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丁凱樂

一個普通白領。有感香港工種、生活方式日趨單一。大部分人每天的生活有如同一頁書的複印再複印。可是,現時已經有人實行各類社會創新項目。惜這些項目屬起步階段,知道的人不多。我希望透過寫作,讓更多人知道這些項目,能按興趣加入推行。自己也能在日日如是的生活以外看見更多選擇。 網誌

生活

社區雪櫃:富有生命力的公民社會實踐

社區雪櫃:富有生命力的公民社會實踐
廣告

廣告

前言

自今年五月起,一個叫社區雪櫃的食物分享平台在港誕生。簡言之,有剩餘食物的人可把食物放進雪櫃;有需要的人可從雪櫃免費拿走想吃的。現時香港有三個地方設有社區雪櫃。包括深水埗Pappilon茶室,油麻地德昌里三號,以及北角無肉食素食餐廳。這個創新意念由一個在德國工作的香港少女Hang Shuen在回港渡假時引入。目的是透過分享,給剩食多一個找到新主人的機會,減少浪費。執筆之時,三個社區雪櫃已運作了三至五個月。筆者親友對這意念總是滿腹疑慮。於是筆者爬了相關新聞、臉書貼文,訪問了三位營運者,以及實地了解,希望讓大家知道更多,相信會解開一些疑慮。

mo01
無肉食的社區雪櫃

靈活有機的社區分享

作為自發的社區行動,三個社區雪櫃各有風格。推行者按期身處環境以及自己的理念,營運有自己特色的社區雪櫃。例如Papillon和無肉食社區雪櫃放在店舖之內,所以雪櫃開放時間跟隨該店舖的開放時間。德昌里三號的社區雪櫃由於櫃們向街,所以廿四小時開放。德昌里三號想體現平等分享,所以希望收未過期的食物,也會收熟食。無肉食由於是素食餐廳,也想推動素食,所以希望收無肉食物。推行時間最短的無肉食由於未找到合適大小的雪櫃,所以暫時只用木架存放無須雪藏的食物。收到必須雪藏的食物時,他們會用餐廳的雪櫃暫時存放。照以上情況來看,不會有一套所有營運者必須遵守的「社區雪櫃實務守則」。認同惜食、分享理念的人,都可根據實際情況靈活地營運有自己特色的社區雪櫃/食物櫃。

pap01
papillon的社區雪櫃

有問題不退縮,反而多走一步

三個分享站營運至今,說一點問題都沒有誰都不會相信。其中一個疑慮是會否擔心有人放變壞食物,三位營運者異口同聲的反應就是世上所有事情都不可能零風險。有一點風險就不肯踏出第一步,那就什麼都不用做了。不過三位營運者也並非什麼措施都不做的。例如Papillon與無肉食的社區雪櫃不放容易變壞的食物如熟食等。他們亦會看看收到的食物有沒問題,提醒拿食物的人若發現食物變壞就不要吃。德昌里三號雖然接收熟食,但食物被取走得快,所以暫時沒有食物在雪櫃放到變壞的問題。實地了解時,看見Papillon的雪櫃寫滿溫馨提示。在德昌里三號臉書亦提及放熟食的街坊自發在包裝上寫上日期。可見營運者與使用者都在貢獻自己能力,共同解決可能碰見的問題。

pap02

pap01.1

分享的同時也在教育

另一個普遍的疑慮,就是社區雪櫃會否被濫用。食物會不會被一個人掃光?怎樣保證食物吸了真正有需要的人。三位營運者都認為社區雪櫃侍為了分享食物,減少浪費。來放食物以及拿食物的人應處於平等位置。不能假設放食物的人一定是富裕的幫助者,拿食物的人一定是貧窮人。現時除了Papillon的社區雪櫃供過於求之外,德昌里三號和無肉食的食物都很快被拿光。且也有一個人拿走很多食物的情況。無肉食的工作人員看見會善意提醒。德昌里三號由於廿四小時開放社區雪櫃,不可能時刻看守。不過德昌里三號老闆麒麟球認為拿得多的人可能真的有需要,可能是貪心。大家無從知道。他會爭取更多食肆將賣剩的食物送到雪櫃,希望有更多食物幫助有需要的人。至於貪心,他認為主要是「不拿日後沒得拿」的不安全感。只要那些人看見不斷有食物供應,他們總有一天會明白的。令筆者鼓舞的,就是到訪雪櫃之時,有一張呼籲大家體現分享,別將食物全部取走的便條貼在雪櫃上。聽麒麟球說,這是街坊自己貼上的。可見雪櫃營運至今,已有街坊自發令事情做得更好。

無肉食的老闆James也分享一個令他難忘的故事:一次有個光顧的家庭,孩子在食物假上拿走一瓶飲品,他父親立即教導他要在家裡看看有什麼食物可與其他小朋友分享。這正是James希望透過社區雪櫃傳達的訊息。

tak01
德昌里的社區雪櫃

結語

筆者問過三位老闆一個假設問題:若有一群青年人燒烤。他們來社區雪櫃取食物而不自己買,他們會怎樣想。Pappilon的老闆Charlie說得好:「社區雪櫃正是要傳達惜食的理念。若有人需要食物時,先去看看社區中有沒有剩餘而自己需要的,再審慎預計需要的份量,這不是惜食的行為嗎?我會非常歡迎的。」筆者認為,要推動公民教育,再多的書本、單張不如生活的實踐。社區雪櫃正是實踐平等分享的公民意識。筆者與社區雪櫃創辦人、及三位營運者都希望更多社區有類似的分享站。讓平等分享近在每個人的咫尺。

tak02

全文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