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不想含淚投票

不想含淚投票
廣告

廣告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舉世震驚,賽果戲劇化之程度,比小說更離奇。我不是美國專家,也不想在此大放厥詞做離地的馬後炮分析,只想略談選舉結果對香港有何啟示。

希拉里得票比特朗普略勝二、三十萬票,但在「勝者全取」的制度下,特朗普得到的選舉人票,大幅拋離希拉里。即是說,已經有超過一半投票選民支持希拉里,但仍然不夠贏得總統選舉。可能的原因,是民主黨的支持者,尤其年輕人,不肯含淚投票。

在選民心目中,希拉里已經是老政客,歷史很長,政治套路一清二楚,而且前科纍纍。班加西美國大使館恐襲、電郵門醜聞、與華爾街大鱷關係密切……公開聆訊、執法調查,雖然都能過關,但卻把語言偽術發揮極致,給選民的感覺是,希拉里滿口謊言,甚至是個道行高超的騙子。

民主黨的支持者都比較自由派,比較理想主義,他們不想含淚投票給一個騙子,結果投白票,甚至沒有出來投票,又或投給他們認為比較理想卻沒有任何勝算的候選人。

特朗普是個瘋子,希拉里是個騙子,瘋子鬥騙子,選民揀了瘋子。民主黨支持者不想含淚投票給騙子,結果要承擔瘋子上台管治美國的惡果。

To含淚投票or not to含淚投票,也長期纏擾着不少香港人。

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選舉即將舉行,高教界、醫學界、其他專業界別,民主派都有組隊參加,並聲稱有機會一舉拿下三百個選舉委員的席位。三百席位雖然不夠選出一個特首,卻是關鍵的少數,在特首選舉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但有些參選人把話說在前頭,即使當選,在特首選舉中,如果沒有理想的候選人,他們也不會含淚投票,只投白票,又或索性不投票,以突顯這個小圈子選舉的荒謬。

問題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已經路人皆見,不知被突顯了多少次,效用如何?大家心中有數。我要問的是,如果一早打算投白票或不投票,那參選來幹什麼?

民主派如果真的幸運地取得三百票,如何運用,需要根據不同形勢,沙盤推演,好好地討論出能夠發揮最大作用的策略來,不然,美國總統選舉的惡果將會在香港重演。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