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比

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喜歡人,喜歡小動物,喜歡大自然。 網誌

政經

你 - 香港人,究竟是「大愛包容」的?還是駡一駡「支那人」,舒筋又活絡的?

廣告

廣告

筆者出生於1997年前的舊香港,筆者記得當時的香港是真正的大愛包容的。

不同人種來到香港,大家或多或少都認同當時香港的價值觀...來自尼泊爾的踞喀兵及其後代,敬業樂業的在香港當兵,退役後當保安工作(註1),和香港一同成長;在中国逃難到香港的難民 (筆者的外祖父母輩也是在40-60年代先後逃到澳門再來到香港落地生根的),都用自己的辛勞和血汗去拼搏維生以及供養下一代成材,更使香港成為當時的四小龍及東方之珠;更甚的是,當年的電影或新聞會用李超人來形容首富,社會中人又不會感到特別反感,當年沒有很多仇富的情緒....

當時社會中有人雖會有歧視不同人種的情況,但這是個別的情況,人總是有劣根性,但整體香港社會,總的是對不同的人種是包容的。

在香港發展後,眼見同血統漢族的人 (聰明的讀者知我講甚麼人,簡單點分類啦,大家都是人,不用分得哪麼細) 在中共的統治下及大自然災難下的苦況,有人偷運物資落去,有人申請親族人到港救他們脫離水火之中,或者真金白銀捐款賑災,甚至身體力行深入敵後去拯救民運人士或到窮困地區教小朋友.....這些都是自願犧牲、自願被剝削個人利益的表現,整體社會不但不會反對這些行動,甚至是較為接受甚至鼓勵的,當時社會有的是真正的大愛。然而...

毛澤東說過人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中共殖民香港後將這個「恨」的種子植根在港人的社會中,港共的領導人及其背後的主子將中共的傻蛋統治術發揮得淋漓盡致。1997年後的香港,筆者在本篇稱之為新香港。

新香港成立後(其實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時期已開始, 註2),首先為了保住政權的穩定性,中共主力拉攏本土財閥,為今時今日的香港財閥霸權社會埋下了伏線;繼而將新疆西藏等地的管治方法放在香港使用,希望藉著人口滲透的方式,假以時日將舊香港人矮化弱化邊緣化;而港共政府無能無遠見,只懂如哈巴狗一像向中共政府低頭搖尾乞憐,向中国靠攏,使中共可以大舉以經濟及人海戰術搶奪香港本土資源。

1997年之後來港的150名新香港人,香港政府沒有審批權,這150人有多少是願意接受舊香港的價值的呢?有多少是本身沒有能力在香港生活而來到香港,之後立即被財雄勢大的建制政黨安排福利安排上公屋呢?筆者沒有數據,但讀者可自行估算。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在財閥霸權下的社會中安居無望(極高樓價、租金、生活指數,但入息微薄),想結婚但以單人身份等候公屋在新的計分制度下動輒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註3),結婚後的雙人收入又已不能申請公屋;在旺角尖沙咀行街又被行李喼碌腳;更甚的是港共政府明知是益了貪官酒濃於水的1億賑災 (註4) 也可以硬生生的將大家的公帑打劫(已不用說其他大白象工程當中牽涉巨大的利益輸送)。

有高人說要「對準政權」。好,六四、七一、九二八,身體力行「對準政權」但19年來不能動之分毫。

中共港共以鬥爭分化為樂,加上比宗教更偉大的大愛包容高人們(註5)的助紂為虐下,將永久居民和非永久居民可得的福利門檻做成一視同仁,形成對本土居民的剝削。

作為本土香港人,正正身受其害卻無力改變現狀,舊香港的「大愛包容」被新香港的偽「大愛包容」所取代,有部分人,由「不滿」再慢慢轉化成「恨」。

全港本土人士或多或少其實都有身受其害,沒有感受到傷害的或對其他人所受到的傷害沒有同理心的,除了以「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態度忽視以外,有些甚至會加以打壓其他受到傷害或有同理心的人,指責他們自私,站在「大愛包容」的道德高地之上 (筆者對這種「大愛包容」是鄙視的 - 請見註5,這些人等慷他人之慨,有些人甚至換取自己的政治本錢,無本生利,更竊取道德的光環,迷惑世人,助紂為虐,製造撕裂,他們是聖經中所寫的盜賊 - 「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

