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澄遊

在營役的隙縫中筆耕不倦,在電影、文學、往事今時和種種細細碎碎中逃遁,看途上好風景,看人生愁苦,嘗試洞明世事。 網誌

生活

「怒」——是人生中擁有太多重要的東西

「怒」——是人生中擁有太多重要的東西
廣告

廣告

電影「怒」星光熠熠,果然沒冷場,一宗謀殺案,三個神祕、沒過去、沒身份的人的故事,每個故事都有三個角色,劇情豐富,結構出色,重重推演,氣氛掌握出色,142分鐘轉眼就過去了。

電影落幕一刻,縈繞在心不是殺人動機,不是電影要說是怒,還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而是整齣電影瀰漫的冷漠、灰暗和沒希望,無論好角、歹角全是流露這哀調,都是壓在令人抖不過氣的現實夾縫中,或沒尊嚴、或沒靈魂的、苟延殘喘的活着。

先是不知為了什麼原因出走到新宿出賣色相的愛子,回到老家千葉縣小漁村後,不潔之身再抬不起頭,宫崎葵演技一如往昔出眾,她的嚎哭是因為連爸爸也不信她殘破的人生能可以有幸福,抑或是連自己都不信可以覓得真愛,所以才迫得要試煉為父母四處避債的愛人哲也?

剛搬到沖繩附近小島的小泉,年紀輕輕已隨常為情傷的媽媽四處漂泊,小男友辰哉和在孤島上認識的朋友信吾竟在她遭逢危難時䄂手旁觀,受辱後她祇是對辰哉不停的說不要報警。人生已再如從前,太陽繼續每天㫒起,鏡頭映着陽光耀眼,小泉躺在家躺在媽媽身伴,温暖安全嗎? 祇是更諷刺地告訴觀眾,這苦祇有小泉自己一生乘擔着。

我從來不覺飾演優馬妻夫木聰特別有型,也不覺他和另一神秘人(綾野剛飾)的同志愛慾鏡頭特別耀眼,但妻夫木聰的確演得活脫,優馬在繁華落盡的東京生活優越,收留無家可歸的直人,相濡以沫,可是愛情終究是虚妄,直人終究被離棄,孤獨在公園猝死,誰的心更淘空? 誰的人生更虚空?

電影末段寫殺人的田中殺人經過,把怒、把冷漠、把灰暗、把沒希望的哀調推到極致,田中每一份工作都受欺凌,沒人關懷,沒人聆聽,惟有把怒氣寫满陋室,他汗流浹背、迷路半天四處找工作的地方,才被冷漠的通知工作時間是上星期,陽光熾烈令境致變白糢糊,正寫照田中的怒已令他迷失。觀眾不必再問一切有關田中殺人的事,祇是更明白田中為何會殺送人也一杯啤酒解渴的婦人和他的丈夫,甚至也會對日本不明所以的殺人事件更多理解,被殺的、殺人的其實都是可憐人。

不信任身邊人的愛子、不懂爱的優馬、不挺身而出的哲哉都可能痛咎不斷。但電影並不是沒説出路,優馬重病瀕死的媽媽是智慧老人,她幽幽的說兒子優馬的人生擁太多重要的東西,真的嗎? 優馬有的是重要的還是不重要的? 他是擁有還是從沒擁有? 是幸還是不幸? 優馬的哀哭可能是洞明這話,也讓觀眾從幽暗中看見光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