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黃絲中醫孤身參選 「無人夠膽講呢啲,無得驚。」

黃絲中醫孤身參選 「無人夠膽講呢啲,無得驚。」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選委會選舉在12月進行,泛民提出「300plus」策略,欲爭取至少三百席,左右特首選情。醫學界便有由區耀佳、黃任匡及鄺葆賢組成19人的「真普選醫生聯盟」,爭取醫學界選委席位;在中醫界,亦有一名「黃絲」參選,希望透過參選守護專業。「要話俾人聽,中醫界都有民主聲音。」

曾鈺婷2005年在中大中醫學院畢業,畢業後做過兩年中醫臨床診症,現時從事醫療行政工作,目前仍然是註冊中醫。

她表示,眼見近年社會變化很大,行政長官梁振英製造矛盾,核心價值受到破壞,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多。「日日都有啲野被摧毀緊,再咁落去好唔掂。」她認為政府拒絕聆聽民意,政治問題日增,令民生受影響才「最大鑊」:「啲大白象基建其實係用香港人既的錢起。」

曾鈺婷認為,選委會是不折不扣的小圈子選舉,但參選是希望能夠在僅有的崗位上發聲,「要俾人知道,就算係中醫界都有對民主制度有堅持的人。」她希望能做到零的突破,令自己對民主的執著有途徑發聲。

曾鈺婷不諱言,中醫界不但是親建制,更是偏建制;過往幾屆當選特首選委的都是學會幹事及主要會員。多個中醫學會在過去兩年間的表現,甚至可說是建制的一部分。

IMG_4414

中醫盲撐政府?

在2014年10月佔領運動期間,二十多個中醫學會聯署登報「向香港警隊致敬」,在維持秩序中保持專業和刻制、盡忠職守和忍辱負重云云。曾鈺婷表示,當時感到十分心痛。她認為普通市民爭取民主尚且用身體去頂住催淚彈,但作為以救人為己任的醫者卻是非不分,盲目為政府護航。

在去年5月的政改表決前夕,多個團體包括香港註冊中醫學會、香港中醫師公會再次「出動」,稱發起的政改業界調查中顯示80%中醫支持通過政改方案,僅9%反對方案。

曾鈺婷斥事件十分荒謬,認為調查本來無傷大雅,但當中的問題卻非常偏頗。「你淨係問一句,『是否贊成由千二人選特首變成五百萬人選特首』,點解無講人大831同篩選呢?」

本地中醫目前要進行續牌,便要透過指定的十多間學會作註冊。然而,整個行業卻有操縱在一小撮人手上之嫌。

中醫藥管理委員會在1999年成立,負責實施行業的規管措施。梁振英在2012年競選特首時,提出成立中醫中藥發展委員會,後來在2013年落實,重點工作是整體發展的策略和以香港市民為本。但兩會均是委任制,曾鈺婷質疑兩會較少聆聽業界聲音。「我地只有被規管同被發展,其他咩都無。」

倡代議制取代委員制

曾表示,業界當中有不少問題一直不獲正視,如註冊及考試制度,興建中醫院、中西醫的地位比較等。她曾和不少業界同工交流,但大多是「有意見」,卻沒有制度反映及表達意見。「過往有咩事只可以聯署信俾委員會。」

曾鈺婷在政綱中提出,由代議制取代現有的委任制,「社工有註冊局,西醫有醫委會,文化界有藝發局,人地係有選舉嫁。」

中醫唔要委員會,香港人一樣唔要提名委員會。一場兩傘運動,令不少港人走得更前,曾鈺婷是其中一人。

自梁振英上任後,他「引申」的大型社會運動不難如數家珍,2012年反國民教育運動、2013年香港電視不獲發牌至2014年9月爆發的雨傘運動。

雨傘期間落區洗樓 望疏解矛盾

曾鈺婷亦有參與佔領,但她更關注的是佔領區外的情況。她和公民團體的朋友組成傾計隊,印製單張和落區洗樓,對市民解釋「發生緊咩事」。

在去年政改表決前夕亦然,她每晚都全港不同地區,講解政改的前因後果。「民意好重要,你知道網內外是兩個世界嚟。」曾鈺婷認為資訊不平均,令市民對社會運動有所誤解,做得更多只為疏解矛盾。「等市民知道多少少香港發生緊咩事。」

ve3

曾鈺婷分享落區時的經歷,指有不少街坊都只看《無綫新聞》,有一次遇上一個外貌較惡的大叔,反問他們「搞緊咩」。她向大叔解釋後,其反應有180度改變,「啱呀,做得好呀,靠你地呀。」她認為要和市民親身對話,才能真正了解民情。

她提倡「守護專業,關心社會」,當中包括五項訴求,下屆特首需積極推動民主政改,進行無篩選的普選,其次是必須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尊重法治和聆聽民意。「解決貧富懸殊問題都好重要。」

她自言,十分清楚選委的「功能」只是選特首,提出的政綱做到與否是疑問,但仍希望喚起業界關注。「你唔關注個社會,都關注自身權益吧。」

中醫界別共有30席,在2012年共有71人參選,大多為學會成員。曾鈺婷今屆「孤身一人」參選中醫界,記者的第一個念頭是「咁大膽」。她表明為了正確的理念是要發聲,「無人夠膽講呢啲,無得驚。」「即使只有一個人都值得做,因為係自己理念嚟。」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