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橫洲公聽會:為甚麼我要向應耀康抗議

廣告
橫洲公聽會:為甚麼我要向應耀康抗議

廣告

公聽會上,市民和村民所質疑的是「為甚麼」橫洲公屋發展計劃要先剷除綠化帶而不先開發棕地,「為甚麼」一定要先向鄉事摸底。有關前者,房屋署署長應耀康只說「沒有說過不做第二期」,後者更只重覆交代摸底過程。

應耀康口口聲聲話已經有諮詢過城規會就是做了諮詢是不乎事實的:他沒有否認村民在會上提出,去年11月才知道需要收地的指控,也沒有反駁午夜入村張貼收地通知的事實,足以證明村民所言非虛。

應耀康又指城規會收到109個申述,那他就要問問身邊的鍾文傑了:東北兩區的OZP,也是爛到透頂的諮詢,收到的反對申述超過40000個,只有7個贊成。那為何今日發現這麼多問題的橫洲OZP只收到109個申述?多少支持/反對?他們是誰?

抗議應耀康,更是抗議整個運房局對被逼遷者的不聞不問。東北遞信,邱誠武掂行掂過視而不見;橫洲事件,張炳良不願落區。

IMG_9174.JPG

一個普通市民在公聽會發言只有3分鐘時間,準時就被熄咪,而他一生人可能只有一次這樣的機會直接跟官員對話。但一個可能你同我都不認識的官員(鍾文傑?應耀康?慕容漢?乜水呀,開公聽會搵啲咁嘅官員做代表?)就可以隨心所欲,講幾耐就講幾耐。這種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加上這種「議事規則」,不對等的溝通機制根本一開始的已經預設。麥美娟下達的驅逐令,就是這不平等的機制的惡果。

沒有其他理由想開脫,我就是抗議運房局、抗議應耀康,行使基本表達意見的權利。而在此之前的發言講稿如下:

慕容先生(地政總署助理署長慕容漢),我們兩年前已經在馬屎埔黎生收地案交過手,當時你是北區地政專員,如今升官做助理署長。富者田連阡陌,貧無立錐之地。逼遷者升官發財,但居住在橫洲、東北等地的散村村民,絕大多數都是基層的非原居民。

現在每一次改劃同發展,政府都可以造就另一個迫遷出來,耕作生活幾十年臨老才被人迫遷,更要用起公屋為名挑動基層之間的矛盾,完全是混淆視聽,製造分化。

要真正解決基層住屋問題,並不是盲搶地就能處理。一邊說不夠地起公屋,但港鐵上蓋、市區重建、還有勾地表裡的土地,都賣給大地產商、大資本家、大財團起豪宅。請問你們賣地起住解決了甚麼住屋問題?為何鐵路上蓋就一定要賣給大財團?起公屋得唔得?

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只重視「業權」、「擁有權」而輕視「居住權」及「生活權」,刻意製造的起公屋與逼遷散村的假對立,然後無視已被破壞和閒置的棕地,加上政策的傾斜,令非原居民往往成為大開發的犧牲品。就算是有錢、已向原居民買下業權的村民,所得到的補償與原居民永遠都不對等。部分「不肖子」和地產商為了換地、起丁屋、改劃做倉,更透過陀地以不擇手段如倒泥、強拆將非原居民逼埋牆角。

20161128

在這裡我也要代表同樣在不知情下,被改劃作住宅地的大埔滘乾坑綠化帶村講兩句說話。2011年,乾坑有一個小型改劃申請,政府的規劃師口口聲聲說「倘批准在「綠化地帶」內進行擬議的發展項目,會助長同類的發展項目入侵這個饒富鄉郊特色的地區,進一步降低這區的景觀質素。」但到了2014年規劃署就將這個饒富鄉郊特色的地區,改劃為住宅區。

三年之間,換了特首,這班公務員就可以徹底改變立場,由反對興建小花園,改為贊成建豪宅,作出完全背道而馳的行徑。政府用居民多年心血的居所,來換成150個豪宅單位。你解決了甚麼住屋問題?

發展局的副局長上任前幫顧問公司做大茶飯,城規會委員全部都是梁振英委任,全部人都打龍通。然後這個政府今日走來用迫遷解香港的房屋問題,這樣也可以?這個政府我們可以信任嗎?仲夠膽出來話連任?

原文
東北刊憲截止 村民遞信被阻 邱誠武視而不見
橫洲村民日常掠影
規劃署曾指乾坑饒富鄉郊特色 三年後通過改劃作豪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