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國際

北京要面向台灣開展長期民心工程

北京要面向台灣開展長期民心工程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出「兩個一百年」的具體「中國夢」,台灣媒體對此闡述不多,除非是在小圈子關注兩岸話題的人士,否則不會清楚;但是已經有人理解成台灣問題將在兩個一百年的中間尋求根本解決,換言之,統一時間表浮現。

所謂兩個一百年,指的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時(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一定能實現。第二個一百年,到新中國成立100年時(2049年)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一定能實現。這兩個時點的中間,不遠,就是現在;以北京的時間表,此時就該展開中國統一的進程。

問題在於統一的進程並不能單方面的一廂情願;民進黨執政後,兩岸正式溝通停擺,民間的溝通交流倒退,洪習會有助於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抬高聲望、連任主席,卻無助於兩岸拉近距離、弭平鴻溝。

北京如果希望隱性的統一時間表能實踐,此際就該面向台灣,開展新一波的民心工程。這套工程之主目標在於台灣人民對大陸社會的接受、進而喜愛,對中國政治的理解,以及認同,對「中國夢」的參與,共榮。如果得不到民心,向來得不到天下,即使是小島人民,也會是燙手山芋。

民心工程的核心在於「軟實力」。中共建政以來,向來以馬列史毛為意識型態的準繩,改革開放之後,孔子、孫中山,陸續又被抬出,主要是填補(共產)社會主義思想空缺,無神論的共產黨人,近年也認知到宗教在人類心靈層面的意義,雖不願全然接納西方信仰,但有條件接受,至於源自東方的佛、道,更在兩岸交流中扮演文化系出一脈的角色。總體來說,褪去社會主義基本教義派的核心,調和為中國特色之後,穩定執政基石成為習核心最急切的要務,反貪腐大刀闊斧由此而來;但對於台灣,雷厲風行的對內整肅反而形成了中共形象又一次被定型,台灣人心的收攏順服因此更加不易。

加以大陸社會心靈空洞久矣,連宗教都是近年來才回潮,其餘精神層次的貧乏,更被改革開放後一切向「錢」看給突顯,官場無數巨貪國賊都是這種空虛心理下的產物,當上官員,不知所為何來,瘋狂追逐金錢成為唯一而扭曲的價值觀。

大陸面向台灣的民心工程,要能植基於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更進一步的說,今日兩岸統一進程最大的阻礙,恰恰來自於中共建政之初對中華文化的連根拔除、徹底破壞。當年摧毀有多狠,今日復原就有多難,中華文化在大陸不存,對台灣華人的吸引力就弱,沒有吸引力、不讓人喜愛,一個文化中國在台灣人想像中形殘影破,那麼,兩岸人民血脈相連、血濃於水之類的詞彙豈不是顯得矯情而空洞?還不如在商言商做生意實惠。

馬列史毛那一套本來就不是源自中國,而是外來物種,中共的統治正當性既不能完全揚棄它,又必須拐著彎地再向傳統中華文化汲取養份,這一方面顯示出共產教條在今日中國的不足,也透露出中共當政者能與時俱進,真正該認識的是,中華文化才是大陸「軟實力」的源頭,只有不斷挖掘出文化厚實的內涵,盡其所能保存,台灣人才有可能愛上、接受那個中國,那個不是「舊中國」「舊社會」,而是飽含中華文化底蘊的文化中國。

真正要對台讓利,不全然是放過來一批批陸客,到台灣血拚採買,豪奢擺闊,而是這些來台陸客,能夠展現出中華文化迷人的特質;如果大陸社會仍飽含文化的汁液,人民展現的「軟實力」也就會是統一的趨力,硬拉強摘的瓜不會甜。有一天,如果中華文化在大陸找不著反而要來台灣找,那台灣還會想和大陸統一?

北京的民心工程,一定要想通這個道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