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龍尾灘司法覆核再上訴程序未完 強烈反對地政逼遷龍尾同信士多

龍尾灘司法覆核再上訴程序未完 強烈反對地政逼遷龍尾同信士多
廣告

廣告

龍尾灘司法覆核再上訴程序未完
強烈反對地政逼遷龍尾同信士多
擬偷步復工建人工泳灘
守護龍尾大聯盟及多名立法會議員聲援
反對到底 不遷不拆

「守護龍尾大聯盟」成員何來,就大埔龍尾興建人工泳灘工程所提出的司法覆核上訴案件,於本年3月被上訴庭駁回。何來決定再申請法律援助就判決當中的法律觀點再提出上訴。對於法援署否決其申請,律師團隊已就法援署的決定提出上訴,現排期至26/11於高等法院進行審理。司法程序未完結,政府卻偷步收地擬復工,受影響的龍尾同信士多負責人黃軒鯉收到11月8日要交回土地的通知,對此強烈反對,堅決不遷不拆。守護龍尾大聯盟及多名立法會議員予以聲援。

一直反對興建龍尾人工泳灘,不肯收取政府收地賠償,守護龍尾大聯盟成員之一的龍尾同信士多負責人黃軒鯉,於7/10收到地政總署通知,要求於8/11交回土地,並於13/10再收到信件,指其若於限期前不停止不合法佔用有關土地,有關未批租土地的財產,會被政府接管及移走,並須支付所有搬遷費用。倘被定罪,首次定罪的最高罰款額為50萬元及監禁6個月。此舉無疑是霸王硬上弓,無視司法程序仍在進行中的事實,企圖偷步為興建人工泳灘復工。黃軒鯉表示,數年來已多次去信政府反對建灘及收地,他亦一直交足物業稅、差餉、地租等,並預繳至明年七月。他是當地原居民,合法擁有相關土地業權,並非不合法佔用土地。他會盡一切可行方法,守護龍尾、守住士多、不遷不拆。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以及守護龍尾大聯盟的成員,到龍尾同信士多聲援,指出建人工泳灘的種種不合理、不公義之處。朱凱廸指出,龍尾灘水質一直不佳,建灘後夏天泳季會有一半日子不宜游泳,項目只是附近土地擁有人得益,反而同信士多黃軒鯉是他所見第一個關心環境的地主。新界東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林卓廷、梁國雄、張超雄亦拍攝短片,表達反對興建龍尾人工泳灘的立場。

守護龍尾大聯盟發言人黃志俊指出,由2012年開始的過去5個個暑假,海尾海岸教育中心都透過實地導賞活動,讓公眾認識龍尾泥灘的生物多樣性,珍惜我們的珍貴自然資源,期間,共有近1500名參加者到訪龍尾,每次公布活動開始報名,名額很快便爆滿,反映香港極需要這些環境教育活動。同時,為教育及勸籲遊人善待海岸生物,龍尾生態守護隊自2013年成立以來,近100人次於暑期到龍尾灘進行公眾教育及清理灘上垃圾,竭力守護龍尾。龍尾生態調查隊亦持續進行生態調查,發現海馬、魔鬼魚等魚類、海星、海膽、海參、貝類、水母、海葵、海牛、海兔、蝦、蟹、雀鳥等等逾300種海岸生物,大量海洋生物以龍尾為棲息地、繁殖場,生態價值不容貶低。

何來於2013年8月9日獲法律援助,得到8月9日至12日的有關訴訟費資助,提出司法覆核,要求環保署署長及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取消或暫時吊銷為龍尾泳灘工程批出的環境許可證。高等法院法官於同年8月12日在原訟庭上聽取雙方理據後,何來的代表律師於10月30日收到法院的受理申請判決。高等法院法官於2014年2月18日,審理何來提出的龍尾司法覆核案件,並於8月12日駁回何來的申請。何來其後向法律援助署申請法律援助進行上訴獲批。上訴聆訊於本年2月23日進行。上訴庭於本年3月4日頒下書面裁決駁回何來的上訴。何來再申請法援提出上訴,不獲法援署批准,何來的律師團隊已就法援署的決定提出上訴,現排期至26/11於高等法院進行審理。

何來表示,政府一直沒有建泳灘有力公眾需求及理據,反而18年前的區域市政局文件反映出政府亦認為該處不宜建灘,有沙灘面積、海沙流失、損害生態、停車場選址及管理,以及造價高昂等問題。而守護龍尾大聯盟曾透過港大科學民意調查,有七成被訪新界東居民及全港市民要求龍民人工泳灘計劃重新諮詢,六成要求龍尾保持原貎。

守護龍尾大聯盟敦促政府,在所有司法程序未結束之前,不應妄顧復工建人工泳灘將帶來不可逆轉的生態環境破壞,一意孤行偷步復工,並強遷同信士多。大聯盟將去信政府,查詢工程的預算會否有任何變動,是否需要重新招標,或需向立法會追加撥款。基於是項工程在社會上有極大爭議,追加撥款未必成功,倘政府未能確保有充足撥款,而貿然動工,日後將可能面對一個爛尾灘的爛攤子,請政府三思。

守護龍尾大聯盟
2016年10月16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