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Pang

想做一個正常的讀者,謹此而已 網誌

國際

談論港獨前,所必要考慮的國際關係

談論港獨前,所必要考慮的國際關係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黃之鋒會被泰國拒絕入境並扣留逾十小時,相信對於慣常往該地旅遊的港人來說是意料之外的事。縱然年前紅衫軍與黃衫軍之爭讓世人知道泰國的民主政制並不穩定,卻鮮有將中泰兩國在政治壓迫上聯繫起來的念頭。

民運人士被沒收回鄉証並被禁止踏足內地之事,由八九民運起便已是如此,即使新聞再對此報導也是見慣不怪的事情。而澳門政府在李克強訪澳期間的表現,甚至被喻為是北韓的翻版。由梁國雄一行人未到入境櫃枱就已舉起橫額、大喊口號的行為來看,根本沒有人會相信澳門海關會讓香港這批較為激進的民主派人士入境。但因對抗北京的政治行動而被其他國家入境之事,相信這的確是頭一趟。

或者,我們的確是輕視了中國今天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在大國崛起的今天,不單是香港的股票金融界要依靠紅色資本生存,而是每個和其有貿易往來的國家都需要給予其幾分尊重。當中,東南亞諸國縱然經常與中國在邊界問題上有幾分爭拗,卻不值得因其他小事而得罪中國。畢竟,雖然無論泰國菲律賓新加坡及印尼都有一人一票選舉,卻無一值得被稱為一民主國家,自由與人權這些概念,對這些政府而言都是可以在利益面前被犧牲的,更可況現在所說的是別國公民的人權。

事實上,既然政府的特徵是其擁有惟一合法使用暴力的權力,而在其之上已沒有更高的主權存在,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其實和原始部落之間的爭鬥並無大區別(1)。今天有大半部份的地球處於相對和平的世界,只因和平比戰爭帶來的利益更大,與其在沒有十足把握下妄起戰戈,不如維持國際間的貿易更為有利。既然利益在國家的考慮層面上是如此重要,就難怪一眾西方的成熟民主國家也只能在處理國內事務時尊重自由與人權,當目標不是敝國公民之時則可無所不用其極。到最後,全世界還是沒有一個國家會將別國公民的人權置於本國利益之上,只有當一國公民將自身與他國公民的權利視為同等重要,該國的選舉制度才能將如此的觀點顯示出來。可惜,這種地球村的想法是離我們如此的遙遠。

將美國或英國視之為可以倚賴的對象的問題正在於此,除非出現第三次世界大戰,否則香港根本不會突然得到一個特殊的戰略地位。即便如此,又有幾多香港人願意拋頭顱灑熱血去追求香港獨立?反而,如何與東南亞各國建立各種緊密的商業與民間關係,以讓它們在與中國互動時不得不考慮香港的反應,可能才是更務實的做法。

1. 英國法官 William Blackstone 在十八世紀時已將所謂 law of nations 定義為無法被任何一方規定,而只跟隨自然律則,或是雙方同意且皆"願意執行"的條約的一種關係。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