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比

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喜歡人,喜歡小動物,喜歡大自然。 網誌

社運

香港人,爭咩呀?溝埋做瀨尿牛丸呀!笨!

香港人,爭咩呀?溝埋做瀨尿牛丸呀!笨!
廣告

廣告

香港的這片土地,養育了由世界各地或五湖四海而來、或者是土生土長的七百多萬的人,無論你覺得自己是中国人、中国香港人、香港中国人、美國人、日本人、英國人、台灣人、或者是香港人,其實客觀的現實上,簡單一點來說,只要閣下是持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所發出的身份證,你的身份就是標題所寫的「香港人」,閣下就擁有了由基本法所賦予給你的一切權力、義務及責任。(讀者拿你張身份證出來看看背面,是否寫著「本證持有人擁有香港居留權」?如果是,歡迎你,你也是我們香港人的一員。)

十九年來,香港人天天都受著各種各樣的折磨,由日常生活如看新聞(天天上演的政治鬥爭)、去旺角尖沙咀銅鑼灣行街(佔中阻街阻人搵食、中国人及水貨客行李喼碌腳、買不到奶粉)、到人生大事(結婚無屋住、階級上流無望等等),都受著大小不同的困擾。有能力的人會想「香港變晒啦!都係移民算數!」而放棄生活在香港(留意,只是放棄生活在香港,香港人的身份還是存在的!);沒有能力移民的人,就要和持相反意見的人死過 (支持政府的人要和反對政府的人死過,佔中人士又有反佔中人士互相對抗),以捍衛和爭取自己所認同的理念和利益。

究竟,香港人十九年以來喺度爭咩呢?

親「建制派」的香港人,享受著香港在基本法下所賦予的制度安定,個人產權在香港得到保障,香港過往的廉潔體系減少了從商人士的商業成本 (即是不用花錢去買通官員咁解啦!),世界各大商業機構也因香港的良好制度而落戶香港,香港人也因而可以在這些公司工作賺取金錢,而日常的衣食住行也可以因為這些公司在香港有銷售點而享到各樣的方便,外出旅遊也因為香港人的身份持有特區護照可以得到世上很多國家入境免簽證或容易得到簽證的便利,而香港的福利(例如公屋、醫院、及其他福利等)都是基本法所賦予應得的權利;然而,親建制的朋友接受不了社會越來越不穩定,越來越多人出來如親建制人士口中所說的「反中亂港」,接受不了香港政府的管治權威受到挑戰,甚至接受不了中共政府對中国的管治權威受到挑戰。於是乎,在日漸嚴峻的情況下,閣下也要出來奮不顧身地在網上咒罵這些「反中亂港」人士,甚至也要上街「抗爭」、對抗所有的非建制派人士,以希望保障香港可以繼續穩定,「政府的權威」可以繼續維持。

而親「非建制派」的香港人,其實也享受著香港在基本法下所賦予的各種權利和自由,在目前為止(2016年11月5日),絕大部分的「抗爭者」其實是沒有被政府傷害到個人的人身自由及安全的 (讀者留意,唔好咁快上頭,筆者不是說「沒有」抗爭者受到政府傷害,只是說「絕大部分」抗爭者沒有受到政府傷害到個人的人身自由及安全,筆者當然知道上訴中的黃毓民先生、在獄中的柏洋、被七警打的曾健超,以及一個一個為了你和我及香港人而失去了人身自由、安全及健康的每一個香港人。筆者說「絕大多數」是沒有數據的,但相信是接近現實的情況,首先閣下問問自己是否其中一個被政府嚴重侵害個人的人身自由及安全先啦?,以上親「建制派」香港人所享受到的,親「非建制派」香港人其實都或多或少可以享受到(又唔好咁快上頭住,睇埋先,起碼遇到平機票去日本,閣下簽證都唔使簽就可以立刻用三五千蚊衝去日本玩三五日啦﹗這個也是香港人在基本法這個小憲法下的好處。);然而,由於香港政府的無能以及背後的政治因素(詳情請看筆者另一篇拙文),導致社會資源不單只是嬴者全取的分配不均,更加是將香港的公共資源去運用在剝削式的「偽大愛包容」上面 (甚麼是「偽大愛包容」,請見筆者另一篇拙文),這些親「非建制派」的香港人常常心想:「我們香港人是不是作了甚麼孽,導致我們要受這些苦?」

