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比

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喜歡人,喜歡小動物,喜歡大自然。 網誌

政經

宣誓風波計清楚成本未?從政的道德底線以及權謀運用的考驗

宣誓風波計清楚成本未?從政的道德底線以及權謀運用的考驗
廣告

廣告

今天筆者坐車時聽到范徐麗泰在電台的言論(註1),言詞間指責梁游兩人的言論傷害人民的感情,又指港獨影響香港安定繁榮,會影響民生云云、如此類推。其實平心而論,這些講法都是大義凜然,好像很有仁愛的樣子,為了天下蒼生的感情著想,也為了香港萬民的福祉為依歸。辜勿論此人是真的心懷仁愛,澤心仁厚,還是反對港獨背後的原因其實是港獨將會影響此人的個人利益;最大的問題是此人忽略了社會的公義,忽略了共產黨背後是一個不講公義的政權,此人就算真的是心懷仁愛(筆者不敢說她有或無,保持中立觀望的態度),但作為一個心裏有公義的人,是很難去順服這個政權,更不用說向這個政權獻媚或投誠。

而梁游兩人背後的目的,筆者不敢故亂猜測,假設他們兩人的目的是真的要香港獨立(他們無論在競選時或當選後好像沒有很明確的說過他們要香港獨立,反觀他們的政網是要自決的(註2),而自決的內容是可以把一国一制放入自決的選項,這是筆者親耳在他們選舉街站的叫咪聲中聽到很多很多次的言論 - 有關「自決」的提案,筆者是抱有極大的戒心的,詳見(註3),他們提倡五年後自決,和前文的十年自決有少許不同,但都是小二的數學,讀者自己計數啦),於是乎他們走上抗爭的道路,而抗爭的目的就是「掌握自己的未來」、帶領「認同香港價值觀、願意加入成為社群一份子、以香港利益為依歸、有守護香港的意願,並具有香港主體意識的人」去「進行前途自決」。假設「香港價值觀」裏面,「公義」也是價值觀之一的話,梁游兩人可能是為了「公義」的緣故,去抗衡整個港共以及中共政權。然而,在今次的宣誓事件裏面,無論兩位是有心或是無意,用「支那」、「Re-xxxxing」作誓詞,即使以他們所述的是「只針對政權」,但客觀的情況,是已經對所有自己對號入座的人們做成了辱罵的效果。如果兩位以及其相關組織及支持者認為Hong Kong is NOT China,中国對他們來說只是鄰国,為甚麼要使用這些造成一個使別国人民憤恨的手段呢?政治抗爭,講的除了是道德的底線以外,權謀的運用更加是一個重要的考慮,如此的抗爭手段,是否真的可以幫助他們達到他們可能希望的「香港獨立」呢?筆者政治不太懂,看倌自行分析。

一個有道德底線的從政者除了講公義之外,如果有仁愛之心的話,最起碼也是不會胡亂侮辱群眾的;而挑起仇恨,更加只是政治技倆,共產黨就是以階級鬥爭為樂,挑動人民彼此仇恨作為其管治手段。

普羅香港市民,如果對政治或公義有少許留意,正常都會對中国政權以及其人民感到不滿,在網上世界的言論挑動以及日常生活受到中国人的搶奪壓迫下,有些人甚至是對中国以至中国人都心懷怨恨,甚至是仇恨。有些人會認為不打他們已經是很俾面他們了,還說要「仁愛」?! 筆者不是要讀者成為聖人,而是最起碼,要放低對別国的仇恨,因為當有一天,香港的人不再仇恨該国了,不但不仇恨,更加是莫視他們,抱著「中国與我無關,幫不幫他們是出自我的仁愛」的態度,這樣可能他們反而會真的害怕我們,要過來和我們談判。記得嗎?共產黨是要用仇恨來操控人心的,如果你不受仇恨操控了,他們可以拿你怎麼辦?

「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如果讀者未去到「兼善天下」的層次,不仿先「獨善其身」?不能「仁愛」待人,何不先「放下仇恨」?「放下仇恨」,是對付共產黨的第一道板斧,在香港本位的立場來說,是可以令共產黨恐懼的。這個概念,不是筆者所創的,是大家放棄了的智者教曉筆者的。

至於仁愛與否,讀者自行抉擇。如果讀者認同華夏儒家墨家的仁愛兼愛理念,可以多多思想實踐;如果讀者是佛門中人,大可獨善其身,戒七情六慾,放下仇恨;如果讀者自己是神,則可思想權謀道德;而筆者就只有一個選項,就是實踐耶穌的仁愛和公義的教導。仁愛和公義,是筆者認為從政者的道德底線,兩者缺一不可,二者缺一,就會變成了范婦人或者挑動仇恨的政客或政權。

人的一生未到終結,所有決定,閣下都有選擇的自由,只是後果閣下自負。仁愛?仇恨?莫視?人是要為自己所作的一切負責任的,「無成本,又可以玩野,點解唔做?」,有沒有成本,是看你計算得清楚沒有?

註1:【誓詞風波】梁游赴台講本土 范太斥傷口灑鹽 批港獨令港危險:干擾經濟增長

註2:青年新政Facebook 【香港民族 前途自決】選舉聯盟聲明

註3:雨傘運動,是香港人的大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