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駁鄭經翰—隻眼開隻眼閉的邏輯謬誤

駁鄭經翰—隻眼開隻眼閉的邏輯謬誤
廣告

廣告

晚輩傾閱鄭經翰先生於上週五信報撰寫的「立法會亂象紛呈群醜亂舞」。本來,鄭經翰身為「十點前特首」,被大部份人所推崇,被視為香港的「敢言之士」,然而鄭先生於本篇的立論,晚輩卻極有疑惑。

首先,鄭先生在文中,以梁天琦簽署確認書為例子,作類比論證,認為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應忍辱負重,立即道歉,以杜絕建制派的刁難。然而,晚輩對此甚感疑惑。

確認書本身乃香港政府用於強行禠奪候選人的不法手段,梁天琦為參選而簽署確認書,但最後仍然遭選舉主任以「不擁護基本法」禠奪參選資格。同樣地,就算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道歉,很大可能仍會遭建制派繼續刁難。建制派甚至會得寸進尺,要求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辭職。另一方面,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在宣誓中改誓詞,是他們的言論自由。而在二零一二年,在宣誓中以咳聲代替部份字詞的黃毓民,亦獲准再度宣誓。

晚輩不明白,鄭先生為甚麽沒有在文中提及梁天琦簽確認書之後的待遇,又為甚麽沒有類比論證梁天琦之後所受的待遇。鄭先生的立論,晚輩甚為質疑。

再者,鄭先生認為,梁振英可以透過宣誓事件漁人得利,得到機會向習近平邀功,並呼籲民主派抽身而退。鄭先生更建議民主派譴責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以進入議政,徹查梁振英「橫州事件」和「UGL事件」。鄭先生更讚揚民主黨拒絕護送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進入議事廳,認為他們避過了梁振英的「詭計陷阱」,且沒有被「別人」(晚輩猜測鄭先生是指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牽着鼻子走。

首先,晚輩不認為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的言行,對梁振英的連任有利。特首下任人選的決定權從來在習近平手上,相信這點無容置疑,而梁振英素與張曉明熟絡,而張曉明和梁振英被親軍方傳媒成報連日譴責,已經是連任的一大障礙。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的宣誓事件,其實只是小事一樁,梁振英想通過打壓兩名議員就任以取得中央信任,很大機會無法成功。

就算梁振英確實想通過打壓兩名議員就任以取得中央信任,民主派也不能參與譴責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馬丁‧尼莫拉曾說過:

當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站出來說話
——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要追殺我
再也沒有人為我說話了

民主派若聽從鄭先生的意見參與譴責,正是推波助瀾,默許建制派以及梁振英政府行政干預立法、破壞三權分立的行為。若民主派參與譴責,梁振英必定會以其他藉口,控告其他議員,令他們無法進行議會工作。

鄭先生更認為,民主派聲援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是被兩位議員牽着鼻子走,忘掉自己入立法會的目的。恕晚輩直言,入立法會的基本目的,是要伸張公義、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然後才是跟進其他現有不公義的事。梁振英控告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本身違反香港「三權分立」的核心價值,民主派不論於策略上和道義上,均有責任維護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的再宣誓權利。民主黨拒絕護送的行為,實有違政治論理。

最後,鄭先生在文未竟以「不幸落敗的范國威」形容范國威的敗選。恕晚輩直言,閣下正是范國威落選的一大原因,皆因閣下支持鄭家富。鄭家富出爾反爾,本來不打算參選,卻於七月宣佈參選。他的參選受到不少評論員如劉世良先生以及游清源先生所譴責,認為他的行為無恥,是「鎅票」行為。而鄭家富竟然在宣舉日中,懷疑要求其前議員助理,現任沙田區議員、新民主同盟成員丘文俊以及丘文俊兩名徒弟沙田區議員趙柱幫和沙田區議員陳兆陽助選,事後更將責任推至三名區議員,說是三名區議員主動幫忙他助選,與他無關。丘文俊、趙柱幫以及陳兆陽圴為新民主同盟成員,責任上應為范國威拉票,做好其地區樁腳的責任。鄭家富曾聲言「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理應拒絕三名區議員的所謂「義助」,然而鄭家富竟大肆接受三名新民主同盟區議員的援助,「鎅票」的目的昭然若揭。

可是閣下不但沒有及時撤回對鄭家富的支持,反而無視其害死范國威的劣行,更於數週前於信報撰文為鄭家富護短。新界東的選舉,建制派容海恩得三萬六千票、民主派梁國雄得三萬五千票奪得最後一席、中間派方國珊奪得三萬四千票、而范國威得三萬票。鄭家富只有一萬九千票,明顯無法當選。若他退選,必有若一千票流至梁國雄,其餘票數更會歸於范國威,造就民主派於新東奪取七席的神話。

若閣下對劉世良先生與游清源先生的「除褲行動」作附議,譴責鄭家富,相信一部份的新界東選民不會投鄭家富,保住范國威。閣下竟說「不幸落敗的范國威」,是不分是非、貓哭老鼠的行為,比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更值得全港支持民主的市民譴責,況且梁頌恆議員以及游蕙禎議員並沒有做錯。

晚輩對鄭先生的取態十分失望,僅望鄭先生能夠懸崖勒馬、導正自身的思想,不要成為時代的眼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