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中央會否讓民主派造王?

廣告
中央會否讓民主派造王?

廣告

選舉委員會報名期結束,暫時有1553報名參選競逐1200個選委位置。除了界內競爭成為焦點,候選人或團隊的政綱及投票取向亦引起爭議。民主派中,大部份都表示會反對梁振英連任,至於最後投票則有不同取態,有團隊表明投白票或不投票,以繼續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亦有指應運用一票以ABC(Anyone but CY),或可「造王」以「取其輕」,如有論者提出,不含淚投票成全狂人,投票意向還是別說得太死,筆者嘗試作點回應。

泛民能否成為「關鍵少數」?

有指若然民主派在取得二百至三百票後,可以「關鍵少數」去「造王」,但在過往幾次的特首選舉中,我們清楚見到中央政府完全左右選情,最後可以將超過601票歸邊,即使團結民主派選委的票,亦未能對選舉結果作決定性的影響,而且,我們會相信中央政府最後會讓泛民選委成為「關鍵」來「決定」特首嗎?如此為民主派「充權」?雖然政治會有變數,但這的確有點難以置信。假若民主派不會成為「關鍵少數」,就不用說應否含淚投票,因為也不會影響最後特首誰屬。

此外,民主陣營一直堅持的,是更民主的制度。當然,梁振英是千錯萬錯,過往幾年對香港的撕裂令人極之憤怒,但自董建華、曾蔭權,以至梁振英,尤甚在中央更多介入香港的事務後,令人看見「沒有最差,只有更差」,還記得上屆特首選舉,在2012年「323民間全民投票」,最後有222,990人分別以網上、手機及票站投票,結果棄權的約12萬票,佔54.56%,梁振英、何俊仁及唐英年分別有17.77%、11.42%及16.25%;梁振英最後亦在民調中較高民望下當選,當年表態支持梁振英的「梁粉」,這些年一直被受指責,若今次民主選委們含淚投另一人,又如何保證不會選出另一「梁振英」或更壞的一個,他日又應否負上如今天「梁粉」們的負任?

當初為何堅拒「袋住先」?

再假設梁振英必然是史上最差的人,選委們應「取其輕」,但這又是否猶如要接受「袋住先」的想法?2014年,政府提出「先篩選、後普選」的方案,當時亦曾有部份人支持要「取其輕」,在制度下爭取最多,讓香港市民在限制中先有投票機會,在「1200人選委會方案」與「全港市民普選」的方案中應「兩害取其輕」。但為何民主派堅拒「袋住先」?以致日後的雨傘運動?因為大家擔心若市民最後在「篩選後」的投票會增加了假普選的「認受性」,這種才是真正的害,所謂「取其輕」或「造王」會否增加選舉的認受性,應是選委的考慮。不過正如上述所說,中央不會給予民主派選委造王的機會,誰輕誰重,最後中央有決定性的權力。至於如何阻止梁振英連任,繼續暴露他的惡行,拉低他的民望,減低中央及建制選委對他的信任,或許是現時可以做的事情。

至於白票或不投票的取向,當然不會奢望會因此推翻小圈子的制度吧,但這最少是對於不認同特首小圈子的一種表態及一份堅持,至於是否事先張揚,這有不同判斷,有說要保留轉變的可能,或可以有更多談判的籌碼,但談判的底線是甚麼?候選人承諾選委甚麼便可取他一票?會否有候選人完全認同民主派的政綱而最後可成為特首?另一問題在於,選委界別投票的選民,是否清楚選委最後投票特首的原則或考慮?早點說明投票意向,也是給選民有個較清晰的交代;有點值得考慮,或許是有人提出發起民間公民提名,在平行時空中選出「民間特首」,若平行時空最後與選委會相遇,選委或可考慮投票以表明支持「真普選實驗」,原則是以繼續否定現行特首小圈子選舉。

另一方面,守住原則又何不棄選呢?民主派當選,可減少建制派人士進入選委會跟中央或各特首作更多政治交易,或壯大建派陣營的聲勢;多一個民主派,會就少一個可撈「政治油水」的建制派,若然最後有二、三百個民主當選,總好過讓整個選委會被建制佔領,也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堅持表達,再次表態反對特首小圈子選舉。

作者為社工復興運動、影子扶貧會、影子長策會成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