是2009年的反高鐵運動,當時石崗菜園村要改建成高鐵車廠,政府在選址上剩下八鄉和錦田。朱提到,政府曾向八鄉鄉事委員會摸底,當時只有兩個選擇,分別是村內的劏車場和倉地及菜園村村民住所。

而政府最後揀選了後者,朱凱廸認為,從地主角度來說,「綠油油的地是垃圾」,而且破壞農地後,該地的租值更會升值一百倍。「政府又會開埋馬路,俾佢地進入更深入的地方。」

IMG_0189

圖:有市民唸詩送贈朱凱廸

朱凱廸續提到,2009年時正值遇上香港社會產生變化,不滿政府使用這套潛規則硬推基建,催生了反高鐵運動。「反高鐵運動是將新界拉入香港的民主運動。」他強調,反高鐵運動已說明摸底必然會失敗,因為摸底並不是為香港的利益著想。「摸底只係將問題推俾人,造成失信於社會,橫洲依加連四千個單位都起唔到。」

朱凱廸又認為,上水區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及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都「十分陰公」。他指,古洞村自開村以來都是上水的主要經濟力量,原居民多年辛苦經營,政府今天肆意發展,卻犧牲了他們。「坪山鄉事委員會都係,睇下今日的永寧村,鄉紳竟如此對待創會會員。」

呼籲團結對抗黑勢力

朱凱廸稱,官商鄉黑勾結不是始於梁振英,但值得注意的是,梁振英在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的689票中,有近90票來自新界。他續提到,90票中的漁農界大多是不再運作的協會, 梁振英在枱面上和鄉紳箍票,地下則和江湖中人交往。

朱指梁振英在競選連任時,不排除會「搵返班人」及更惡的人都不出奇。他認為北京不介意使用黑勢力對付香港人,所以香港人必須團結對抗:「一千個人站出來,刀都買唔切啦。」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