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梁耀忠通殺無得輸

廣告
梁耀忠通殺無得輸

廣告

今屆立法會甫開鑼便發生了選主席的風波,大家關注的是泛民應否放棄當主席而拱手相讓建制派,梁耀忠受盡泛民本土千夫所指。

梁耀忠的黨友為他解釋這只是失誤,不是背叛,我的看法是這是精準的政治計算,並不是甚麼失誤。今屆立法會選舉,老議員被清算,有些光榮退休交棒給後輩上神檯,其餘還想抓緊政治生涯尾巴的都輸得很難看。梁耀忠的位置跟其他泛民不同,這很可能是他最後一屆,況且他已經63歲,所以他根本沒有也不需要抗爭意志,因為最後一屆無仇報。

他的進退失據,是為了剛剛好站在一個指定位置,他一方面賴秘書處,轉個頭又話自己語氣重,其實就是為了站在正中間,到有一些十分具爭議性的議案,例如二十三條、政改等,他就可以站在那個位置向泛民支持者喊話,解釋做法,讓比較多市民接受,並做可以左右大局的關鍵投票人。這樣的潛在回報可能十分鉅大,比起其他人離開政壇的途徑,如劉千石、鄭家富、何秀蘭、馮檢基等,有機會在歷史留名,還真的比較光榮。

這並不等於其他人就沒有這個誘因。問題是有些 deal去到最後不知道是否可以埋單,或者傾得成,有這樣的手影被人捉到,以前當選民還很愚昧時,還能暪騙過去;現在選民金晴火眼,只要有這個嫌疑下屆再參選可能會有障礙,到時deal傾不成,又失去議席就慘了。越無連任意志接近政治生涯尾聲的人,這個誘因越明顯。我並不是說這些事一定會發生,根據理性分析和計算,若政治家的目的只是利益,這個抉擇再明顯不過。

可以做得更好的是,既然泛民建制共識是拖延一下,待國籍問題得到確認,才選出新主席,那就裝模作樣拖延一下,還能獲得些微掌聲,不是更好嗎?不過,人家都不選了,所以面具也不用帶了。

奇怪的是,其他泛民仍為他護駕,反正泛民都慣了大局為重,含淚做事。我的文章《跟獨裁政府玩遊戲》已講明,反對派的最大目標是靠著寸土必爭來爭取最多資源藉以最後改變制度,泛民的思想跟不上這個步伐,完全無打算動搖遊戲規則,是沒有做好反對派的任務。

有評論者反駁,即使嘗試了,官方機器都在保皇黨那邊,到頭來也不會承認泛民當主席。問題是反對派即使只有些微勝算,也要去試去做,不能有一分鬆懈,否則連少許機會都沒有,領土也只會被日漸蠶食。而且根據議事規則,泛民做主席又實在沒有錯,因為保皇派的國籍問題未解決,到時政府要推翻,樣衰的是政府,大家還能因此聚焦民意,掀動一下反對力量,突顯獨裁政權的醜陋。有機會不用,就輪到被泛民支持者清算,雖然也不會再選了。

有人說何秀蘭=梁耀忠,成王敗寇,根本無得比,以所站的位置,梁耀忠絕對是偉大政治家。三個字,無得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