兩派人在這些理念上的鬥爭,最明顯的地方就是在立法會中上演。

但是筆者要告訴各位,有本書有句說話說得好:「人的利益在那裏,他的心思意念就必在那裏。」

立法會中的議員,讀者認為有哪一個是真的為香港人的利益而工作的?人總是有私心的,都會被議席所帶來的利益,以及其背後相關群體的利益而將自己的心思意念以及行動偏向該群體;私心重的,就當然是個人利益先行,希望透過自己的議席可以得到自己所追求的利益(金錢、權利或其他有形無形的利益);私心輕一點的,就會為了自己背後的利益群體去效勞。

這些為了自己背後的利益群體去效勞的人,有的是為中共(中共也有派系鬥爭的) 去效勞的,聰明的讀者自己想是誰人?有的不是為中共效勞的,哪麼他們是為了誰效勞的?為了自己?為了香港人?還是為了其他人?

有些人至今還是希望以香港作為基地去「建設民主中国」,有些人覺得這是「仁愛」的表現,有人認為當年孫中山先生都是以香港作為反清的基地去救國,但是筆者要告訴讀者兩點(1) 「建設民主中国」不等於「仁愛」(詳見筆者的兩篇拙文 - 拙文1),拙文2,(2) 當年孫中山先生可以利用香港作為反清基地,是因為英國在當年是香港的庇蔭,而清朝積弱就當然沒有能力去抗衡英國。

但反觀今時今日,現實上香港只是一個制度良好完善的國際大都會而不是一個軍事強國(在叢林裏面,獅子老虎大笨象是最惡的,點解?因為有牙囉﹗筆者不是說食水糧食這些問題,只是單單講有冇牙的問題),世界本來就是一個大叢林,世界上經濟或科技發展得較好的小國(筆者說的是經濟或科技發展得較好的小國),都是在一定程度上受著某些軍事強國的庇蔭的,筆者不多說,讀者自行找例子。所以,香港的政治現實,就是有接受某軍事上較強的國家的庇蔭的需要。而將香港捆綁成為「建設民主中国」的基地去爭取香港人的利益,讀者認為這是何許人的利益?這真的是香港人的利益嗎?還是中国裏面希望「建設民主中国」的人的利益?還是其他人的利益?還是只是議席所帶來的利益?筆者無暇思想,始終都係「搵食啫」,不過這些人「搵食」,卻斷送了香港人的利益,在現階段香港的政治人物捆綁「建設民主中国」,捆綁了整個香港的政治議程接近三十年,究竟「拯救中国人」是目標、還是「建設民主中国」是目標、還是「建設民主香港」是目標?接近三十年來哪一樣達到了?筆者要指出,任何人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再提出「建設民主中国」的話,就絕對不是為了香港人的利益而工作的 (讀者請看上述筆者的兩篇拙文自行思想)。

對於香港人來說,唯一的生存方法,就是在巨人們中間的狹逢中生存,並爭取以香港人為本的最大可行的利益。

親「建制派」和親「非建制派」的香港人如何可以一起爭取自己香港人的利益,以解決上述兩派人的衝突,使香港回復安定,人民安居樂業,香港再次復興呢?

其實香港的政制發展,如筆者另一篇拙文所述,是走不出太多的路向的:

選擇1 - 一国一制,全面投入偉大祖国的懷抱
選擇2 - 在現行的基本法下,維持一国兩制(即是說沒有大家所說的「真」普選。要公民提名特首,其實是要修改基本法第45條)
選擇3 - 修改基本法,維持一國兩制(例如真普選,收回移民審批權,取消資本主義制度50年不變的限期,等等)
選擇4 - 香港獨立
選擇5 - 成為另一個國家的殖民地

選擇1,將香港所有現時的制度改成中国的制度,其實是「建制派」和「非建制派」香港人都沒有好處的,「建制派」香港人現時享有的各種好處,例如香港是單獨關稅地區、簡單稅制以及大致上廉潔(香港2015年的清廉指數世界排名18,中国83 - 註1)等等都是促成香港的經濟可以吸引外資的基本因素,一国一制下,這些香港人的好處將會蕩然無存。

選擇2,維持不變,這一點不用說了,永遠沒有出路的。

選擇4,香港獨立,筆者不會贊成香港獨立,獨立了的香港,沒有牙,想想如何在叢林中生存呢?筆者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真的想不通。

選擇5,成為另一個國家的殖民地,筆者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想不到有哪一個國家願意向中国提出取走香港,更想不到有甚麼理由中国會願意放棄在香港的利益?

