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上錯賊船

上錯賊船
廣告

廣告

真替梁君彥可憐,受英國殖民者保護的香港生意佬,繼續做一個零票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繼續把英國護照當作出入自如的旅行證件,本來可以悶聲發大財,無驚無險做到終老。但偏偏就在這個風雨飄搖的時候,政治野心荷爾蒙分泌過剩,在一片爭議聲中坐上了立法會主席的位置,落得個豬八戒照鏡,裏外不是人的下場。

梁君彥放棄擁有近廿年的居英權英國護照,被迫離開大英帝國庇蔭懷抱,犧牲已經算夠大了。難捨難離,機關算盡,到選舉主席的最後一刻,才拿到那脫籍證明的正本,搞到倒瀉籮蟹,極度難看。來得及出示脫籍證明,卻被人懷疑有否造假,還給鬧到英國朝野,丟人現眼,揚名海外,寫入香港立法史冊。

脫籍風波手尾未完,宣誓風暴驟然又起。以「支那」和粗口宣誓的青政兩位議員,梁君彥宣布可以take 2再來,建制激烈反彈。如果青政梁游是辱華第一號匪首,梁君彥就成為第二號罪魁。

梁振英入稟司法覆核阻截梁游宣誓,可謂史無前例。法官拒絕頒布臨時禁制令,建制寄予厚望梁君彥「識做」拒絕梁游宣誓。但不知梁君彥是扯貓尾或是不聽話,堅持議事規則,宣誓先行。建制議員集體離場造成流會,變相執行梁游宣誓的禁制令。

左報頭版引述網民辱罵梁君彥廢柴,評論更毫不客氣指梁君彥由強勢變弱雞,炮彈如雨下,這位本來中聯辦屬意的立法會主席,馬上成為建制的眾矢之的,儼然有除之而後快之勢。

建制派故意流會,浪費午餐肉更自打嘴巴,也是七傷拳,傷自己更甚於傷別人,一而再再而三,這樣下去肯定惹起民意反彈。建制派於是集體逼宮,去信要求梁君彥行使主席的權力,調動議程,凍結會議規則,斬斷梁游宣誓之路,令立法會可以重新開議。

梁君彥憑哪章哪節的會議規則可以行使這樣的權力?建制議員沒有拿出具體答案,只是叫主席自己諗掂佢。最可怕的是,更放出聲氣:這樣做會面對什麼後果,最後會否給人告上法庭要自我犧牲,在「民族大義」面前,只是小事一樁,可以取代梁君彥做主席的,建制派多的是。

事到如今,梁君彥有否後悔上錯賊船!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