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立法會宣誓啟示錄之一

立法會宣誓啟示錄之一
廣告

廣告

10月12日,新一屆立法會首次會議,舉行議員就職宣誓儀式和主席選舉。宣誓儀式淪為政治舞台,青年新政議員游蕙禎及梁頌恆宣誓時,將「China」的發音讀成「支那」,游蕙禎又將「Republic」讀成粗口,兩人更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披肩宣揚港獨。

本土自決派新丁及「傳統民主派」都曾預告,會按「慣例」宣誓時加料。儘管負責監誓的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亦事先張楊,開會前向議員發信,表明若不按法律規定宣誓,不能參與會議或表決。但議員似乎有恃無恐,宣誓加料仍是百花齊放「各自各精彩」,監誓是是但但的秘書長陳維安,最終仍「裁定」姚松炎及梁頌恆和游蕙禎未完成宣誓,不能夠參加立法會會議,包括選舉主席,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立法會秘書監誓向來寬容無界,前主席曾鈺成更違反制度,容許黃毓民議員再次宣誓,議員視可宣誓二次為法定程序,首次宣誓先至會去到盡玩大佢。梁君彥當選立法會主席後,立即蕭規曹隨,表示在下次大會讓三名議員再進行宣誓。沒有最爛只有更爛,立法會成為超級爛攤子,曾鈺成負有最主要責任。

《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規定,立法會議員須於其任期開始後盡快作出立法會誓言,該項誓言─
(a)如在緊接立法會全體議員普通選舉後的立法會會期首次會議上而又於選舉立法會主席之前作出,須由立法會秘書監誓;
(b) 如在立法會任何其他會議上作出,則須由立法會主席或任何代其行事的議員監誓。

《宣誓條例》第19條訂明議員依法宣誓的機制:(a)項訂明在立法會會期首次會議作出;(b)項訂明可在立法會任何其他會議上作出。第19條是賦予議員兩次宣誓機會,而不是規定議員可宣誓兩次

立法會主席須由議員選舉產生,法例規定議員未依法宣誓,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因此,第19條(a)項訂明立法會會期的首次會議,議員宣誓須先於選舉主席作出。首次會議是議員正式宣誓的平台,規定由立法會秘書監誓。

如未能列席首次會議宣誓,19條(b)賦予議員一次補誓機會,訂明「可在立法會任何其他會議」上作出,規定須由立法會主席或代主席行事的議員監誓。「可在立法會任何其他會議」上宣誓,條例已隱含規定,未能在首次會議宣誓,議員須主動向立法會提出補誓要求。

立法會秘書及主席和代主席行事的議員都是由《宣誓條例》第19條賦予監誓權力,監誓不屬於立法會職權清晰明確。三人的監誓權彼此不存在從屬關係,主席的監誓權並無否決權,無權否決秘書長監誓的裁定,第19條是阿媽係女人的規定,不存在灰色地帶。

《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規定,如任何人獲妥為邀請作出本部規定其須作出的某項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
(a) 該人若已就任,則必須離任,及
(b) 該人若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

第21條(b) 項的規定不適用於立法會宣誓。議員開始宣誓讀出誓言,已是法例「獲妥為邀請」的規定,議員已是正式宣誓。監誓人表示無權為姚松炎及梁頌恆和遊蕙禎監誓,陳維安是賣弄「語言藝術」,潛台詞是認定三人玩嘢而不是按法例要求宣誓,「無權為三人監誓」是宣布放棄監誓唔同你玩。

陳維安的文藝表演,並無裁定三人「拒絕作出宣誓」,而是宣布三人根據《議事規則》第一條,不能夠參加立法會會議,包括主席選舉。議員可宣誓二次是立法會共識,陳維安不對宣誓作出裁決,留番畀主席監誓的意向十分明確,與事先張楊在開會前向議員發信之目的一致。

就職宣誓是莊重儀式,應嚴肅準確地宣讀誓言。監誓人如認定議員不按法例規定宣誓,理應裁定宣誓無效,並須正式向議員宣示裁決:「議員你沒有依照法定誓言宣誓,現裁定你的宣誓無效,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拒絕作出誓言的後果,將會取消你的議員資格。」監誓人亦必須聲明,議員如不服裁決,有權提出司法訴訟。

美國總統奧巴馬也曾在就職宣誓中讀錯字的順序,需要重新宣讀。監誓人如不確認宣誓,理應明確指出錯漏,不應「生命冇take two壹take攞你命」,議員有三次機會讀出誓言,或許是恰當的處置。

10月18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推翻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的裁定,宣布首次會議的宣誓,姚松炎、黃定光、梁頌恆、游蕙禎及劉小麗宣誓無效,明日需要重新宣誓。 同日傍晚,律政司向法院申請緊急聆訊,就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容許議員重新宣誓的決定申請司法覆核

代表政府的大律師莫樹聯認為,游梁二人是「拒絕作出誓言」,違反了《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故法律上已被取消就任資格,法庭不應貿然改變此「現況」。

法官區慶祥指真正的「現況」,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已批准游梁再次宣誓;現時他們未被取消議員資格,若頒下臨時禁制令或會造成難以補救的影響,故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而司法覆核有強烈理據決定受理。

一種可能是未來的「現況」,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敗訴,姚松炎及梁頌恆和游蕙禎重新宣誓無效。無資格就職參與立法會會議,曾非法參與表決的議案必被司法覆核,區慶祥法官考慮似乎未夠全面。

另一真實的「現況」,議員如被裁定「拒絕或忽略」作出宣誓,《議事規則》第1條只規定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不等於法律上已被取消議員資格。憲報公告,第六屆立法會的任期由2016年10月1日開始,同日全體當選人已就任為議員。議員已經就任,就職宣誓被裁定無效,宣告其喪失議員資格,基本法規定為立法會事務,第七十九條第二項訂明屬立法會主席職權。

監誓人陳維安未有裁定姚松炎及梁頌恆和遊蕙禎三人宣誓無效,只依據夏正民法官的「香港法律」辦事,表示無權力為梁游監誓是無可爭辯的事實。梁振英及律政司可能已知司法覆核勝算不高,10月24日,代表政府的律師向法院提交修訂入稟狀,要求法院「士急馬行田」,裁定青年新政兩名議員拒絕宣誓並喪失議席。

《宣誓條例》第19條規定,立法會議員就職宣誓,由立法會秘書及主席和代主席行事的議員監誓。法理上,議員的誓言是否等同拒絕宣誓,只能夠由監誓人裁定,裁決出現爭議,法院只能判決監誓無效,無權裁定議員拒絕宣誓。律政司提交修訂入稟狀,是向梁頌恆和游蕙禎送大禮,律政司是向法院說明,監誓人陳維安未有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二人「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梁振英所託非人。

姚松炎及梁頌恆和游蕙禎三人同被裁定「未完成宣誓」,梁振英及律政司只針對梁頌恆及游蕙禎,明顯對人不對事,政治原因複雜而極度邪惡,梁振英同袁國強就算贏咗官司都會輸咗祖宗。

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回歸十九年來,踐踏法治最勇猛者就是中港法律界,宣誓風波又一次印證法律界「屁股決定腦袋」的醜惡。人類進化至目前階段,雖然壞人多於好人仍是普遍現象,但中港法律界點解特別邪惡特別多壞人?首席法官馬道立是行內人,能否為市民指點迷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