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大中華版孤星淚

廣告
大中華版孤星淚

廣告

有個故事係咁既:

主角係個女人,嫁咗比個衰老公,成日俾佢欺凌,但個老公又勁要面,會買啲珠寶首飾(有時會買冒牌)比個女人戴嚟見人。
但閂埋門就 恐嚇、控制狂、淨係准個女人講佢啱聽既說話;不特止,個男人仲反覆無常,日頭既要求同夜晚既要求會唔同,啲嘢又成日變成日改。

個女人頂唔順,用粗口鬧完個男人然後話要離婚,個男人話:唔得!因為係一家人,唔準離婚!你離婚會搞散我頭家!仲有,你做咩講粗口,你唔啱呀你!

過兩日,個男人仲叫埋汕頭汕尾啲遠房親戚嚟鬧個女人,話個女人用粗口鬧個男人唔啱,所以要咩都聽哂個男人話,離婚唔好諗喇,諗吓以後點樣順從個男人啦。

----------

講多少少佢地之前啲恩怨情仇,女主角本身有個問題家庭,成屋人都要聽哂個一家之主話,佢地啲親戚都住埋一齊,不過個個屋企人都心靈空虛,全部都吸毒。雖然咁樣,但其實佢地家底都唔錯,又有啲錢,但個一家之主都吸毒吸到瘟瘟燉燉,有幾次,一兩個親戚話不如唔好吸毒,去做運動強身健體,都比個一家之主一係困佢喺房,一係就用拳頭招呼。

呢個時候個女主角仲未出世,而即使佢未出世,個一家之主都已經打算將個女主角——BB女賣比平時對一家之主兇吓兇吓收保護費既古惑仔,個屋企有錢就可以做佢想做既野,而佢亦唔想理個古惑仔會想對個BB女做啲乜嘢。

----------

有班強盜見到呢屋人咁頹廢又咁殘,但又多錢喎,於是約埋一齊去洗劫呢間大屋;風箏撞紙鳶,咁啱得咁橋,果日正正係女主角出世既同一日。班汪洋大盜入屋殺人放火、有水掠到盡,但其中一個賊見到個BB女——女主角,一雙無辜既大眼晴,唔知屋企咩事,唔識驚……

唔好以為個強盜突然間心生憐憫突然慈悲為懷良心發現,呢個世界無乜幾可會咁樣;個賊心諗,呀,捉個BB去養大佢做工人做妹仔都好喎!

於是個BB女俾呢一個汪洋大盜搶走咗。

----------

雖然呢個汪洋大盜係個夠膽殺人放火既狠角色,但其實佢都讀過吓書,仲要係讀到博士果一隻,仲係雙博士添,只係果個年代個世界好亂,你讀好多書但都係有機會去打劫做壞事。

咁佢雖然殺過人放過火、打過劫搶過錢,但佢對個BB女又冇咩點,冇話去無啦啦打個BB女,又冇話迫佢做性奴隸,不過又唔算對個BB女好好喎,叫做比夠嘢佢食,夠佢長大,有教吓佢讀書識字,到女主角三四歲開始懂事都要開始Keep住做家務,再大少少又去打工俾家用,不過個汪洋大盜其實都冇咩攞佢錢,大部份錢佢都比女主角自己Keep返。成個過程,個汪洋大盜都有Keep住教女主角好多知識,仲教到佢知書識禮,秀外慧中;不過一直都冇話俾女主角知佢真正既身世,只係同女主角講佢唔係親生。

----------

講返佢屋企人,女主角個父母,經歷咗呢次大洗劫之後就過咗身,然後成班親戚上演一齣死唔斷氣既爭家產戲碼,果陣冇法庭,佢地靠既係拳頭交同埋靠人多,邊個打羸邊個就爭到間大屋,爭產爭咗幾年,啲大人自相殘殺,居然全部死哂,然後剩返第二代喺度玩爭產,爭產過程中阿堂弟本來形勢大好,但有日又有賊入屋,堂弟走去同個賊扭打搏鬥,打交途中,疏堂細表弟喺度攏絡其他人話堂弟其實係衰人。有啲人信佢講,有啲唔信,但信既人比較多。堂弟打走咗個賊,但自己都受咗傷,呢個時候疏堂細表弟就夾埋其他人一齊趕走咗堂弟同埋撐佢既親戚。

----------

爭產都有大結局既一日,而呢一日,疏堂細表弟成為咗大屋既主人,但係其實好多錢都比賊搶哂偷哂,間屋又比人破壞得好嚴重。而家佢地都唔算係大富之家,其實計落仲有少少窮添,剩低既就只有呢間大屋。

咁細疏堂表弟為咗似返個男人,都叫做的起心肝去做嘢儲錢,儲到錢就試吓做生意,一路做嘢一路搞生意,一人兼幾份工咁喺度捱。

有一日,佢做生意既途中第一次遇到我地既女主角。當時佢地未知大家既關係,雖然佢地講真真係冇咩關係。。。

----------

養父兼汪洋大盜既博士打劫完幾次之後,都收山唔打劫,反而專心做一個生意人,因為佢本身識野都唔少,加上當時做生意環境好,所以佢都做得好成功。

某日,呢個賊博士知道咗女主角遇到以前打劫果間屋既主人既後代之後,經過一番不為人知既思量,喺同一晚,將女主角既成個身世都話話俾佢知。

女主角知道咗個真相之後心情好激動,不過佢冇嬲過佢養父,因為佢記得養父其實待佢不薄,雖然唔算係厚恩,但其實都算係咁。另一方面,由於女主角一直以為自己係孤兒,所以一知道自己有呢個縱使咁疏堂既親戚,其實都好想同佢Keep返個親戚關係。

