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關於《山林道》得獎

廣告
關於《山林道》得獎

廣告

上台領獎一刻,很想懶幽默說句「終於有項提名到最後是可以嬴出」!但礙於現場的氣氛似乎不對,台下觀眾應不明當中所指,我吞回句子。

我在音樂上從來沒甚「得獎命」。或許是作品總不大路、自己喜歡做怪怪的東西、或作品太敏感根本從未被 plugged,歌曲多沒有得獎的面相,所以當《山林道》得「最佳旋律」和「最佳歌曲」提名時,我也本著將空手而回的最懷打算出席頒獎晚宴。到宣佈「最佳旋律」真的歸我所有時,我真的「嘩」了出來;想不到自己的「曲」也真會有得獎的一天!及後得知「最佳歌詞」也歸此曲的 Wyman,到準備宣佈「最佳歌曲」時,心裡多少有數,故上台領獎時已比較平靜,發言時大概準確地說出預備好的道謝辭。

但要多謝的幕後功臣還有很多,包括結他的 Danny Leung、bass 的 Terry Chan、弦樂的 Richard Bamping, Kitty Cheung, Ethan Heath, 和 Miyaka Wilson、提供灌錄弦樂場地的 Edward Chan 的 Nova Studio、弦樂錄音師 King Kong、我的錄音師好拍檔黃慧儀和混音的宋嘉恆!

在台上多謝 MV 導演 Leecat,是因為此曲的 MV 教我感動,展現了不同的香港人如何在不同的「山林」開出自己的「道」;萬分感謝當中登場的嘉賓,有新藝城傘店傳人邱耀威先生、呂麗紅校長、攝影師馬丁、九十後歌手 Bonbon、區議員葉榮、旅行家薯伯伯、全仁中醫創辦人歐卓榮、紋身師 Jayers 和舞蹈家王廷琳(按出場序)。

不得不再次多謝的是 Wyman。猶記得他致電我討論此曲時,我正在上詠春課。按了接聽掣後,要走到武館外的後樓梯談,但後樓梯的回音極大,我只好壓下聲線「鬼祟」地講,故聽到 Y 那「將山林道變成『開山林變道路、過分開墾要回頭』」的意念時,感興奮雀躍但又不得過份顯露,相當尷尬。如 Y 覺得我當天的反應是怪怪的,希望他現在明白。

當然要多謝 Kay 和拍檔 Sammy,感激你們和我走了一段11年豐盛而刺激緊張、有意義又充滿挑戰的音樂之旅。以此曲的這些獎項作為此行的小結(或總結?),很完滿。

最後要感謝曾投選此曲的同業朋友和專業評審。在你們而言,這可能只是一次投票,但這結果卻對在 2016 年充滿沮喪、迷惘、憤慨和無力的我,是個重大的慰藉,真的救了我一命。多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