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紀念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之二:「一二三」事件與各地報紙

廣告
紀念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之二:「一二三」事件與各地報紙

廣告

原刊:訊報

在上一個星期的文章《從數據認識「一二.三」事件對澳門社會經濟影響》當中,簡述筆者撰寫紀念「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系列文章原意,也討論「一二.三」事件對澳門社會經濟影響有關數據之後,本文就談談「一二.三」事件與各地報紙的情況。由於一些報紙文獻資源還沒有完全開放,故此只探討已找到已開放查閱報紙文獻資源。由於各地報紙文獻資源浩瀚,因而未能每一地方逐一探討,故此只精選部分地區報紙文獻作評述。

「一二.三」事件作為國際性事件,理所當然各地報紙都有曾經報道,不過也有例外。香港《大公報》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載美聯社在里斯本電的消息,葡萄牙里斯本政府檢查官繼續推行封鎖新聞政策,禁止葡文報紙刊載有關澳門「一二.三」事件消息。由於葡萄牙里斯本政府推行封鎖新聞政策,許多葡文報紙刊載有關澳門「一二.三」事件消息,新聞指繼續推行該封鎖政策,即新聞封鎖政策早已推行一段日子。不過這種情況只是當時新聞這樣說,暫時還未清楚還有什麼葡文報紙刊載有關澳門「一二.三」事件消息。葡萄牙里斯本政府檢查官推行封鎖新聞政策,應該與軍事獨裁者葡萄牙總理薩拉查對葡萄牙國內推行法西斯專政有關。這麼重要的事為何不讓新聞機構報道,這可能是軍事獨裁者葡萄牙總理薩拉查害怕這事件破壞他的聲譽和獨裁統治。
 
雖然葡萄牙里斯本政府檢查官推行封鎖新聞政策,不過澳門當時作為葡屬地區,澳門中文報紙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至一九六七年二月,從沒有間斷對澳門「一二.三」事件有關新聞報道和評述。現時在澳門公共圖書館查閱到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澳門中文報紙有兩份,就是《澳門日報》和《市民日報》。
 
《澳門日報》偏向於中國共產黨的立場,報紙排版和新聞標題設置也貼近中國大陸報紙。例如《澳門日報》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日一篇特寫報道新聞標題:《法西斯屠刀下救死扶傷/記鏡湖醫院醫護員工控訴澳葡罪行大會》,又例如《澳門日報》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一日一篇頭條報道新聞標題:《各界代表昨日憤怒集會 並即派代表提交抗議書 要澳葡當局立即接受六項要求/嚴懲施維納等並簽字公開認罪/通過成立治喪委員會為死難同胞舉行葬禮及追悼會》。
 
從以上可見《澳門日報》鮮明偏向於中國共產黨的立場之外,報道內容非常誇張,新聞標題太長,不過非常詳細報道當時葡萄牙如何打壓華人。「一二.三」事件有沒有當時的《澳門日報》報道這麼誇張,需要有待多方面查證。另外有位《澳門日報》記者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於採訪氹仔警民衝突時曾被捕。至於當時澳門《市民日報》新聞標題則沒有太長,報道內容較《澳門日報》仔細,報道範圍較《澳門日報》多,有時也轉引台灣中央社的消息。
 
當時仍是英屬的香港地區,從沒有間斷對澳門「一二.三」事件消息的報道。香港《大公報》和《文匯報》偏向於中國共產黨的立場,香港《工商日報》和《工商晚報》、《華僑日報》則偏向於中國國民黨的立場。這些報紙當中,有報道香港左派人士對澳門的聲援,也有報道許多內幕消息,有時也轉引台灣中央社的消息,不過是非對錯需要進一步考證。
 
現時本人查閱到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中國大陸中文報紙有五份,就是國家《人民日報》、國家《參考消息》、廣東《南方日報》和廣州《廣州日報》、廣州《羊城晚報》。中國大陸當時正是「文化大革命時期」,當時的中國大陸報紙排版都有共同特點,就是都刊有毛主席語錄話,都有當時所謂毛主席和其他革命活動新聞。這些報紙其中著墨於報道中國大陸紅衛兵及人民如何對澳門進行聲援,其中還有報道當時葡萄牙的醜聞。從報道當中,可見粵澳關係在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時期」的發展過程。
 
至於外國報紙報道的情況,一些偏遠外國報紙似乎由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五日開始報道該事件。例如澳洲《堪培拉時報》(The Canberra Times)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五日以《Troops fire on Macao rioters》為題,開始報道「一二.三」事件。加拿大《溫尼伯論壇報》(The Winnipeg Tribune)在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五日以《Chinese youths riot in Portuguese Macao》為題,開始報道「一二.三」事件。這可能是由於當時通訊技術還沒有現在發達,加上地方非常偏遠,因而未能及時報道。不過也有例外,新加坡《南洋商報》(Nanyang Siang Pau)則在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以《澳門離島發生警民混戰 石塊橫飛殺聲震天/釀成十餘人受傷/警方派出大隊鎭壓》為題,開始報道「一二.三」事件。外國報紙除報道「一二.三」事件經過之外,也有報道許多內幕消息,不過是非對錯需要進一步考證。
  
(紀念一二三事件五十周年 之二)

圖:曾經有報道「一二.三」事件的各地部分報紙報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