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黃冠能:特朗普上台牽動香港前途 

廣告
黃冠能:特朗普上台牽動香港前途 

廣告

作者為《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美國大選,特朗普意外勝出,將成為下任美國總統,震驚全球。特朗普言行出位,但深得反建制白人選民支持,顛覆美國國內政治之餘,更將衝擊全球政經格局。

前港大學者、憲法專家佳日思在比較自治政體著作《Practising Self-government》中指出,由於自治政體多在全國政治中處於弱勢,如要長期維持自治地位,就有賴於國際社會的持續監察和關注。香港人要建立和維持真正自治,就要思考國際因素;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及中美關係走向,必定與香港前途息息相關。

競選期間,特朗普提出「美國優先」,其政見帶有孤立主義和保護主義傾向。特朗普明言美國不應繼續當「世界警察」,他認為美國過往花費太多精力和資源於國外,影響了國內建設和發展。特朗普特別欣賞俄羅斯強人總統普京,在全球推廣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看來不為這位商人所重視。他上台後,美國還會花多大力氣,督促中國改善人權?以後天朝中國「欺凌」香港(紐約時報語),美國政府會否連口惠而實不至的聲明也不發一個?

特朗普於政綱提到重新發展美軍實力,但他的焦點似乎都放在「伊斯蘭國」及其他恐怖活動,較少提及南海以至亞太區情況。唯一例外是他的兩個政策顧問,在選前一天於《外交政策》(Foreign Affairs)發表文章,指特朗普將加強美國海軍於亞太地區的部署。特朗普及其智囊都在競選期間,更多次明言各盟友不可以繼續依賴美軍,而必須有合理的軍事或金錢付出。特朗普會延續、還是改變奧巴馬的重返亞洲戰略?

經濟上,特朗普也反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認為TPP不利美國本土經濟。TPP本來是奧巴馬重返亞洲策略的核心項目,刻意排拒中國,藉以拉攏亞洲各國。如今特朗普當選,奧巴馬也只好放棄任內推動TPP的計劃。TPP胎死腹中,會如何牽動亞太區的政經格局?

整體而言,特朗普的競選政綱並不重視亞洲,甚至要改變為亞洲盟友提供保護、制衡中國的一貫政策。美國如果真的淡出亞洲,會否做就空間,讓中國可以乘時爭取佔據?亞洲各國如果不能依靠美國霸權保護,會否被迫倒向中國?這些趨勢如果成真,整個格局將對香港十分不利,一來香港加入TPP以幫助中國打開圍困的功能全失,二來亞洲各國如果倒向中國,香港的處境會否更加孤立?

當然,特朗普與中國不乏潛在矛盾。特朗普的選舉主打貿易問題,經常抨擊中國搶去美國工業和職位,又偷取美國專利技術。他明言當選後,將立即將中國列為貨幣操控國,並增加中國貨品入口美國的關稅,以縮減中國與美國的貿易順差。如果中國作出報復,中美之間將開打貿易戰。如果中美爆發貿易戰,中國現時已經疲弱的經濟,必將雪上加霜,香港經濟也會被牽連。屆時香港是坐以待斃,還是能夠以世貿成員身份居中調停、緩和衝突,甚或加強中國貨物到美國的轉口貿易,以減低報復性關稅對中國經濟的衝擊,並重新突顯香港自治的重要性?

最後一點必須密切觀察的,是《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前景(下稱《政策法》)。《政策法》代表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對香港自治的承諾和支持,對香港前途至關重要。特朗普會否延續《政策法》?甚至推動兩黨議員醞釀中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從未提及香港議題,意味存在極大可塑空間。

當然,以上分析都建基於特朗普的競選政綱,正式上台後特朗普會否調整策略,甚至改轅易轍,尚未可知。無論如何,香港人必須密切留意國際因素,以更立體的策略推進本土自治運動。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香港前途決議文】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