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宏宇

Hongyu Wang is a Hong Kong-based trader and author of Grameen in Kosovo: a post-war humanitarian manoeuvre. His articles have appeared in Sunday Examiner, A-Desiflava Magazine and Harbour Times and online on Citizen News, Local Press, Pen Toy, VJ Media, The News Lens, Jumpstart Magazine, EJ Insight, The Glocal and China Current. 王宏宇居于香港,從業于貿易行業并著有Grameen in Kosovo: a post-war humanitarian manoeuvre. 他的文章已發表于公教報,A-Desiflava雜誌和港報并刊登在網絡媒體眾新聞、本土新聞、評台、輔仁媒體、關鍵評論、Jumpstart雜誌、EJ Insight, The Glocal和深度新聞網。 網誌

規劃

《香港2030+》癡人說夢 除非地產發展商與鄉議局為其讓路

《香港2030+》癡人說夢 除非地產發展商與鄉議局為其讓路
廣告

廣告

  政府基於人口預測的長遠城市發展規劃《香港2030+》已提交立法會發展委員會辯論。其中2030年后的房屋及經濟活動用地需求是一項重點。規劃觸及了目前普通港人遙不可及的期待―「更好地保育香港大片及珍貴的自然資源,同時提升宜居度」。很遺憾除非現時的土地供應結構徹底改變,否則即使到了2030年這一願景依然會是白日夢,並且只能永遠停留在紙面。
  
  發展局計劃在新界北部興建兩座新城並在大嶼山東部進行填海以建造一個亞特蘭蒂斯式的東大嶼都會。該計劃信心百倍地宣稱將新增1,700公頃用地,進而可超越新增1,200公頃土地從而滿足4,800公頃規劃總需求的目標。也許這項藍圖可以在以環境破壞和強迫搬遷規劃區居民為代價之上實現土地供應目標。但是在這些用地備好的那一刻起它就即刻會像現時狀況一樣成為地產發展商獵取利潤和剝削勞工的機器並定會被獲鄉議局支持的小型屋宇政策濫用。
  
  在現時環境下沒有任何發展藍圖能夠真正提供足夠的土地供應以舒緩港人在這個全球最昂貴的城市里所面對的嚴峻的社會不公現狀。這個撕裂社會的隱憂也絕非是不斷玩弄印花稅招數所能解決的問題。如果建築的前提是不平等而房屋興建在既得利益、官商勾結、勞工剝削和性別歧視之上那麼就算買家被要求支付再多的稅項也無從構建一個公正的市場秩序。
  
  民主社會主義是我們的出路。民主社會主義的原則最好的結合了個人自由和社會公義。但實踐起來卻需要極大的政治勇氣和犧牲。簡言之,我們必須拆分地產發展商並廢除鄉議局。
  
  已經囤積超過760公頃土地的三大地產發展商新鴻基、恒基兆業和長江實業是扭曲我們樓價的撒旦。壟斷給予了它們任意漲價的權利。官商勾結使得它們低價攫取土地並長期空置持有。地產買賣交易及指定銷售代理上的監管漏洞更加劇了樓價的虛高。與其它中小發展商一起這些地產公司霸佔超過1,000公頃的土地。只要存在這些地產公司那麼無論政府怎樣增加土地供應也無論興建多少公營房屋都不會舒緩購房者和中小企業的壓力。
  
  為了加強競爭、減少土地囤積和官商勾結並提升交易透明度我們必須盡快立法以識別特定的地產發展商並將其拆分。如果它們大而不倒那麼它們亦因太大而已失去存在的理由。全面的反壟斷立法也必須盡快展開以防止新的壟斷和剝削。這將是艱難亦或危險的歷程但是為了730萬公民的福祉我們必須朝著這個方向邁進。
  
  新界「原住民」的教父鄉議局在小型屋宇政策下事實上囤有930公頃土地。鄉議局是唯一能夠認可誰人可自行興建「小型」屋宇的法定機構。認可標準在字面上是1898年《中英拓展香港界址專條》訂立時在新界擁有土地的居民的男性後裔,但現實里卻充滿了貪腐與裙帶關係。更加罪惡的是鄉議局無視並助長非法佔有政府擁有的棕地(退化的農地)並惡化到用黑社會手段威脅要求改變這一歷史錯誤的人士。
  
  無論代價有多大我們必須現在即刻廢除鄉議局。只有這樣新界的新城建設對我之普羅大眾才有意義。釋放出的土地才能真正實現「更好地保育香港大片及珍貴的自然資源,同時提升宜居度」。
  
  民主社會主義不僅僅局限在這些範疇內但是拆分地產發展商並廢除鄉議局是我們需要邁出的第一步。只有這樣港人面對的極端社會不公和全球最昂貴城市的局面才能真正得到緩解。每星期工作50小時並住在劏房絕非我之本色。
  
  我將為此夙願竭盡全力並在不久的將來見證其成為現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