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是時候醒過來了

是時候醒過來了
廣告

廣告

香港人是心淡了嗎?熱血公民的陳柏洋因為拒捕和用膠樽「襲警」,被法庭重判入獄9個月,還不准保釋等候上訴,需要即時收押;黄之鋒往泰國演講,名正言順的受到泰國大學的邀請,卻被泰國政府拒絕入境,原因是「中國政府」,更被一度無理扣留。到最近,黃毓民被判襲擊罪名成立,判囚兩星期。香港不同陣營的社運前線分子相繼被政權留難,但香港人似乎置若罔聞,不予理會或關心。香港人,在大選過後,是否再次變回冷漠、甘心認命的以前那種的香港人?

香港人每逢在選舉時,都十分關注各方面的政治消息。甚麼政治人物作出了甚麼樣的政府主張、提出甚麼類型的政策、甚至有甚麼的糗事,香港人都可以跟得十分之貼近。可是,一到選舉過後,香港人全部變回了以前的模樣,冷漠、對身邊的事情毫不關心,只顧着每天工作賺錢。香港人,在選舉過後,好像是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重新回到他們的「港豬」式生活,重投政治冷感的懷抱。

香港人,曾經全情投身於社會運動中。雨傘革命79天,香港人全心全意的參與其中,浩浩蕩蕩的數十萬人霸佔街道,爭取自主自決,爭取所謂的「真普選」(實際是真自治)。79天後,香港人雖然從街道撤離,社運心仍然未有冷下來,依然的各施各法去延續抗爭,投入社運,為自決抗爭。然而,規模比起雨傘革命細很多,人數亦愈來愈少。

可是,為何香港人在今次的政治熱潮那麼快便完結?在9月的選舉完結後,香港人便立即變回以前的「港豬」,彷彿香港從來都沒有搞過任何選舉似的。香港人,是否善忘至此?當有選舉代理人被選舉主任粗暴對待,被阻止行使監票的權力,卻沒有香港人理會這件事情,依舊每天當港奴。到最近,當有議員的宣誓被指無效,被禁止再次宣誓,無理剝奪議員的權利,都沒有真正的香港人關心,只有陣陣敵對陣營的指罵。香港人,彷彿是生活在平行的時空中,不問世事。

香港人,是一種奇異的民族。在重要的時刻,香港人便會突然醒覺,變得主動關心社區。可是,在平常的日子,他們會變得充耳不聞,「我討厭政治」,毫不關心社會最新動態。香港人,就是這種神奇萬分的物種,令人嘖嘖稱奇,也令搞政治和社會運動的人頭痛萬分。從政的人,最需要的是知名度,需要市民記得他們的政治主張和政績;搞社運的更需要社會的關注,才能夠匯聚到社會的群眾力量,動員群聚搞大型社運,向政府施壓。他們的工作,從來都不可能在一時三刻就能夠達到成果,需要長時間的跟進、談判和壓迫才可以完成。可是,在香港人的即食麵心態和政治潔癖下,只要不能在短時間內爭取到成果,香港人便會拒絕理會。在這情況下,從政者和社運人士根本難以宣揚到理念和成績。所以,香港的政治格局數十年來都一成不變。

香港人對政治的熱情,只可以維持很短的時間。香港人,究竟要怎樣才能夠激起他們對政治的熱情?香港人,在經歷了數次的大型社運失敗後,是否已經氣餒,對香港的政制死心?他們是否相信香港人不能夠改變社會現狀,所以決定逃避現實的殘酷,走到理想的「港豬世界」中過天堂的生活?香港的有心人們,究竟要用甚麼的方法,才能夠吸引到香港市民重新回到地面,再次投入社會運動當中?

要徹底的去改變香港人的政治冷感,絕不會是一時三刻就能夠成功。香港人的政治冷感,傳承了好幾十年。香港人在港英時代,就已在社會的氛圍下,被教育成不關心政治,只懂得掙錢和追逐名利的機器。香港人,習慣了不問世事,不是那麼容易的去改變。要跳出舒適區,從來都是很難。可是,終究要有人去為香港作出改變,才能夠帶來希望。

如何改變香港?除了早前反覆掛在嘴邊的「深耕細作」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香港人,大部份都不願意去閱讀每天的新聞,不願意去了解每日社會的發展和所發生的事情。要令到他們重新去關注社會,最有效的方法不離開製造一些爆炸性的議題,吸引香港人去追看。香港人喜歡追劇,當有爆炸性的新聞時,他們便會去追,追貼事態的發展。他們在追貼事態的發展,就可以令到他們明白更多背後的社會動態,不同的政治立場。在此時,只要能夠引導他們去了解對他們的影響時,就能夠喚醒他們當初的政治熱情。青年新政兩位議員以宣誓就任立法會議員的這個機會,公開表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利用所有大氣電波和傳媒將自己的政治理念,以戲劇的方法宣揚開去,製造議題,吸引目光和討論。他們不顧自己的議席,將組織的前途押上,就是為了喚醒香港人對政情、對前途的關注。

香港人,絕不是鐵板一塊。只要有足夠的聲音,香港人便會醒過來。從雨傘革命到立會一戰,香港人都是在適當的關頭,就會睜開雙眼。今次,香港人也要醒過來。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