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宇

Hongyu Wang is a Hong Kong-based trader and author of Grameen in Kosovo: a post-war humanitarian manoeuvre. His articles have appeared in Sunday Examiner, A-Desiflava Magazine and Harbour Times and online on Citizen News, Local Press, Pen Toy, VJ Media, The News Lens, Jumpstart Magazine, EJ Insight, The Glocal and China Current. 王宏宇居于香港,從業于貿易行業并著有Grameen in Kosovo: a post-war humanitarian manoeuvre. 他的文章已發表于公教報,A-Desiflava雜誌和港報并刊登在網絡媒體眾新聞、本土新聞、評台、輔仁媒體、關鍵評論、Jumpstart雜誌、EJ Insight, The Glocal和深度新聞網。 網誌

政經

施行財政赤字以擴大社會福利開支

施行財政赤字以擴大社會福利開支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我們委實是一個令人費解的地方。政府每年攫取數以百億的財政盈餘然而普羅大眾卻只能在街頭和襤褸的家中勉強度日。

  這不是新聞。我們都了解社會不公。我們已經聽的太多,感受亦太痛苦。在選舉期間大量的辯論議題總離不開社會問題,如同每位候選人都是從天而降拯救人間的神靈。政府也成立了扶貧委員會。慈善組織經營起來也不難。但偏偏工時不斷上升而工資的購買力卻持續縮水。貧窮和絕望日益成為我們頭頂揮之不去的陰霾。

  有些事情出了問題。

  首先是財政政策。我們的公共預算方式急需變革—必須放棄每年設定盈餘標準的思路。適度的財政赤字將有助於防止社會的進一步撕裂。因為我們將以赤字擴大社會福利開支。

  現時的社會福利項目極端吝嗇且缺乏全面保護網的功效。無論已有或應有的公共福利亦或現有福利項目的眾多部分均需要大量資金的注入。

  我們必須廢除因低收入、低資產或年長而提供的救濟性援助的資產審查要求。必須設立由僱主同政府共同繳納的惠及每個人的住房公積金。全民退休計劃必須立刻落實:無論以現金或實物計量,你在65歲時的資產越少政府將為你提供的就會越多。失業保障作為一項公民權利也必須早日兌現。無論定義起來有多麼困難亦或發覺這些隱蔽行為有幾多不易我們必須針對「自由市場」的剝削行徑採取行動并檢控涉案的公司董事。必須大量增加大學學額從而使得我們的下一代將其視為人生旅途的一部分和基本權利而非少數人的特權。需要列出的還有太多。總之我們普通人過體面生活的所需均在社會福利的範疇之內。

  施行適度財政赤字的原因不僅僅是急需緩解嚴重的社會不公。在不久的將來尤其在臨近2047年時財政赤字將會是維持經濟增長的決定性因素。以注資社會福利項目為目標的赤字將在那時維持投資者對香港經濟的信心。當我們的科技、金融、貿易和物流優勢退卻時,當我們政治的不穩定因素增加時,當我們的政權壓迫性日益增大時我們只有依靠投資于人民的財政赤字以維持市場信心。

  適度財政赤字本身可能并不足以滿足擴大社會福利開支的全部資金要求。我們還必須增加稅收并徹底變革稅制結構。一個全新的高比例的稅率必須即刻適用於那些富豪、權勢階層、既得利益者、行政會議和功能組別的寡頭。同樣以利潤、員工人數或股票價格衡量而超過一定規模的公司也將無處可逃。必須廢除當前在一些極小範圍內征收大量稅款的現狀。我們需要擴大征收範圍並將政策重點放在征收極高收入人群高於平均收入的部分。這樣以來資金就足以承擔所有社會福利開支。

  變革財政政策后我們就不可避免的需要談及社會心理、社會結構以及我們組織經濟活動的方式。現實狀況給予我們的是一個奇怪的結果:文明社會與殘忍的勞資關係、冷酷的工作環境和冷漠的人祭關係並存。在這裡我們必須譴責以自由放任為名無視且合法化剝削的行徑。這樣做的後果在我們周遭顯而易見。在一個極少數人擁有全部和普羅大眾一無所有的社會里根本無正義與道德可言。

  民主社會主義是我們的出路。民主社會主義最好的結合了個人自由和社會公義。我們必須努力爭取實現一個由選舉產生的代議政府并使之強力干預經濟活動。這絕非烏托邦;我們必須著眼大局。財政赤字只是第一步。往後需要做的還有更多:諸如拆分壟斷市場的地產發展商、銀行和保險公司并廢除非法囤積土地的鄉議局。

  如果我們能有堅強的政治意願并準備好為之犧牲那麼就沒有我們完成不了的使命。攫取民脂民膏以飼養腦滿腸肥的利益集團的現狀將成為過去。人人平等的理想境界將再次回到我們古老而偉大的家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