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芸

哲學博士,獨立學者 網誌

社運

香港保衛戰:前言

香港保衛戰:前言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這裡所說的保衛的對象,是指一國兩制;更具體地說,是指兩制設計裡隱含的香港人民在回歸以前所享有的各項自由。自8月以來初的一系列事件表明,香港已經成為王張兩大常委鬥法的主戰場,一國兩制遭到嚴重破壞,香港自由岌岌可危。

北京某些政治勢力,正在利用黨政軍系統中的極左殘餘,千方百計挑撥北京和香港之間的關係,陰謀在香港出動解放軍對付示威民眾,以狙擊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掩蓋自己的貪腐行為,並攫取更大權力。倘其圖謀得逞,香港固然首當其沖,大陸亦將深受其害,某些勢力為固位擴權不擇手段,可能會將整個國家拖向內戰深淵。

這個寫作計劃開始於全國人大釋法前夕,起初是在FB上轉發《成報》11月3日漢江泄評論時順手寫的千字評論,提醒港人當心張、梁借釋法引發二次佔領以便武力鎮壓的陰謀。然後由於國內網友(尤其是輿情監控部門)看不到FB,所以將它加以修改,在新浪微博上重新張貼。本以為只會是篇數千字的短文,為了趕在釋法之前貼出,寫完頭3千字之後,便將這一部分先行貼出。

但是隨著寫作的推進,我發現文章篇幅迅速拉長,而事情的複雜性也遠超預想。例如,我沒想到的是,這篇公開談論常委權爭、鼓吹平反六四的文章,竟然未遭和諧。

這當然不是由於負責監控我的有關人士忽然失職,而顯然是因為,我的文章被某些勢力用作了派系鬥爭的武器。這讓我明白,我必須小心推敲措辭,盡可能做到事實準確、邏輯嚴密,經得起專業化的審視。另一方面,它也讓我意識到,有必要上調這個寫作計劃的優先級,不再將它作為隨興而發的時評,而要以專業化的研究來介入現實。

作為大陸人,之所以要冒險幫香港人捍禦他們的自由,是因為,香港對大陸來說,有如開在鐵屋高處的一扇窗,讓部分渴望自由的大陸民眾可以透過它暫時呼吸到一點來自自由世界的新鮮空氣,然後回來繼續拆除鐵屋。假如這扇窗被堵上、封死,大陸民眾亦將窒息。回歸前的香港,本與大陸同文同種,同枝同氣。

回歸之後的香港,由於和大陸面對同一個利維坦(雖則一個間接一個直接),更是命運相連,休戚相關。倘若大陸政府的權力不能受到有效制約,香港絕無可能獨善其身。反過來說,十指連心,香港倘若淪陷,大陸的狀況必定更加不堪。因此,我作為正在從事香港研究的大陸學者,想要站在大陸和香港之間,以學者+行動者的視角,梳理香港之劫與大陸政爭之間的關係,並提出我的推測和建議,以期助香港平安度過此劫。而既然香港和大陸是命運共同體,幫香港也就是幫大陸,權力的本性就是要四處擴張,不受約束的權力對大陸的禍害更甚於對香港。因此,幫港人擊退那伸向他們的魔爪,亦必有助於大陸民眾鑄造約束權力的鐵籠。

對我個人來說,幫助捍禦香港人的自由,還有一個特殊的理由:作為六四余孽,我感念維園廿七年不曾間斷的燭光,不希望它在不久的將來被迫熄滅,更不願看到同樣的悲劇在香港發生;相反,我希望,在有生之年,我能再回到天安門廣場,和香港的朋友們一起點燃代表愛與和解的燭光。那將是我們——大陸人和香港人——共同的希望之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