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其實你也會投白票

廣告
其實你也會投白票

廣告

1. 選委會選舉很快就來了,民主派出選選委,目的到底該是什麼?最近越來越多朋友談到「寸土必爭」和「白票出發」的分野,而這爭議又在高等教育界最為激烈。既然大家都是知識份子,就請讓我用一個學術一點的方式回應:喂,呢個 moot point 來的,有乜好拗?

2. 「寸土必爭」和「白票出發」的最經典理解是這樣的:「寸土必爭」是指民主派要用盡所有機會讓最好,或起碼是對香港損害最低的候選人當選,而不受個別的原則所阻;「白票出發」則是指民主派不要妄想會有合乎民主派最低要求的候選人可以當選,寧願利用選委席位製造其他形式的抗爭。表面上,這兩條路線的確是代表了兩條路線,而我對這兩條路線能否自圓其說都有不少意見。不過,最起碼在今屆特首選舉當中,我認為大家嚴重地錯估這兩條路線的存在,繼而引發了很多沒有實際意義的爭拗,而這點又以高教界特別明顯。

3. 今屆民主派在高教界分三隊參選,分別是「學者抗命」、「高教界民主行動」和「學界同盟2017」。三者當中,以「學者抗命」最為清晰是以「白票出發」作為政綱。不少朋友認為這樣做等同「浪費選票」,這固然是很值得討論的問題,但如果你真的介意這一點的話,我想提醒一下,另外兩張名單在事實上也是投白票的。如果你以為其他名單可以做到 ABC 的效果, sorry ,你表錯情了。

4. 話晒高教界,讀書人,不如睇下政綱先。「學界同盟2017」的立場很清楚,堅決反對831,而且多次聲明不會為了做關鍵少數而降低要求。「高教界民主行動」也表明他們的基本立場包括反對831,而他們也聲明了他們的投票取向是「不會支持違反我們基本立場的候選人」。在今天的香港,這個立場,和投白票是沒有分別的。

5. 梁振英不會反831,葉劉也不會。如果只有這兩人參選,我相信民主派的朋友都不會在他們之間思考「兩害取其輕」。那麼曾俊華呢?如果我們願意捧曾俊華來打梁振英,那我們最少得有個標準說得出曾俊華為什麼比葉劉好。回到高教界的三張名單,「高教界民主行動」和「學界同盟2017」都是以反831來做標準的。曾俊華會反對831嗎?不可能吧。就算退一萬步,他竟然聲稱他反對831,別忘記831宣佈的時候他就在政府入面啊,他如何覺今是而昨非呢?曾鈺成呢?民建聯是支持831的,如果他忽然和你說他反對831,你會相信嗎?如是者,我們可假定「高教界民主行動」和「學界同盟2017」都不會投曾俊華或曾鈺成,就算那個「就差一票便倒梁成功」的情況發生,如果我們相信政綱的話,他們到時也該不為所動的。

6. 得聲明,以上只是推論。但做學問,應該容許合理的推論,不用下下講到明的。難道如果金正恩說「到我可以登陸太陽北韓就會民主化」,我們會理解為「金正恩沒有排除北韓民主化」嗎?

7. 如是者,「寸土必爭」和「白票出發」根本是個偽命題,實際上不能把三隊區分開,根本三隊都是白票。這不是說三隊之間沒有分別。他們是有分別的,這分別在於如何用提名權。剛才數參選人,其實數漏了一位:胡國興。他是反對831的,但我沒有把他算進去,因為他能否拿夠提名也成問題。這兒就說到三隊的分別了:「高教界民主行動」聲明不會提名胡國興,「學界同盟2017」可以考慮提名胡國興,「學者抗命」則鼓勵胡國興加入變相公民提名,如夠聯署的話也會提名。

8. 寫了千幾字,是因為最近有前輩批評「學者抗命」的白票立場是浪費選票,我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如果聲明會投白票是一個問題,那麼高教界三張名單,以及民主派當中許許多多的參選人,都是同樣「有罪」的,不應只批評其中一隊。做評論,還是公平一點比較好。

9. 最後,說明一下,上屆我是循「高教界民主行動」參選選委並且成功當選選委的。今屆我本來也有參與參選的討論,唯最後因費事DQ而決定不再參選。高教界三隊都有我十分敬重的朋友,我相信這些朋友都是真心為民主而戰的,我只是不想他們的立場被誤解,畢竟這是個特朗普也可以當選的年代。我認為在字面上三隊的立場都十分清楚,沒有什麼懸念。當然,如果實情是我理解錯了這三隊的立場的話,也歡迎他們指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