而其他切身受到傷害(例如苦惱結婚住屋安排的人們)或對這些受害人有同理心的人,既然政權不能撼動,另一個目標就只能是對著這些「當事人」幹 - 即是身體力行以自由行或單程證 (每天150人的中国移民)方式來到香港的人。這些人對香港的資源攫奪是上下其手的,有錢的以自由行方式到香港搶購大量資源 (包括房屋、醫院床位、奶粉、尿片、益力多等),無錢的在建制及大愛包容人士的幫助下快速上公屋得津貼得援助 (都是納稅人金錢或本來可以分給本地舊香港有需人士的資源);當然,也有的是安份地在本地努力工作維生,對社會的貢獻和對舊香港美善價值的堅持甚至比舊香港人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些人筆者予以尊重。

而對著這些當事人幹,發起人或參加者的目的有以下 (1) 喚起本土人的關注,以建立對抗政權的政治力量,(2) 以對抗情緒去減慢或減少這些當事人湧港,(3) 有些人簡單的就是對這些人不滿甚至怨恨,既然政權不能撼動,就將情緒宣洩在他們身上。

第一、二點可以造成的效果不能快速彰顯。但第三點,是快速、即食、立時見效的,對部分人來說,駡一駡「支那人」,舒筋又活絡;鬧一鬧「中共狗」,精神又爽利。

試問香港有幾多個聖人?在政權不能撼動,情緒不能宣洩之下,不滿、怨恨的情緒不斷發酵,加上網上世界人人面目模糊沒名沒姓,有心無心人推波助瀾下,就造成了一群逢支必反的群眾,而一些相關的政治組織,無論其出發點如何純正也一定會吸引到這些類別的群眾,外人看來這些組織也必然會被扣上反支的「美名」。

為甚麼香港人會變得不再「大愛包容」呢?記得毛澤東說過人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嗎?中共殖民香港之後,有心或無意地將上面所述的「恨」的種子種植在我們的社會裏,使新香港把舊香港的美好德性慢慢地驅除,把舊香港腐敗的東西發揚光大。

我們要做的,只是需要將香港,變回舊香港,或者更好的是改良了的舊香港,去蕪存菁。可以怎樣做呢?有一個偉人教曉了筆者,在這裏羅列幾點分享一下。

1. 認清自己過往好的地方,並將它牢牢記住,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出來。
2. 接受中国和香港是不同的,雖然兩地華人的基因可能在科學上是類近的血統,但兩者的價值觀、文化、道德觀等,在今時今日,是有莫大的不同的。中国在中共竊國後,由文化大革命直到如今的思想教育、社會氛圍,已經和香港完全脫離 - 其實獨立了的是中国,香港只是一直保持中國的舊有價值觀、文化和道德觀等。
3. 明白香港從來都沒有負疚中国。
4. 接受香港沒有能力在政治的現實上拯救中国,除非有神蹟。更加要明白建設民主中国不單是不切實際的,更加是對中国人的危害,接受放棄建設民主中國,才可能是真正的大愛 (筆者正思索下篇文章討論這個話題)。
5. 要變回舊香港,回復香港過去美善的地方,必定要做好港中區隔。

有人可能會說:「中国人自甘墮落,死有餘辜」,但請有這種思維的人停下來想一想,在一個被同化被洗腦被迫害六十多年的國度出生、成長、死亡,有不「自甘墮落」的可能性嗎?

同樣,現在在香港不滿或甚至仇恨中国人、中共的人是不是也是「自甘墮落」,還是只是「被甘墮落」?

最後一提,更加是本文的重點,這是上述偉人的著作裏的言論,筆者以此作結:「仁愛始終是人類最大的動力。一旦憎恨中共,就著了魔,走不出來的。好的做法,是中共與我無關、中国與我無關。我幫不幫忙,是出自我的仁愛,並非出自甚麼國民義務或責任。」

筆者後記:筆者於上一篇文章「雨傘運動,是香港人的大勝!」中,因為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所以誤將傘運英雄黃之鋒的鋒字寫了「峰」字,感到十分慚愧,特此向黃之鋒、其支持者們、香港獨立媒體及讀者致以萬分歉意,十分抱歉﹗

註1:尼泊爾人:香港是天堂
註2:有線電視 - 前途解密 30 後
註3:單身人士輪公屋的悲哀 最快要等31年?
註4:酒濃於水的1億賑災獻金
註5:「大愛包容」就是擺明剝削,吹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