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十九大前習近平加緊集權

廣告
十九大前習近平加緊集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勞工論壇報道

近幾個月,中共權鬥正在加劇。原因有很多,但尤其是因為明年的十九大是習近平鞏固權鬥成果的關鍵時刻。經濟問題持續嚴重、僵屍企業負債累累、產能過剩未有解決,而政府又無能力有效處理這堆問題,這些因素都是習近平最近向不同中共派別發動攻擊的因素。今年頻繁的高層人事變動和對共青團的打壓既是為此做准備,也說明習近平並未如他希望人們相信的那樣已經取得對黨政軍的全面控制。中共黨爭或者以習近平順利集權告一段落,令他可以更輕鬆地鎮壓群眾鬥爭;或者躍出黨的界線,引發社會和黨的危機。政權上層的震動是危機和社會動亂的先兆,而統治集團失去對未來的信心。

人事大調整

據媒體報道,今年上半年共有230個省部級職位發生人事變動,接近去年全年水平。截至8月31日,19個省級主要黨政負責人被調整,比2013年全年僅少5個。在武裝力量方面,8月前全國已有三分之一省級武警總隊主官被調整;僅7月份就有30多名解放軍將領的職務發生變化。另外有消息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和江澤民的軍中代表賈廷安不久將被清理。這場將持續到明年下半年的大規模高層人事變動堪比「反腐」高峰期。這是習近平為十九大——中共領導層的換屆會議——提前做的人事佈局,以便下一屆政治局乃至常委會中有盡可能多的聽命於自己的官員。

現任政治局常委中的五位(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和張高麗)很可能因為黨內關於領導人年齡的不成文規定而被新人替代。但按照慣例,胡錦濤為習近平指定的接班人將成為下一屆政治局常委,在上台之前逐漸擴大自己的政治光環。因此,十九大的結果關乎習近平前五年的集權努力是再進一步,還是前功盡棄。有評論人士認為,他為達目的,可能會在事實上廢除鄧小平定下的「一任兩屆」和尋求連任。盡管薄令周徐「新四人幫」以及其他高官的垮台極大減少了習近平的危險,但這遠不意味著他已經獲得了全面控制權。不僅敵對派系仍在發出聲音,而且多年來已經成為中共官僚「升官快車道」的共青團妨礙著習近平安插自己的手下。

打壓團派

去年習近平已經表示出對共青團的不滿。南海仲裁案後,團派不顧習近平低調處理的想法,大肆鼓動民族主義情緒,被視為黨團的公開對抗。不久之後,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旨在將作為一個派系的共青團逐出權力中心。現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被判無期徒刑的令計劃、一直被視為習近平接班人的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與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以及相當多的高級官員均出身於團派。不斷惡化的經濟狀況使習近平與已被邊緣化的李克強發生公開分裂。而且,為自己樹立起「強人」形像的習近平當然不會願意接受前任為自己指定的接班人。這不是因為所謂的「獨夫性格」,而是由於現實風險。今年年初,有新疆官方背景的無界新聞網發表了反習公開信。信中說:「這種加劇黨內權力鬥爭的做法,也可能給你和你的家人帶來人身安全上的隱患」。這是反對派對習近平的人身威脅。因此如果說上任之初的集權是為了推行自己的政治經濟方案,那下一個五年則直接關系到習近平的個人安全。如果卸任後失去了黨內主導權,他很可能遭到政敵的反撲。這意味著,即便不能打破黨內規則成功連任,他也至少會試圖安排一個傀儡接任自己的職位,就如俄羅斯總理普京曾經安排傀儡梅德韋傑夫擔任總統,同時把權力保留在自己手上。

難以掌控的下層官僚

另一方面,習近平身邊的高級官僚可能還不是他最難對付的敵人。如果回顧一下文革,我們可以發現,盡管當時毛澤東在中央壓制了對手,但是下層反對派官僚卻始終(除了極短的時期)把控著基層社會,並在他死後成為資本主義復辟的執行者。在放權政策下,地方官僚們獲得了更大的實際權力。反腐運動使他們中的很多人感到不滿。這些人雖然不敢同黨中央發生正面衝突,但也一直在消極抵抗習近平的意志,令習近平不得不宣佈禁止「妄議中央」和強化黨內紀律。可是,他又必須依靠這些真正的政策執行者。「政令不出中南海」是中共一直面臨的問題。自2014年起,習李就放言要消滅官員對「改革」的消極怠工,並已開展三次「大督查」行動,但其效果尚不可見。實際上,只要專制制度和龐大的官僚系統繼續存在——當然它們的毀滅也意味著習近平自己的垮台——習近平就很難駕馭這些遠離中央、自行其是的下層官僚。經濟危機發展至一個階段,很可能會摧毀習近平的「威信」,此後這些人會給高層反對派以積極或消極的支持,在被工人革命推翻之前給習近平致命一擊。諷刺的是,經濟危機威脅著中共統治,但也促成了這場激烈黨爭和習近平的「權威」,同時它又將借上下反對派官僚的手再把「權威」奪走。

馬克思和列寧都解釋過,革命往往由上層的統治集團嚴重分裂開始。中國正走向此一關頭。但無論是「集體領導制」還是「個人獨裁制」都不能輓救這個腐敗病態的制度。唯有為真正社會主義和工人民主而鬥爭,才能為社會開拓前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