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補選 初選

補選 初選
廣告

廣告

青政梁游決定上訴,但由原訟庭到上訴庭,打的法律觀點,並非支那粗口是否忽略或拒絕宣誓,而是法官還是立法會主席,誰才有權裁定當選議員的宣誓有效或無效?即使打到終審庭,若維持原判,梁游被取消資格就鐵案難翻,若判梁游勝訴,不等於恢復議席,而是發還立法會主席重新決定。

人大已經釋法,阿爺已經吹雞,梁君彥這個疑由西環捧上台的立法會主席,豈能不心領神會,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已不是第一次了,一件污兩件穢,推翻先前的決定,DQ梁游,差不多已是必然出現的結果,沒有任何懸念。刊憲宣布議席懸空,接着下來,就是補選,還未開始,民主派就打崩頭。

有一說是,本土獨派留下空缺,按照同路人的政治倫理,他們應當優先,大家唔使爭。問題是,本土獨派是否民主派的同路人?即使民主派當他們是同路人,他們又會否同樣看待對方?不需討論,答案已寫在牆上。

另一說是,如果民主派傾唔掂數,不如搞個初選。但問題是,美國政黨初選,是黨內初選,不是跨黨初選,誰有資格參與投票,機制實行經年,而且行之有效,甚少爭議。香港民主派要舉行初選,但如何運作呢?其實香港也有類似經驗,但效果認真麻麻。

2007年民建聯馬力去世,留下立法會議席空缺,經過民調、辯論、再由民主派人士投票,推舉陳方安生出選。到2012特首選舉,派誰參選民主派也舉行初選,由民調和公眾投票來決定,結果推舉何俊仁出選。

民主派初選機制最大的爭議,是誰有權投票。第一次由泛民議員和政黨代表參與,被批評也是小圈子不夠民主。第二次公眾可以參加,但支出龐大,勞民傷財,而且漏洞多多,非民主派市民也可以投票,影響結果。如果民主派再搞,能否完善初選機制,相當頭痛。

這都是技術問題,總有一天可以解決。關鍵是,民主派之間恩怨情仇太多,即使通過初選推舉出候選人,各派會否服從?又是否全心全意為這個人助選?民主黨已打了開口牌,若新東推舉的是范國威,因過往有太多牙齒印,民主黨不會為范助選。如此結果,試問初選有何意義?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