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橫洲風暴

廣告
橫洲風暴

廣告

唉,想不到剛寫完了「立會選舉2016的兩項奇蹟」後,朱凱迪與姚松炎又成為這次「橫洲風暴」的區界別與功能界別的主倡人。

看完九月廿二日,CY聯同財政司長曾俊華、運房局局長張炳良、署理發展局局長馬紹祥、運輸及房屋局常任秘書長應耀康和發展局副秘書長陳松青,就橫洲發展計劃,在政府縂部舉行記者會;把早前只説了4000戶,而沒有說到其餘的數目和期數,交代清楚,弄至公衆質疑是否「官民鄉黑」摸底後,就是橫洲只動綠化地的四千戶,餘下的一萬三千戶和棕土的更新,在摸底後已煙消毀滅。

老實說,一個如此重要的項目,既由特首親自掛帥,怎能第三次摸底後則無紀錄?如此軽率辦事,怎不令人慨嘆是否香港行之已久的行政系統,出了毛病?

會議後,CY的「粒粒皆辛苦」的哽咽(註1),和財爺的:「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No question about that.」更是可圏可點 !這樣的劍來劍去,不愧為劍撃高手。

話說回來,筆者與 Container Godown (貨櫃貨倉)也有點淵源。那就是80年代末期,筆者油塘四山衔和屯門內河碼頭間設計了兩個多層貨櫃貨倉。自然地,新界的棕土露天貨櫃場,既便宜,亦成行成市和方便貨櫃司機返工放工的便利,更加上市區地價昂貴,市區內的多層貨櫃倉庫已成夕陽行業。最近柴灣嘉里的多層貨櫃貨倉,擬部份申請為骨灰龕,可為明証。再加上地政署的既缺乏統籌,驕滴滴地批地續期,那又怎能理順呢?

看來這次「橫洲風暴」,引來的不僅是「官民鄕黑」的指控;更大的影響,自然是本年12月11日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回歸二十年了,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早前說,港人智商高,應能選出稱職的特首。

(註1)「粒粒皆辛苦」,主演者為意大利女影星蘇菲亞羅蘭,是筆者二次世界大戰後十大最佳電影之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