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香港著名科普作家。曾任職中學教師、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港大國際學位課程中心總監。一九八五年因致力普及科學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香港科學館顧問委員會委員,及網台節目「浩浩熵熵」主持人。至今發表著作逾三十本。 網誌

生活

最性感的動物? ——《色‧情男女全面睇》節錄之(二)

最性感的動物? ——《色‧情男女全面睇》節錄之(二)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人類的祖先與現今猿類的祖先,至少在七百萬年前便已在演化上分道揚鑣。七百萬年在地球的歷史中只是很短的時間,但對只有數十年壽命的人類來說卻是漫長得難以想象。在這段漫長的時間裡,人類經歷了直立行走、雙手釋放、腦部發達、體毛喪失、牙齒變小、工具製造、懂得用火、語言發展、社會分工等等階段,終於成為了今天的你、我、他。

不錯,我們與大猩猩和黑猩猩同屬「靈長目」(primate)和「類人猿超科」(Hominoidea ),但不要忘記的是,在「科」(family)、「屬」(genus)和「種」(species)的層次,我們屬獨一無異的「人科、人屬、智人種」生物。廣義來說我們是一種猿類,但這是一種何等獨特的的猿啊!

上世紀六十年代,英國動物學家戴斯蒙‧摩里斯(Desmond Morris)有感於很少科學家將這種獨特的猿進行「不帶有色眼鏡」的動物學考察,所以寫了《裸猿》(The Naked Ape, 1964)這本通俗科學讀物。不用說大家也猜著,書名的「裸猿」所指的就是我們。

在身體結構上,這頭裸猿與其他猿類的明顯分別包括:直立行走令脊椎與顱骨接壤的「枕骨大孔」(foramen magnum)由向後變成向下、盆骨由狹窄變得寛闊、腳掌由平坦變成拱起等。而雙手釋放則令姆指變得更靈活,最後可與其餘四指互印(稱為opposable thumb)。大腦發達令我們的額頭高聳、飲食習慣的改變則令到牙齒變小,而下顎骨的弧度亦由U形變為較近V形。這些是任何讀過體質人類學(physical anthropology)的學生都熟悉的分別。

但摩里斯卻故意指出一些較少人留意的分別,它們包括我們擁有較所有猿類都

更豐滿的咀唇、
更長的耳垂、
更豐滿的臀部、
更大的乳房、
更大的陽具、
更豐滿的陰唇,以及總的來說,
更多的性愛快感部位(erogenous zones)等。

摩氏復指出,人類的「交配期」(mating season,對雌性來說則是「春情期」)基本上「年終無休」,而入類做愛的主要姿勢為面對面(face-to-face)而非由後面進入(rear entry,俗稱 doggie style),前奏行為(foreplay)和實際的性交行為(intercourse)在時間上亦較其他猿類長得多。(大家可能有所不知,雄偉的大猩猩和黑猩猩等,一般在數十秒之內便會“完事”!)

簡單而言,摩里斯認為我們是地球上最「性感」的猿類(the sexiest ape)。這還不止,摩里斯更作出了一個出人意表的結論:「性感」其實是為了「專一」!

對於這種奇特的說法,大家可能一下子摸不著頭腦。且聽我道來。(待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