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80後的咸碟回憶物語

80後的咸碟回憶物語
廣告

廣告

相信買咸碟、老翻,都係80後集體回憶,礙於社會道理規範,都小人詳述。於FB見人sharey此圖,就以口語入文,略述小弟之咸碟回憶。

我曾經都有一大袋咸碟,吊係一個極隱密地方,無可能有人搵得到。(唔好問,答咗就無得再收埋)。好記得夠18歲無耐,就去荃灣力生買咸碟,同朋友們除咗一齊買老翻GAME,買完後通常都會打個眼色,有默契行去死角位去咸碟鋪,當睇鋪阿叔見你班死靚仔揀咁耐阻住做生意,就會係分門別類得井井有條嘅碟海中,閒熟咁抽出幾隻碟介紹: 「呢隻新翻嘅!」「呢條女正呀,多人買」,大家通常都會醒水,乖乖比錢,當然D封面都係呃鳩人多,所以買咸碟感覺同抽NBA球星卡感覺有D似,封面印住Jordan、KG、Jason Kidd等好波球星,但大部份抽中都係2打6白卡。而四仔直到打開封套,開埋套片先知係乜內容來。

係眾多不同咸碟客人中,未見過穿著制服,入裝修較好嘅三仔鋪幫趁印象都比較斯文、似中產,而且店面都貼滿AV海報,打正旗號做生意。而四仔鋪就裝修簡陋、開鋪時間好唔定時,如果有壞換碟,態度都比較差,可能因為賣四仔風險比三仔高,從雜誌報導得知,仲偶有OL幫襯。

隨著年齡漸大,咸碟價錢竟然隨著下降。由高鋒時$100兩隻、$100三隻,到後期$20隻,當海關掃蕩得密,價錢就會回升短時間,但總會回落。如果樓價同咸碟一樣穩步下跌,我相信香港人會開心好多。到二千年中,寬頻開始平同普及,咸碟鋪都日漸式微。以前信和咸碟鋪數量不會比你樓下7-11小,到而加只得返幾間。

隨咗鋪租貴之外,其實咸碟業就正正受到互聯網發達直接沖擊。唔知有無研究有幾多從業員失業,而咸碟業工友,有無搵過工聯會求助?

氣弱柔絲嘅沙啞聲音:「四樓有四級貨」 挑皮又鬼馬嘅麻甩佬雄壯聲:「男嘅夠拚、女嘅夠索」 仲有「大個仔睇四仔」、「全部無格、唔係橫珠格格」,一直都深印腦海。

所以變個話香港人無創意? 以上精句,肯定比乜野「迎難而上」、「辦法總比困難多」等政府宣傳口號入屋。

不出幾年,Download返來嘅咸片數目,已經好快超過一隻隻唔多對封面嘅DVD。非正式社會研究,未成年嘅學生,所認知嘅性交招式、技巧等,已經比父母超出好幾班。未變聲擔支煙嘅小學雞,拖住比自己高半個頭穿校服女友,亦越來越常見。而操流利粗口年齡,亦顯著下降,真希望有香港社會學家會做下有關研究。

講咁多,袋咸碟呢?今日間房已經連一隻有封面嘅咸碟都無。當年我用繩將一袋袋咸碟吊係床頭書櫃與牆之間嘅罅隙,要拎D碟出來,就必先將上面一棟棟嘅足球小將、星矢漫畫搬開,先會見到繩頭將咸碟抽出。而十年前,我已經慢慢將所有咸碟分晒比D 朋友。而加上朋友屋企,只會帶埋個外置harddisk。

以上嘅體會同回憶,就係被呢張相勾起。掉咸帶嘅老前輩,其實可以夜晚9點後試下去鴨記擺地攤,身體力行左翼提倡嘅「自由定價」,呢幾餅咸帶目測都保養得幾好,遇o岩同好,仲可以廣交朋友,岩傾又有誠意嘅,平平地送晒比「知陰人」,好過將美人們送去推填區不見天日。如果有日由我主理民間墟市,我一定會鼓勵伯伯們都擺地攤,讓集體回憶繼續係香港本土流傳,係2047後,仲有人為研究香港性史而睇咸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