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內地傳媒夾縫中求存

廣告
內地傳媒夾縫中求存

廣告

文:水木(支聯會義工)

眾所周知,中共對新聞媒體的控制一直都非常嚴厲。在二月,中共更首次提出「媒體姓黨」的概念,強調媒體是從屬於中國共產黨之下的。

其實,中共一直堅持「媒體是黨的喉舌」這個概念。而這概念亦植根於中國高等教育的課程之中,國內的新聞系學生在四年的大學生涯中,被不停灌輸要為共產黨發聲的思想。這是中共對控制傳媒做出的第一步,在源頭上控制記者的思維,令到媒體只為共產黨傳話。

然而,單純的洗腦是無法掌控人心的,甚至乎會令更多傳媒人反思:為何傳媒只能為黨發聲?以南方報系為首,國內的傳媒也曾力圖將事實的真相傳達給市民大眾,只不過揭露真相的願望卻遭到中共無情打壓,而這打壓未曾停止過,表面上風平浪靜,官媒如《人民日報》等表現出和以往不同的開放態度,但實際上卻是充滿暗湧,先有《無界新聞》五人「被失蹤」,再有《炎黃春秋》總編輯被撤,國內的新聞同業無不風聲鶴唳,可見在「媒體姓黨」的言論後,中共再次收緊新聞自由。

以往控制新聞自由,是通過控制事件的輿論以及控制記者兩方面配合的。控制事件輿論就是對特定事件作出批示,示意媒體須作出的報導方向,再嚴重一點的甚至會掩埋事實真相,嚴禁報道並否定事件存在,最具代表性的事件自然是八九年「天安門事件」。

作為配合的手段,限發記者證這方面很好地控制了記者。由於擁有記者證的記者才有採訪權,才會被中國法律保障。而記者證往往優先授予官媒的新聞從業員,相對地南方報系的記者往往在工作四五年後,才有機會獲得記者證,成為「正式」記者。沒有記者證的記者採訪報道上會有更多顧慮,因為沒有記者證,報道敏感選題時,很大機會遭受牢獄之災。

相比以前,現時中共控制新聞自由的方法更是花樣百出。以《南方都市報》為例,以往敢言的傳媒,即使諸多限制,都在夾縫中掙扎求存。因此中共換了另一種控制方式,通過投放大量擁黨廣告,不但成為舉足輕重的廣告主,更令報道版面減少。

版面不足,又不能得罪廣告主,唯有自我審查將負面新聞抽起。表面上看來,中共放鬆了對媒體的控制力度,但實際上卻是通過手段,讓傳媒自我審查,得到更強的控制效果,進一步蠶食新聞自由。

直至最近,雖有記者證,記者卻不敢再言及有關新聞控制的事宜,雖有新聞,卻再無版面。無怪乎今年國內的新聞自由評級在一百八十個國家及地區中,只能排到一百七十六名,比我們更低的是誰?那是極權的北韓和戰火連天的敍利亞。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