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做傀儡要做到底

做傀儡要做到底
廣告

廣告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押後青政兩位議員的宣誓,等待司法覆核的結果再行定奪,已沒有什麼懸念了。

當初梁君彥沒有否定青政梁游的議員資格,可以按照定下的議程重新宣誓,其實已經闖下「彌天大禍」。整兩星期,本地左報對梁游狂轟猛炸連番狙擊,親中商會同鄉會鋪天蓋地大賣媒體廣告,左派團體更揚言舉行萬人集會聲討辱華事件。此起彼落的密集行動,與其說,矛頭對準青政梁游,不如說在客觀效果上,對梁君彥產生極大的震懾作用。

梁君彥主席之位,權力來自中聯辦,也是建制議員聽命於西環的結果。西環建制勢力,今天捧你梁君彥上到主席的位置,如果再不聽招呼,可以馬上把你打成全球華人的公敵,不足48小時就可立法成功發動不信任動議,把你梁君彥拉下馬來。

為了登上主席之位,好端端的居英權已被迫放棄了,如果主席的位置也保不住,豈不幾重損失?形勢嚴峻,梁主席豈能不腳軟低頭?

梁君彥是由西環捧出來眾所周知,他應該有自知之明,權力來自哪裏,為何要扮公正裁決梁游可再宣誓?

大家必須明白,梁君彥雖得到建制議員一面倒支持,但立法會主席要面對,是全體70位議員。更重要的是,梁君彥的裁決,並非獨斷獨行,而是徵詢過獨立的法律意見。香港是法治社會,既然於法有據,就可立於不敗之地。

但不知是有幸還是不幸,梁君彥找的是翟紹唐而不是湯家驊,若是後者,司法覆核、拉隊流會,要今天的我大巴大巴掌摑昨天的我就不會出現。

更重要的,是梁君彥的國籍風波剛完,還有手尾要跟,弱勢主席處於異常尷尬的境地,既想不得罪建制,也想討好泛民,結果兩面不是人,把自己變成了豬八戒。

經此一役,梁君彥已經所餘無幾的公信歸零,權威也消失殆盡,以他的議政能力和表現,也無法駕馭立法會複雜的政治局面。在梁君彥的主持下,立法會將亂成一鍋粥,相信是最接近現實的描述。

梁君彥雖仍可繼續坐在主席的位置上,但泛民會視他為敵人,建制就視他為傀儡。令人慨嘆的是,西環的人真的不易做,一開始就要把自己閹掉,做傀儡就要做到底。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