只有選擇3,就是文中的標題所說的「爭咩呀?溝埋做瀨尿牛丸呀!笨!」(文章較長,抱歉,讀者看一看Youtube 輕鬆一下先,戲裏面的瀨尿牛丸最後是大成功的。「注意﹗內有粗口﹗」)

要修改的基本法條文,最少要修改的分別是第5, 23, 24, 36, 45 及 158條。

修改第24, 36條,筆者在之前的拙文有提過,可以解決將公共資源去運用在剝削式的「偽大愛包容」上面,全部現時的香港人都受惠,香港的公共資源可以專注用在香港人身上。

修改第23, 45, 158條,解決「政府的權威」的問題。修改第45條,當行政長官真正由港人選出,行政長官就得到人民的授權工作。如人民可以推翻行政長官的話,行政長官的所有決策必需照顧香港人大部份人的利益(而非無止境地向某些人傾斜),以作為其施政的基本因素以確保自己可以繼續任期;修改第158條,使香港的終審庭可以掌握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以致香港的憲法可以由香港人確保不會變質;參與修改第23條,確保香港不會以言入罪,使香港人的人身自由和安全得到保障。

修改以上這些條文,可以使香港的權力分配回到一個為了香港人利益的政府手上,而一個真正為了香港人利益的政府,其政府的權威是必定可以得到確立的,人民也是必定會愛戴這個政府的。

一個人民愛戴的政府,一套保障香港人整體利益的憲法,50年的限期是不夠的,如果係都要喺呢個憲法上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係,一萬年。所以,第5條就要修改了。

這套政治理念一早有人提出過,香港人積了福(可能是因為於酒濃於水大地震中捐了一億的福氣 - 註2,或者是香港人本性有真大愛包容的福氣 見拙文),在議會內以及議會外還是有為香港人利益的人在努力奮鬥中,不過講名就無謂啦,講出嚟,你就唔會信架啦,要信 9 月份一早信咗啦,讀者請自行發掘。

所以為了閣下的自身利益著想,放棄仇恨,一起爭取香港人共同的最大利益,才是王道。以仇恨去爭取任何的東西,到頭來,可能都是一場空。

有宗教信仰的人,如果閣下是以「仁愛」和「公義」作為你所追求的終極目標,希望閣下可以放下各種的有色眼鏡、摒棄世上的流言蜚語,利用眼前的事實去重新看待這個香港,重新看待你的敵人,「愛你的仇敵」其實就是以另一個角度去看人,可能你會發現你的敵人其實不是真的這麼可恨,可能你會發覺原來閣下真正的敵人,其實是自己。如何對付這個敵人?筆者正執筆另文,讀者請密切期待。

這就是筆者所領受到智者所說的「義利結合」。「義利結合」簡單咪就係「爭咩呀?溝埋做瀨尿牛丸呀!笨!」

利申:全篇文章的理念智慧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絕對(比重要還重要所以要講六次)不是筆者想出來的,是一個香港人放棄了的智者公開告訴全世界人的(筆者其實只是在Youtube看,筆者只見過他真人一次咁多,他不只告訴了筆者,也告訴了全世界人,從來都不是甚麼秘密),筆者手痕無嘢做寫俾大家睇吓啫,未睇過或聽過嘅,筆者十分感謝你閱畢全文,並邀請你加入為自己真正的利益去行動。

回應親「非建制派」的香港人心想:「我們香港人是不是作了甚麼孽,導致我們要受這些苦?」,筆者可以好肯定的答你「係」,這是香港人自己選擇的道路,票是自己投的,後果要自己承受。世界的「公道」,就是人是要為自己的行為負上責任的,邀請閣下可以看看筆者另一篇拙文「為甚麼落藥「非禮」的只判社會服務令,擲杯無傷人的要坐牢? 」思考一下自己是第幾種人?

註1:香港廉政公署- 新聞公佈- 廉署聲明
註2:酒濃於水的1億賑災獻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