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資深新聞媒體人。文章及專欄遍佈香港、台灣、美國報刊。包括中報﹑信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東方日報﹑香港聯合報﹐以及中央日報﹑自由時報﹑時報週刊等。目前在自由時報、台灣時報、TAIPEI TIMES(英文)、TAIWAN NEWS 財經文化週刊、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新聞網、爭鳴、動向、開放等雜誌有固定專欄。 網誌

國際

維吾爾人寫自己歷史與現狀

維吾爾人寫自己歷史與現狀
廣告

廣告

十幾年前,因為中共對維吾爾人的迫害,我發表了一些文章為他們的人權執言。移居台灣後,也參與了一些研討會及撰寫評論,揭露中共對他們的迫害,甚至成立「維吾爾之友會」,以便有個更好的發聲平台。

東突厥斯坦的研究籠罩中共陰影

然而我對維吾爾的歷史,因為許多事務纏身,沒有多作研究,坊間也缺乏相關書籍,曾經也買了幾本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相關書籍,明知中共在這方面下了大本錢進行宣傳與誤導,但也拿來看看。幾個月前,見到一位研究中亞歷史的中國旅美學者,我出示那幾本書,他爽快的回答,不必去看它。

例如,二○一○年出版的《新疆多民族分佈格局的形成 一七五九──一九四九年》,對各民族歷史變遷詳細的記述,但是對漢族情況則是盡量迴避,所述歷史到一九四九年為止,就是因為其後就不堪入書了。其中第六章《近代新疆多民族分佈格局的最後形成》,分為人口十萬以上的民族、人口五萬到十萬的民族、人口一萬到五萬的民族、人口不足一萬的民族。其中人口十萬以上的民族是維吾爾族、哈薩克族、漢族。依照書中的資料,一九四九年,維吾爾族三百萬人,哈薩克族四十四萬人,漢族十四萬人。差距這樣大的人數,居然劃歸在十萬以上的同一個檔次,顯然就是有意抹殺維吾爾人在新疆的主體性,為後來的漢族入侵殖民埋下伏筆。

二○一三年,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旅日中國學者王柯的《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 一九三○年代至一九四○年代》,這是相當敏感的議題。作者身居海外,敢於研究敏感問題,值得稱讚。本書以豐富的史料闡述維吾爾族(東突厥斯坦)的獨立運動,觀點雖然比較中立,但是感覺到有些問題欲言又止。例如獨立運動最重要的三區革命(一九四四年),雖然在獨立運動內部鬥爭問題上有詳細的描述,例如親蘇知識分子後來如何掌權,但是運動最後為何失敗,卻是迴避,只是到北京的代表團飛機失事全部遇難,然後賽福鼎到北京表示服從中共領導,就嘎然而止,僅僅一段的篇幅。此後幾段還為中國政府說好話才結束此書,這大概就是中共一向要求的「光明尾巴」。

維吾爾人寫《東突厥斯坦》出版

這樣的記述暗示了身為中國人的悲哀。那就是即使他旅居日本,也可能加入了日本籍,但是因為他與中國還有某些聯繫(例如在中國還有家人親友)而無法暢所欲言,甚至在科研方面還籠罩獨裁者的陰影而無法擺脫。然而即使如此,王柯在次年回中國時,還被警方扣留審訊兩個星期。可見中國政府對維吾爾問題的敏感與恐懼,以及對學術研究的踐踏,哪怕是在西方國家。

那麼維吾爾人到底是怎樣的歷史與現狀,他們的獨立運動情況又是如何?尤其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以後。最近台灣前衛出版社出版《東突厥斯坦維吾爾人的真實世界》,作者為維吾爾知識分子,用漢字書寫。為了人身安全,用了化名出版,而且因為作者要隱瞞身份,書稿幾經轉手,延宕多年,才在台灣出版。

本書簡述新疆的歷史情況,以及維吾爾人的歷史變遷,但重點放在近現代史的新疆歷史。對上述的三區革命,詳述了他們如何被國民黨、共產黨與蘇聯玩弄的情況。在國民政府忙於應付日本的時候,統治新疆的盛世才先親蘇,後親國民政府,變幻莫測。伊犁、塔城、阿勒泰三區革命在蘇聯軍援下迅速發展,但在二戰結束後,國民黨與蘇聯達成秘密條款,國民黨以承認外蒙獨立換取滿洲與新疆的主權。中共這時也反對新疆獨立。在一九四九年年初與夏天,分別由毛澤東及劉少奇與蘇聯的米高揚及科瓦廖夫會談新疆問題,蘇聯答應幫助中共解決新疆,中共則承認外蒙獨立、保障蘇聯在東北的利益。

