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基層組織者參選社福界選委 要求政府重視社區發展

基層組織者參選社福界選委  要求政府重視社區發展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特首選委會選舉在下月11日進行,社福界一向是泛民的票倉,上屆便拿下59席。今屆有多個團體競逐,當中包括「社福同行」,社工吳堃廉是其中一員,對他來說,基層組織者才是他的「真正身分」。吳表示,小圈子選舉是不公義,但因為其代表性不足,才希望能夠和街坊及服務使用者一起參與。「希望令不公義的制度內有服務對象的聲音,所以我地叫社福同行。」

吳堃廉今年30歲,做了5年社工,過去4年主力跟進葵青區內的私人樓宇的居民支援。他重點關注社區工作,尤其如居民參與、組織和貧窮議題。 他的日常工作除了舉辦活動外,還有就是擺街站和洗樓,重點跟進劏房和社區問題。他透露,有街坊曾經走到無路,更打算跳樓一死了之;但經社工跟進後,街坊不但走出陰霾,更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多。「睇住佢地由無自信到有自信,再到主動發聲,其實好感動。」

吳堃廉表示,社區工作者的信念,就是令街坊相信「參與」能為他們帶來改變。他分享了一些個案,有劏房戶街坊最初只躲在家中湊仔,較少時間接觸社會,更沒有渠道了解原來有更多資源,能令他們走得更前。「社工就係要接觸佢地,話俾佢地知,唔係因為自己懶、學歷差、唔夠技術,而係社會制度不公。」

讀書時已是CD

吳堃廉在科大機械工程系畢業,可說是非一般的社工。他自言在入讀科大已想做社工,甚至希望能跟進青少年工作,最後入了機械工程系。他發現原來不太適合自己,但決定讀完再作決定。

吳堃廉在讀書時代上了宿舍莊,適逢當時的大學宿位不足,吳堃廉和莊員成立關注組和發起靜坐,後來成功爭取。朋友更對他說:「呢啲咪CD(Community Development )囉。」

在讀書時早已展開組織工作,難怪立志要做社工。爭取宿位亦成為他進入社福界的契機,吳堃廉畢業後在在中學教物理,並邊修讀社會工作碩士。

吳堃廉強調,參選選委會的贏輸固然重要,但帶出弱勢的聲音更重要。他認為,社福界不是只有社工,社會有太多議題值得關注,令弱勢沒辦法反映聲音;希望透過今次機會把服務對象的聲音帶到另一層面。

IMG_8951

提倡居民參與

吳堃廉是社區發展陣線執委,他以這個身分參與「社福同行」。吳表示,今次是首次參選,「社工註冊局都無選過」,自己亦猶豫了很久;因為不但不支持小圈子選舉,更感到有點自相矛盾。他解釋稱,一直都提倡居民參與,自己參選某程度上是阻礙了他們的充權。

政府在2003年大幅刪減社區發展工作的資源,令社區工作猶如夕陽行業。吳對這說法不認同,指不少社工一直在不同岡位上努力補位。

吳堃廉認為,不少新落成的屋邨都因規劃不足,令基層街坊有生活上的問題。他呼籲政府在規劃前應廣納民意,事後亦要有渠道溝通,更應成立新屋村社工隊,從中連繫官方和居民。

在地區上,一直有一個有趣現象。有區議員以村長自居,有政黨的口號更是「有事要搵XXX」。吳不諱言街坊在遇到問題時,的確會找議員求助,但有些新屋邨未有。更重的是,他認為社工的角色較中立,「區議員要一個人睇住整個區,有政治包袱」,無可避免要爭取選票及有政黨的考慮。

香港社會工作人員協會早前舉辦的新秀社工比賽,吳堃廉獲獎。記者問及詳情時,他謙虛地表示「無咩特別啦」,稱在面試過程中,一直強調社區工作的參與。「我的使命是推動社區發展。」

「政府要重視社區發展,現有資源唔可以削減,新舊屋村都要有社工隊,同十八區每區都應該有社區中心。」他強調,社區工作者的信念,就是令街坊相信「參與」能夠為他們帶來改變。

他分享了一些個案,有劏房戶街坊最初只躲在家中湊仔,較少時間接觸社會,更沒有渠道了解「原來有更多資源,能令他們走得更前」。「社工就係要接觸佢地,話俾佢地知,唔係因為自己懶、學歷差同唔夠技術,而係社會制度不公。」

IMG_0172

社工就是深耕細作

吳認為「社工就是深耕細作」,因為組織工作是十分漫長的事,必須要有耐性。他分析指,近年不少抗爭運動均被情緒主導,會「易聚易散」。「天耀街市要拆,街坊同商戶會因為情緒湧出嚟,但件事完咗後,佢地會覺得『點解爭取唔到既就散』。」

他強調,要建立較健康的組織工作便要一點一滴地建立,及和街坊商討,包括以甚麼作目標和為了甚麼而參與;才能組織更長久和力量。「例如街市改建後想要咩設施,包唔包埋墟市。」「要講清楚為咩而走出來,唔可以情緒主導。」

吳又笑言很多人問他會否參選區議員,他表示不會,因為自己推崇的是參與式民主;相信居民參與,一起共議才能有效地改變社會。他相信社工要推動基層參與,透過參與令街坊和制度都有改變。

吳認為,議員接到街坊求助時,通常會分開處理,但社工則是一并處理。「明白議會內外裡應外合都好重要,所以會互相合作。」「一直都強調在狹逢中變革,但我地希望爭取狹縫中再爭取闊少少。」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