所以女主角都同呢個疏堂細表弟講明真相。

疏堂細表弟反而冇咩激動既心情,因為佢都知佢親戚多,有幾個唔識既人到頭來係自己親戚,其實唔算係咩大天既事情,不過親戚唔怕多,唔爭在多一個。

咁呢個疏堂細表弟繼續佢既事業生涯,中間遇到過一次好大既生意危機,女主角都比咗好大既幫助佢等佢唔駛輸得咁盡。而後來疏堂細表弟又遇上一個生意機會,女主角都仲肯注資做大股東去陪佢做生意。

----------

女主角係一個好聰明既女仔,佢之前一路都有做投資,又搞下生意仔,而佢養父亦都有夾錢比佢做生意,所以女主角其實都儲落唔少,正宗白富美。而今次投資落疏堂細表弟度,一來當然係為咗幫佢,但二來女主角都係睇準咗機會先肯落注,呢一次投資,一樣令到佢賺咗好多錢;當然,疏堂細表弟其實都賺咗少少,不過因為之前做生意爭落好多街數,賺咗果少少都係用哂嚟還債。

女主角一直都幫呢個疏堂細表弟,除咗出錢,仲出力,教咗佢好多做生意既知識,疏堂細表弟知道自己唔單止個人窮,其實個肚入面亦都冇咩墨水,唯一有既就係自己既狠勁同埋肯做肯捱。

日子一日一日咁過去,疏堂細表弟生意越做越大,開始唔駛靠女主角既財力同智力。居然有一日,疏堂細表弟要同女主角既賊養父傾生意。但因為兩個人都係一個仔細計較既精明商人,單生意傾極都係爭少少。

呢個時候雙方都靈機一觸,不如結親啦?拉埋做襯家做生意都容易啲丫!

呢個世界就係咁痴線,兩條友傾傾吓生意都要拉埋另一個妙齡少女既命運嚟做籌碼。

當然,後生既疏堂細表弟淨係心中打算,都未諗到點開聲。

反而係賊博士主動開口轉話題,問疏堂細表弟覺得女主角點。疏堂表弟就答喇:「幾好丫,又叻女又靚女又守規矩,追佢啲男人肯定排哂隊」。然後賊博士就提議不如大家做生意做得深入啲,所以我將我個產業,呀唔係,我個女,嫁比你啦。

今日你可能唔明呢個係咩道理,但果陣係一個盲婚啞嫁既年代。

就係咁,女主角基於父命,又因為懷有回歸家族既純真情愫,所以就嫁咗俾 佢 個 疏 堂 細 表 弟。

當然,其實佢養父賊博士賊還賊,其實都唔忍心女主角返去果間大屋度住,始終呢間屋成個環境都唔好,成班親戚都鬼咁恐佈——連做過汪洋大盜既佢都覺得恐佈。

所以佢都同阿疏堂細表弟講好條件,話女主角始終喺佢自己屋企長大,好多野兩家人都有唔同,要尊重返女主角,啲生活習慣唔可以話變就變,要比返十五年時間佢。

阿疏堂細表弟一心想成親,始終女主角係正既,所以都拍哂心口話冇問題。

無錯,疏堂細表弟就係一開始既男人。

----------

結咗婚之後,喺女主角同個男人既互相配合下,男人既生意越嚟越好,家境亦漸漸富裕。

但係,當男人開始財大,對女主角既語氣亦變得粗魯,正所謂,財大氣粗。而佢對女主角亦越嚟越粗暴,要女主角行就行,企就企,跪低擘大口掹耳仔就掹耳仔。

女主角亦試過反抗,話之前養父同男人傾好咗,會變持十五年生活習慣不變,而家過咗五年,就變到咁樣對待佢。

個男人話,生活習慣呢啲嘢好睇個人點理解既,始終我係一家之主,個解釋權喺我度,我覺得你照我咁做冇改變到個生活習慣喎,只係個形態上用咗唔同既表現方法姐嘛。

故事既後續,就係呢個故事一開頭講既情況。

====================

好荒謬?

呢個世界就係咁痴線,兩條友傾傾吓生意都要拉埋另一個妙齡少女既命運嚟做籌碼。

呢啲咁垃圾既劇情,連膠都廢事派,但,如果你係女主角既朋友,你又會建議佢要點做?如果你係女主角本人,你又會點做?兩個做法有冇唔同?如果有,又點解會唔同?

如果你既道德底線,接受唔到呢個女主角要喺男人既淫威之下委曲求存。

如果你接受唔到男人話女主角要婚離會拆散一頭家嚟做理由去唔比個女人走。

如果你覺得接受唔到啲汕頭汕尾既親戚山長水遠嚟到話女主角講粗口唔啱所以唔應該活得有尊嚴。

如果你細心一諗,覺得個女主角其實有本事自己養活自己,其實唔駛買佢——買個男人怕。

咁恭喜你,起碼,你知道當你要用勇氣去實行道德抉擇既時候你緊握既係一束乜野理由。

I wish we love our motherland and protect her from violenc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