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困困

窗外的人看著我似乎被困,我卻透過窗口觀看世界。 網誌

社運

要用盡一切力量推翻黑暗

要用盡一切力量推翻黑暗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過了好些日子,我們才發覺,先前的絕望和沮喪未免來得太早。

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本來找到了一絲曙光,還是被烏雲遮蓋了,冷水傾盆瀉下,光明還是離我們遠遠的。

我們理所當然地演出當權者寫下的腳本,讓那些被塑造成妖魔的抗爭者理所當然地受盡唾罵,然後當權者也順理成章當擔所謂「道德捍衛者」的角色,對付「妖魔」,然後,所有的剝削和壓迫都成了正義的手段。黑色頓然漂白了,人們的自由被剝削了,竟還向剝削者鼓掌。

所謂荒謬,表面看起來也許很正常。顛倒黑白的權貴最擅長常把荒謬變作常態。起初只是一個不起眼的缺口,一旦缺口打開了,壓迫的力量加大了,出手快狠準,要躲避或反抗也來不及反應了。

這次連人民捍衛的自由價值也一口氣推翻了,那個由一點一滴的民意築成的堡壘被推翻了,民眾的選擇被狠狠踐踏,被踩碎的,還有我們的權利,我們的希望,我們的尊嚴。

面對這樣的局面,甘心嗎?不甘心,又如何?

這兩年以來,一直有增無減的,是各人內心的無力感,還有隱隱地蔓延開去的政治麻痺。面對再可怕的事情也沒有太大感覺了,任由被壓迫的受害者呼喊,耳朵也似乎聽不見似的。

如何才可以喚回那一個個曾經熱切而渴求改變的靈魂?恐怕不容易了。感官麻痺的人不會聽見吶喊聲,而鬧市街頭吶喊太零星而單薄了,就像在幽暗的曠野中,會輕易地淹沒在黑暗中。只有把各方力量聯結起來,才有足夠的光芒對抗黑暗。

不要妄想個人的力量有多大,縱使個人能力再強,也無法衝破強硬的高牆,反而運用眾人的智慧和專長,才能找到翻越高牆的方法。一顆微小的種子不單會長成大樹在牆壁上開枝散葉,更可在牆壁的夾縫中生長,掰開結實的高牆。所以,面對高牆,應衝破固有的想法和規限,才能掙脫出一片天地。

如今,壓迫的手段層出不窮,若反抗的方法一成不變,只會被無視,間接助長壓迫者的氣焰,而群眾只會日益絕望。所以,越大的壓迫若未能把民眾擊潰,民眾更須極速成長以找出存活的方法,無他,我們只想要更好的生活罷了。這個信念和希望,曾經在兩年前,驅使我們走出來,願意為城市的未來奮鬥。如今,那些在遍地撒下的種子,開了花沒有?那些關懷別人的、願意為別人付出的、與別人分享的、宣揚愛的、幫助別人的、思考城市和未來的,還在繼續追求理想的生活嗎?無論往哪個方向發展,只要有同一信念,就能以自己的方法共同努力,爭取屬於我們的未來。

可是,所謂的未來不是必然的,那隻巨大的手要從天上壓下來了,不夠堅韌和果斷,恐怕甚麼也沒有。

廣告