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yaka Hizuki

一個隨街可見的八十後沸青 網誌

政經

官迫民反 拒當花瓶 泛民總辭 杯葛選舉

官迫民反  拒當花瓶  泛民總辭  杯葛選舉
廣告

廣告

DQ 風暴再吹向四人頭上,傳聞可能還會有第三波。正如毛孟靜所言,現在的策略性 DQ 目的就是要在野聯盟減少議席的奸計 (九西新東應該凍過水,然後姚松炎果席都一樣,萬一在野聯盟在港島協調出何秀蘭或其他在野聯盟大老的話隨時又送埋港島果席比建制,反而DQ新西朱凱迪因為其他人的誓詞 「無懈可擊」 唔可以一次過 DQ 兩個,以及社福邵家臻因為無著數所而唔做)。如果短期內思歪不再發顛然後叫律政署放棄入稟 (或者民間力量不足以令律政署被迫 「抽飛」),我強烈建議在野聯盟總辭。

既然政府 (包括中央和特區) 對選舉結果咁唔滿意,於是用呢種選後 DQ 的方法,加上比例代表的先天缺陷來扭曲民意,我唔認為在野聯盟應該再和呢D生蕃講道義。萬一六人都被 DQ 泛民隨時只能得回兩席 (即 26 席,並失去分組否決權),更會在懸空期間很大機會連三分一的重大議案否決權都失去 (必要時 DQ 邵家臻即可,李國麟和陳沛然的票並不 「穩陣」 )。與其真真正正的變成一個花瓶,倒不如不再委曲求存。

我更建議在野聯盟要杯葛補選,反正遞補機制下很諷刺地有適合當議員資格的在野聯盟中人其實已寥寥無幾,但杯葛選舉就可帶來更大的震撼,一來真正可而一洗在野聯盟十七年來的部份人覺得hea做抗爭之感,最少比人硬起來了的感覺,二來可騰出更多時間去搞議會外抗爭,甚至是搞民間影子議會,影子內閣,一於睬你個政府徙氣。

而且, 因香港將會最少一段時間香港會處於獨裁狀態,國際社會—就算是杜林普的封閉主義當道—也必不會坐視不理。雖然以契丹的厚顏某些事情他們會做 (例如廢除拉布,假普選,23條),但今次不是四百萬支持民主的香港人看,而是有五十七億對眼望實,我倒相信只要國際社會長期關注,結合港內的議會外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 (不包括年輕人和黑警間的 「輕微」 衝撞—那些主要是給 CNN BBC的新聞片用,詳情可參考80年代末的南韓示威),倒相信北京和思歪不會不受到壓力。

而總辭時間,我建議及早公佈是在思歪當選下任行政長官後的第二日。原因,你懂的。

PS:萬一真係總辭成事,我倒相信四年後北京可能掉轉頭哀求在野聯盟,甚至本土派參選,因為沒有剎車掣下思歪管治的香港很難不污煙瘴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