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為你注入新嘢的飲品銷售員——卓漢文

為你注入新嘢的飲品銷售員——卓漢文
廣告

廣告

卓漢文,阿Man,現任的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的會長,擔任工會理事有五年,一位33歲的會長帶領一個有32年歷史的工會,阿Man直言:「沒有優勢,只有困難。」

機緣接觸工會 信念由此而生

阿Man於2006年時曾於太古做散工,因一次工傷而接觸工會,初時部門主管刻意隱瞞可以申請工傷,直至向當時的工會理事查證,並透過工會的協助,部門主管就於兩日後向阿Man表示可以補發工傷津貼。自此,阿Man就對工會產生信任,後來再次回到太古,第一時間重新加入工會,直至現在成為工會的會長。

現時,社會對香港前途問題積極提出看法,本土、自決或獨立等聲音不絕於耳,甚至掩蓋了大部份民生議題。但於一位年輕會長眼中,工運是香港不可以放棄的路線,因為工人於社會上是必然的大多數,而要為工人爭取,工會的存在就是要與工人同行,工運是不會落伍的。他直言自己成為會長後,多次想過放棄,放下沉重的壓力及會務工作,但每次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沒有工會,我哋會變成點?無咗工會我哋會好大鑊!」面對公司,工人是無權的一方,而工會就是一個保護傘,沒有工會就等於失去保障,即使現時享有的,都可以被收回;沒有工會,工人的生活只會走下坡。因為相信工會的力量及價值,令阿Man愈走愈前,由會員到理事,再到會長及成為職工盟的執委。

太古工會是其中一個少有於2014年雨傘運動時成功發起罷工的工會。阿Man提起當時的臨時會員大會,確實存在少數反對聲音,但仍以大比數通過罷工支持民主運動。阿Man認為工會是一種能量,不單單是為了自己利益而進行工業行動,於大是大非的社會議題上,工會應該投入參與,注入集體的力量。

注入新想法 造就工會年輕化

作為一名新的執委會成員,阿Man感到很大壓力,因為原先加入工會,及至成為理事都是想為自己的部門爭取改善,幫助同事而已。現時他自覺要參與整個獨立工運,推動更大的議題,爭取工作從自身企業的工人權益擴展到工運上的集體談判權。自覺「懶散」的阿Man形容這是一個挑戰。他認為執委會有很多空間做更多工作,他將自己定位為「想帶新嘢入執委會」,現時工運面對著很多困難,現行的方法已未必可以應對問題;然而,理事們卻對加入新想法可能會有顧忌,這個矛盾最難處理。不過他相信,更多嘗試,效果往往是意想不到的。

身為職工盟「三年拼」計劃中工會年輕化的目標持有人,阿Man認為組織工會如同推動工運,應該注重自己的工作成果,更要重提抗爭的歷史,「現時的問題是無人知道我們做甚麼。」阿Man認為應該嘗試更好玩、更吸引的手法,重提工運成果,意識要於過程中建立,第一步是要先吸引人注視,「年輕人就是喜好輕鬆及好玩的事物,太正經無吸引力。」阿Man於一席話中已提出了數個想法躍躍欲試,希望可以令自己真正為職工盟帶來「新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