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勞顧會選舉被操縱 工人代表不代表工人?

廣告
勞顧會選舉被操縱 工人代表不代表工人?

廣告

文:蒙兆達(香港職工會聯盟總幹事)

勞顧會為何物?

今個星期六,勞顧會將舉行換屆選舉。作為打工仔的一份子,你知道原來自己在勞顧會一直「被代表」嗎?大家或會記得,工聯會吳秋北曾經陪同資方代表出席記者會,高調支持合約工時「袋住先」,後來被社會輿論群起攻之,他才氣急敗壞地急轉軚。您可曾不忿地問一句:他憑什麼可以代表我呢?

不說不知,香港政府早於英國殖民地年代,已簽署國際勞工公約144號「三方協商」。香港作為簽約地,便有責任建立勞資官三方協商的平台,並定期就實施情況向「國際勞工組織」提交報告。而勞工顧問委會就是政府設立以推行全港性三方協商的組織。

對於很多工人來說,不單未能感受到勞顧會有為自己發聲,相反更覺得勞顧會只是不斷跟政府「扯貓尾」。兩年多前,勞顧會便在眾多建築工會的反對下,放寬26個工種輸入外地勞工,引來怨聲載道;其後一年,更曾發生一次過批准輸入180名外勞,而工會其實早已反映有關工種並不缺人,不少工人也在等開工。由此可見,勞顧會勞方代表根本未能做好把關,部份代表更令人懷疑是「鬼」,投票時有意向老闆「放水」。

勞顧會亦經常成為政府官員的擋箭牌,以此來迴避民選議員的訴求。最明顯例子莫過於侍產假一役。政府向立法會提交3日侍產假的法案,被社會批評太過孤寒,有議員因此提出修例改為7日有薪侍產假。政府一如既往搬出「勞顧會共識」,宣稱若然立法會通過修訂,便會收回草案發還勞顧會再議。工聯會更以此為藉口,拒絕支持議員提出的7日修訂,阿爺未吹雞已棄械投降。

被操縱的虛假平台

假如勞顧會的勞方代表真能反映工人利益,怎可能連番接受不符社會普遍期望、甚至出賣工人權益的方案呢?

現行勞顧會的選舉方式,其實已註定不能產生具獨立意志的勞方代表。現行6個勞方代表,其中1個是政府委任,另5個是由「一會一票」選舉產生。所謂一會一票,並非每票選一名代表,而是可盡選五名代表,即所謂「全票制」。以工會數目而言,親建制的工聯會手握逾二百五十票,作為全港最大工會集團,已可包攬所有勞方代表席位。現實上,工聯會雖並未全取所有席位,卻以配票方式操縱選舉結果,「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表面看來,「一工會一票」是無差別對待,但這樣的「公平」只是徒具形式,實質荒謬絕倫。大家試想想,一個只有七人的工會享有一票,代表九萬會員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也只享有一票,形成極嚴重的「同票不同值」。再者,有些工會集團為了囊括所有席位或操縱選舉,便會不惜不斷催生小型工會以達到種票效果。

勞顧會該如何改革?

國際勞工組織(ILO)也曾在考察報告中明確表示,現時勞方代表選舉方法有違公約指「具代表性工會組織」可進入三方協商的規定。不論會員人數及屬會數目,職工盟作為全港第二大總工會,卻在現時「勝者全取」的制度下,被有系統地排除在外。更令人奇怪的是,資方五位代表是由五大商會各自推舉一人產生,與勞方代表的選舉方式存在「雙重標準」,政府「龍門任搬」,根本難以自圓其說。

所以,改革勞顧會選舉的最簡單方式,就是將資方的選舉方式同時適用於勞方,即是由幾個最具代表性的總工會派代表出任勞顧會勞方代表。當然,更徹底及民主的改革是,以「個人票」取代「團體票」,令所有會員均有權投票,並且取消全票制規定,每一票只選一名候選人,最後以得票比例分配席位,藉此打破單一「工會集團」的壟斷。

只有大刀闊斧改革勞顧會,非建制的工會聲音才能有機會進入三方協商機制。雖然,這樣做也不可能即時扭轉現行的行政主導霸權及勞資關係的強弱懸殊,但起碼可以將監察政府的勞工力量帶入勞顧會,防止工人利益被任意出賣,提高勞顧會運作的透明度,與及改變現時保守的勞工妥協主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