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政經

未輸就坐着讓人「乘勝追擊」嗎?(下)

未輸就坐着讓人「乘勝追擊」嗎?(下)
廣告

廣告

只要細心一點,不難發現自從立法會的選舉開始,遊戲規則已稍稍改變。一方面,疑似黑哨四起,問題選票和選舉過程的跟進如石沉大海。另一方面,建制派的包裝亦有所改變;若單取表情和語氣,踏實懇切,如不聽內容,還以為是泛民一方。在立法會開始後,建制議員的動靜亦跟去屆的泛民形神俱似(除了發言內容)。對普羅大眾而言,視線確被擾亂了。

你可以說,建制派也「進化了」,非建制呢?

武功盡廢的議會

在立法會復會的初期,情況是教人振奮的。尤其是朱凱廸和姚松炎的表現,專業並聚焦,令建制難以模仿,發展下去,原應教人期待。但梁游一役,令所有事件失焦,之後建制更有機可承,妄顧議事規則,把有利民生的議案推倒,並為不利發展的議案及惡法護航。更無奈的是,建制派跟特區官員現在也懶得花僅餘的腦汁去爭辯,只消開口DQ,埋口DQ,趕走泛民,轉房開會,橡皮圖章一蓋,一天工作便完成。劇情發展至今,這個議會已然功能盡喪。

如今,梁特更把DQ非建制,進可激怒市民,暗挑騷動,退則在非建制不夠反對票下,通過所有惡法,相信梁特正自為連任大計的推進竊笑。畫面就是我們最熟悉的少林足球與魔鬼隊的對決,謝四哥在奸笑:全部都係我嘅人,你點同我鬥!

非建制「進化」吧

然而,the show must go on,即使形勢改了,非建制議員也可把情勢反轉再反轉,繼續專業分工,並在重要議題上合作,以爭取市民信任、累積羣眾支持為目標,力敵愚民策略。即使大家圍爐取暖,也可圍大啲個爐。

另外,既然建制要作出理性的形象,為免混淆視聽,非建制就以大陸方面常用的招式來改良形象,以下是一些建議:

第一式:上訪

梁特要迫得大家瘋狂,諸君不如搞搞「上訪」吧!當然,除非你想被禁錮、虐打、強暴或被活摘器官,就去北京上訪,不然的話,我們就以「中英聯合聯絡聲明」作為一份國際協議的基礎,上訪去聯合國、歐洲議會等和香港一樣,持守協約精神及維繫普世價值的國際組織,要它們審視若中國已破壞國際協議,諸國對香港作出的貿易及其他民間優待,是否還需要遵守。面對這個連「一國兩制」這國際合作協議也可爽約的國家,還有幾分誠信可言?就算合作,也會提高成本及加入嚴苛條款作保障才好。

大家可能擔心這樣會破壞香港的國際地位,對香港不利。極度抱歉,如果你這樣想,跟本就沒有明白梁特協同建制派及偉大祖國,目前正着力把香港變成一個不堪的二線城市,現在不過是借着種種方便來揾香港人着數而矣。

故此,向國際「上訪」,不但是提醒諸國,香港再這樣下去,已不再是從前重法治和制度的城市,但凡他人借香港之名來經商移民,外國政府真要小心睇路。再者,也要提醒一眾正在造香港世界的人,若要迫香港成為沒有人權、自由、廉潔、法治的城市,今天就和你一拍兩散。貪財嗜權的黨派,自己計算吧!

第二式:愛國、去港獨

我們也可以談愛國,但不是民族主義。所有文明國度都曉得,鼓吹民族主義只會帶來國際危機,納粹及君國主義,正是鼓吹民族主義的產物。所以,我們深知祖國愛好和平,不能讓香港一些開口愛國埋口愛國的人,借空洞的愛國口號,推進民族主義,令國家被外國人誤會中國有侵略性,令國家名聲受損。所以,我們應把這些只有口頭愛國的人的名單,交給這類人士最愛的發達國家的學府及民間組識,列他們及其家人為不受歡迎人物,才可保住國家名聲。

此外,我們也反對港獨,因為我們從孫中山先生在世時的發言中清楚得知,他嚮往的現代中國,就是之前的香港模式:有高度法治、廉潔、自由、文明有序的公民社會。我們不但要香港人明白此點,也要新香港人和大陸人明白此點。如果怕我們把這種不良思想感染,就落實真正一國兩制,實行區隔,停止每天輸入新移民讓我們教壞他。否則香港不會獨立,只會天天向國內外努力推動一個香港式的文明中國,而不是改良的共產中國!

第三式:讀中史

中史成為必修科,這個相當重要。大家亦應開始建立資料庫,讓學生可搜尋真確的中國歷史,大事件由共產黨令八千萬中國人非自然死亡,以至小事如對香港隱瞞沙士疫情,及逼香港以高昂代價購入過剩兼受污染的東江水等國家對香港做的好事,都要給下一代清楚知道。

這是最好的時候,也是最壞的時候

如今,梁特似在「乘勝追擊」,其實更似是在混水摸魚。只要不把他當作香港人,並完全套入中共作風和思維,便會清楚他的盤算。只是,你以為習大大目前最煩心的,是給誰做特首嗎?錯錯錯!內憂是跟江派的鬥爭,外患是美國的「侵侵」。瘋狂的人永遠最難計算,一個金仔,一個杜特以特,習大大還可用錢令他們不可癲過中共,但「侵侵」的癲狂程度難以計算,又不知如何用錢收買,如果現在有人為習大大添煩添亂,其實是在自掘墳墓,誰說我們沒有勝算呢?

作為全球智商最高的香港人,是時候發揮你們的救港創意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