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涂謹申參選立法會主席

涂謹申參選立法會主席
廣告

廣告

傳媒報導,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已集齊非建制平台其中10名議員的提名,向立法會秘書處提交參選立法會主席的表格。

涂謹申競逐立法會主席,擺明車馬明知不可為而為,又係食住上做Show攞着數嗰隻。涂謹申仲話自己是比較多市民投票選出來的議員,認受性較高,相信在競逐主席一職上享有優勢。

立法會超級區議會五個議席,涂謹申得票最低只險勝當選,點樣認受性較高?其實超級區議會議席絕對非法,涂謹申參與「非法選舉」當選,名符其實是野仔孽種,同民主黨同「泛民陣營」都是出賣香港的罪人。

《基本法》第六十八條規定,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由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規定

而規定」是已經設定的立法會產生辦法,具體辦法由附件二規定。附件二只對第一至第三屆產生辦法作出具體規定,第六十八條訂明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

附件二第一條(一)規定「議員每屆60 人」,第一屆分區直接選舉的議員規定20人,第二屆24人,第三屆30人。第二及第三屆循序漸進都是減少非直選的議員,對應增加直選的議員,《基本法》第六十八條規定「循序漸進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最終就是全部議員由直接選舉產生

《基本法》第六十八條立法會產生辦法根據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是全國人大制定第一至第三屆具體產生辦法的原則。「而規定」之後已是「最終達至」,「最終達至」就是最終修改,「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就是規定在第三屆產生辦法之後達至全部議員由直接選舉產生,第三屆以後規定不能循序漸進

附件二第三條二○○七年以後「如需對本附件的規定進行修改」是有條件的授權,受第六十八條規限,只授權修改「最終達至普選」的相關事項,特區只能修改全部議員由直接選舉產生,以及修改法案表決程序配合普選。修改授權不包括括循序漸進,不包括改變「議員每屆60 人」的制度性規定,2012年政改,將立法會議員增加至70 人玩「循序漸進」,絕對違憲,現時的超級區議會議席,是非法怪物。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基本法)規定。《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和第六十八條明確規定,二○○七年以後的產生辦法,只能修改達至普選目標或原地踏步,全國人大並無授權二○○七以後可以循序漸進。2012年兩個選舉辦法都違憲,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都是通過非法選舉產生,而香港的亂象2012年開始亦急劇惡化,可能是天譴,習近平主席你話點算好?

2016年2月,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在《紫荊》雜誌撰文,推翻其本人「基本法是全國性法律」的論說,確認基本法是憲法的一項特別條款

喬曉陽最新論述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關係,表示憲法第31條規定的性質,即憲法第31條是憲法的一項特別條款,憲法的適用和法律適用一樣,特別規定與一般規定不一致的,適用特別規定。喬曉陽強調,既然憲法第31條已經授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那麼按照憲法第31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的基本法所規定的特別行政區制度和政策,就具有優先適用的地位。因此,基本法第11條規定的法理,是憲法特別條款與一般條款的關係。

特別規定與一般規定不一致的適用特別規定,特別法優先,實際操作,就不是基本法之上還有憲法,而是憲法之上還有基本法;特別法優先,就不是「一國大於兩制,而是「兩制大於一國」。

特別法優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政改五步曲」及「8‧31決議」和國務院「白皮書」都成為廢品。但喬曉陽選擇性地撥亂反正,只能在《紫荊》雜誌發表,兩報一刊及其他大陸官媒都隻字不提,或許是中共高層鬥爭正在進行中。《香港成報》近月不斷炮轟梁振英同中聯辦及張德江,似乎不是無的放矢。

喬曉陽在文章提到,不斷增強崇尚憲法、學習憲法、遵守憲法、維護憲法的自覺性和主動性,才能真正使憲法成為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行為準則,才能確保香港基本法的實施不走樣、不變形。喬曉陽應該已向習近平靠攏,文章可能是為習近平清黨做好輿論準備。

從形勢分析,基本法規定的雙普選仍有機會實現。講一國兩制講高度自治講雙普選,回歸二十年仍然落空,是「上一代」造孽,民主黨及公民黨同是歷史的罪人,是新政團強攻搶票的好對象。立法會新秀應該與「泛民」劃清界線而自成一派,支持涂謹申參選立法會主席,等於確認其「野仔」議員的合法性,等於追認2012年政改方案,實屬不智。

喬曉陽撰文談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