因此當一九四九年八月中共派鄧力群取道阿拉木圖到達新疆,帶來毛澤東的電報邀請三區東突領導人到北京談判時,這些領導人報告了斯大林,並且經蘇聯到北京談判。然而他們進入蘇聯後幾天沒有音訊,然後就是他們飛北京時在蒙古上空飛機失事的新聞(王書說在蘇聯上空),機上人員全部遇難。他們包括東突臨時政府主席阿合買提江.哈斯木、總理、總參謀長、民族軍總司令等五人。當時報章大標題是:全國和新疆人民同聲哀悼、毛主席致電新盟極表哀悼。

國共蘇聯密謀下東突政府覆滅

原蘇共黨員鮑爾漢與賽福鼎在東突獨立運動中扮演可疑角色。作者可能也沒有掌握到真實的史料而難以評論。

一九九○年代蘇聯解體,KGB檔案解密,原來他們五人進入蘇聯後就被KGB綁架,帶到莫斯科後秘密槍殺。海外東突組織派人去莫斯科,找到參與其事的克里姆林宮醫生,他說:「這五個人是被關在原沙皇的馬廄裡,在那裡被處決的。」

其後三萬民族軍被編入共軍隊伍,一九六二年送去打印度當炮灰,剩下的在一九六五年解散,文革期間全部被捕與殺害。

漢族移民是對新疆進行漢化的重要手段。本書提供的數字,一九四九年到二○○三年新疆維吾爾人口增長二點六倍,漢人則增長二十六倍!中國對新疆有三次移民高潮。第一次是一九四九年後,接受斯大林的建議,漢族人口要超過三成;第二次是一九五○年代末期與一九六○年代初期的大饑荒時期,再就是一九八○年代改革開放後又去了幾百萬人。其中大饑荒時期,新疆漢人增加十倍。「這些難民形成了現在新疆漢族人口的主體」。

當時新疆政府很好照顧這些難民,當地維吾爾人也大生惻隱之心,紛紛捐贈食物與衣裳,「可是現在,這些漢人們已經富裕起來了,當上了各單位和企業的處長、廠長、局長等官員,早就忘了當時維吾爾人的恩惠和施捨,現在他們是野貓趕家貓,喧賓奪主,搖身變成了新疆的主人而且開始欺壓維吾爾人民。」這與國民黨到台灣、共產黨到香港,多麼的相似。這是見利忘義、忘恩負義的民族性嗎?

涉及中國民運批中華大一統意識

本書以大量事實揭露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人的剝削與壓迫,列舉經濟、就業、教育、醫療衛生等等方面的許多資訊與數據。從王震的大屠殺到王樂泉各個「朝代」的惡行,還有核試驗給維吾爾人帶來的大災難。書中還揭露「自治」的虛偽,新疆對維吾爾政治犯的酷刑與折磨,更是過去所難以瞭解的。這當然也激起維吾爾人的強烈反抗。

更特別的是,本書的十個篇章中,第八章是「海外疆獨(東突)組織以及他們的政治活動」,特別介紹世維大會;第九章是「海外中國民運組織對新疆問題的態度以及與東突組織的對話」;第十章是「中國人根深柢固的漢民族主義思想和『中華大一統』意識」,提及多位海外中國民運活動家的觀點,甚至有《大參考》的資訊,還有法輪功的相關內容,可見作者對海外情況的熟悉。

作者對大漢族主義的批判應該引起中國人的重視。為了東突厥斯坦的獨立,作者還提出如何解決漢人移民的問題。

不過這些都是二○○七年前的資訊。就如現在漢人人口與維吾爾族人口已經相等,增加未來自決的困難。而中共的迫害與維吾爾人的抗爭也到了新的階段。不過,東突問題還是中國無法迴避的問題,而且是用鎮壓也解決不了的問題。中共欠了維吾爾人許多,某些漢人也無可迴避,這筆帳始終是要算的。

原文刊在《動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